《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法国电影《男人要自爱》(Je ne suis pas un homme facile)的主题非常简单粗暴:塑造了一个男女仅保持身体表征,其余一切完全对调的世界。与现实世界镜像错置的另一个世界里,不需要借助复杂巧妙的情节,只是单纯而细致地做好对调这件事,荒谬可笑之处自然会出现。影片中的女作家亚历桑卓(玛丽-索菲·费尔达纳饰)和她的出版商对突如其来的灵感——“写一本男女角色/地位对调的小说”激动不已,这部影片设想的大胆一定也让发行方觉得大有可为。男主角软件工程师达米安(樊尚·埃尔巴兹饰)是典型的种马型男子。在男性掌握话语权的世界里他如鱼得水,才智和欲望双双得到满足。不幸某日他乐极生悲一头撞在路牌上,第二天醒来发现一切都变了。在他的“新世界”里,友人、父母、同事都还是那些人,但从打开衣柜的瞬间他就嗅出错乱的端倪。被迫穿着印有“HOT”字样的软运动长裤出门后,他发现自己来到一个男人露腿卖性感,女人西装长裤掌握绝对权力的世界。注意,这个世界和传统的“母系社会”还不一样。影片把两个世界不同的根源解释为力量的差异。在达米安的世界里,史前人类由男人狩猎、女人种植及养育后代,更强壮的是男性。而“新世界”中,负责狩猎的从来便是生理上更强壮的女性,生育权落在更强壮的物种手中理所应当。这种设定显然罔顾人类乃至生物进化史,但正因如此彻底,才让影片可以放开手脚彻底颠覆。

p2523515775

作为喜剧,《男人要自爱》是很合格的。几个高光点,比如男子味十足的女性骑在达米安身上喘着粗气爽到面孔抽搐,完事之后颓然倒地呼呼大睡;女性对毛发浓密不剃的男子顿失兴趣,因为“太脏”。荒谬永远是最好笑的。达米安不得不遵从“新世界”的规则,接受一个收银做指甲劝他安稳生活的老爸,一个做脸练瑜伽垫屁股照顾植物带孩子的密友,以及一个新的强势女老板亚丽桑卓。他本人,则从种马型男子伏低做小为毛发尽除(除了胸口的一小簇),露出光滑细长腿,在女性眼中刺头般具有特别魅力的“男性主义者”。在性别不平等的三个普遍层面:社会平等,家庭内平等,心理平等,达米安频频接受冲击。他丢掉原来的优渥工作(因为职场性骚扰),身处女人可以因为荷尔蒙原因寻欢作乐而男人通常默默忍受的社会常识中,惟有心理上仍不以为然,时时想与亚丽桑卓角力。角力的过程中二人产生感情,最后演变成两个男子气十足的人之间的爱情,力量和权力上完全对等。这个发展符合观众的心意,逻辑上似乎无懈可击。《男人要自爱》的最大贡献是把寻常可见的情景颠倒展示,让观众发现其中的荒谬之处。笑声中引发的思考,从技巧和效果上来讲很可能更胜严肃的女性主义教育。

p2521038878

但它有一个问题很容易被忽略,却导致整部影片看似犀利的反讽和冲击力,落入另一个“歧视女性”的陷阱。影片视两性差异的根本为生理力量的差异,而在实际的人类演化过程中,生育及抚育后代亦是重要因素。在原始社会,果腹及繁衍后代同样重要。男子生理上的优势在农耕及狩猎中体现,而女性的繁育能力将其更多地留在家庭中。人类社会愈发激烈的竞争更决定了男性需要更具野心和野性,而女性负责产生更多的后代保持群体的竞争性。男性向世界争取所需,女性守护养育的后代、动物和植物。承认差异,才有可能把现在的世界往两性平权的方向推动。罔顾差异而机械要求资源平等只是第一步,却不是也无法成为最终的目标。说回影片,《男人要自爱》的错误在哪里呢?问题就在于它无视了性别差异这件事。影片展现的两个世界中,都是力量较弱的一方负责守护和生长。若想真正描绘平等世界,就应给予手握生命种子的一方与强势进取的一方平等地位。而影片中,亚丽桑卓和达米安最终两强相遇以“男性”的方式平等相处。为什么不能以“女性”的方式平等相处,而非要看球赛、打拳击,才能站到两性平等的位置?这相当于告诉观众,要想在两性关系中对等,必须都具备男性特质才可以实现。女性包容、守护和生长的特质,与男性特质相比仍败于下风。《男人要自爱》缺乏的想象力,在中国古老的《西游记》“女儿国”篇章和好莱坞大片《疯狂麦克斯》里早已实现过。两部作品都肯定了女性的特质,前者描绘了一个既温柔又强大的由女性统领的国度,里面的女性不必像男性一样强壮,一样可以繁息兴旺,公平开明。后者更符合现代健康的女性主义标准,我指的是那一群开摩托车手握珍贵植物种子的强壮女性。荒野乱世中的这群携带人类最后希望的女人们已经摆脱了“男”或“女”的束缚。她们以自己的特质和行为生存,不必拘泥于性别对个体的要求,既能强壮也能守护,这才是女性主义应该有的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