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Gucci这次2019早春秀,还没出发前戏就超多。秀的邀请函是一封货真价实的「电报」!我收到的时候甚至不太敢相信电报这个业务现在还存在?!

从电报里我看到了几个基本信息,这次的秀会在Arles一个叫Promenade Des Alyscamps的地方举行。

我调查了一下,这个地方居然是一个从罗马时期就很有名的墓地。后来到了1700年左右,变成了一个大家喜闻乐见散步溜达的地方。但,我始终没能把「电报」和这个墓地,这个城市联系起来。

直到秀前的几天,Gucci的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米开理,在自己的IG账号上发了一张梵高的作品,「邮递员Joseph Roulin」。

我查了一下这幅画是在1888年完成的。 而彼时的梵高,正住在法国南部的阿尔勒!他在那里住了15个月的时间,留下了无数的画,当然也包括Alyscamps…

梵高画里的Alyscamps沐浴在秋日阳光下闪闪发亮。而Gucci,决定把他们的秀,放在晚上十点以后深夜的Alyscamps墓园中…

这里曾经做了1500年的墓地,但后来却成了大家散步休闲的地方。墓地,却不纯粹是墓地。这正是米开理最喜欢玩的那套。

不过当天晚上的Alyscamps,可不太适合散步。深夜十点的它,被蜡烛、以及红色灯光和烟雾笼罩,变成了一副地狱的样子!

这可不是米开理心血来潮。事实上,这座城市,曾经出现在但丁《神曲》的《地狱篇》中。

原文里形容,「这里的坟墓之间到处都是火焰……他们的棺盖全都竖了起来,从中发出那么凄惨的泣声」。

Sandro Botticelli也曾经根据但丁的这段描述做过画。画中的石棺们被打开,里面冒出熊熊的烈火。

回到秀场,当所有来宾悉数入座,更绝的来了。地上事先埋设好的渠槽逐条点起了火焰,沿着秀场一路燃烧…

模特们就沿着火的指引前进。有一些下摆很庞大的,我真的很担心被点着…

对了,光是地上的火还不够,走秀的时候,后面那些石棺,都会喷火。为了还原《地狱篇》里的Arles,米开理真的是,不遗余力了。

既然这个地点对于这场秀有如此重要的意义。它们自然也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出现了。有直接了当写上ARLES。好几件宗教感的牧师披肩上刺绣的JARDIN D’HIVER则是Arles的别称。

男女模特脚上都经常出现的「登山凉鞋」上写着CHAMBRE DES SQUELETTES,骷髅的房间。这是Arles一个教堂的房间…

第一曲:死亡

如果你没有开着上面的视频当背景音乐,或者已经把视频看完一遍了,可以单独点开这首。是在秀开始之前现场在反复播放的,现在听起来我还是一身鸡皮疙瘩…

急促的几次钟声后,迷雾中,模特终于走来…

整场秀,毋庸置疑也毫不避讳的主题之一,就是死亡。 有一些死亡的主题表现得非常直白。

比如好几位模特都带着这种黑色的面纱,好像正要去参加葬礼。

米开理在说这一季的时候,提到了好几次「寡妇」。 这些打扮地很浮夸,手上却拿着有一些枯萎的花朵的寡妇…

模特的裤子上大喇喇地写着Memento Mori,这是拉丁语,意思是「remember you must die」,穿去见前男友倒是不错…

最吸引人注意的就是这一件极其禁欲少女感的裙装上,被安上了一个巨大的「骷髅珠宝胸衣」。

这种奢华浮夸的墓葬方式,曾在天主教圣徒的墓穴中被发现。他们周身被围绕着数量庞大,价值惊人的珠宝。

有一位男模特在现场幽暗火光下都显得尤其显眼。他的脸被像尼龙丝袜一样的东西套住,眼睛的地方被贴上了两颗宝石。也像极了这种华丽的「死亡面具」。

在死者的眼睛上放上钱币、宝石等贵重物品的丧葬习俗,在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一说是为了给冥河的船夫(或是其他习俗或宗教里引领亡灵的人)买路钱。

《权利的游戏》里,编剧把这种丧葬习俗进行小改编,搬去了它的「宇宙观」里。第六季第二集里Myrcella's的葬礼,她的眼睛上就被放置了画着眼睛的石头。字幕的话,也挺有意思的…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在现场看到一个look的妆容,和这个情景,非常像了…

第二曲:新生

在有一些宗教中,死亡是最美丽和壮阔的结尾;而在更多的信仰和习俗里。「死亡」总是伴随着新生。 这一次2019早春秀的主视觉里,我们就能看到两个主打的图腾。

涅槃重生的凤凰和生生不息的衔尾蛇…

而海报上的火焰,灵感来源于《阿伯丁動物寓言》(Aberdeen Bestiary)中,描写凤凰的段落。

说到复活和永生,有一位Gucci的老朋友也又出现了,你能找到吗? 对的,就是来自埃及的圣甲虫们。

这一次,它们纷纷以Cameo浮雕宝石的形式,出现在胸针或项链上。

这一季还有一个显眼的元素是贝壳。贝壳的解释有非常多种,可能它的出现也不止一个原因。

仔细看,贝壳上是一个穿着和服的日本女人…

但说贝壳出现在cruise系列里,也是很正常,非常度假又应景。

不过套上神话故事和宗教,可能寓意就多了几层。贝壳向来和「新生」有关。维纳斯的诞生,就是在一个贝壳里…

另外,由于贝壳「条条大路通罗马」的纹路特性,自古它也是「朝圣」的象征。恰好,这座城市,就是去往西班牙朝圣的四个起点之一…

除了「贵妇」们拿着的捧花,还有不少模特用一种相对恭敬的姿态,拿着一支金属百合。

百合在基督教里通常也与「新生命」,「纯洁」有关。

当年大天使就是拿着一束百合花,跑去少女圣母玛利亚家里,告诉她即将诞下小耶稣的。

在不少出现小耶稣的画像中,也总会有百合花的出现。

第三曲:天主教

Alyscamps墓园之所以会那么有名,可能因为它曾经埋葬着不少宗教重要人士。毕竟离Arles不远的Avignon,曾经是基督教的教都…

天主教元素在米开理的手下向来受到偏爱。罗马式的褶皱和单肩的样式偶尔出现,肩部都会有醒目的十字架。

不时可见玫瑰经念珠被模特们恭敬地拿在身前。

在这件印花长褂子上,能看到明显的圣衣圣袍的影子…

牧师的刺绣披肩有了短小精干的时髦版本。 它们可以搭配在很搭调的斗篷上;

亦或是有一些违和感的皮夹克上,倒也很酷。

共济会的标志也印在了2019 Cruise的皮具上。它的灵感来自于赫尔维提乌斯的共济会围裙。 这条围裙是赫尔维提乌斯在伏尔泰入会欢迎会上送给伏尔泰的礼物。

第四曲:似是而非的混沌

「我喜欢事情看似如此却并非如此」。这是米开理的原话,也是他上任这么多季以来一直在强调的东西。对他来说,没有纯粹单一的美学和灵感来源。即便上面我们抽离出来说的大概念,也总有各种来自不同时空的元素糅杂在一起…

既然讨厌非黑即白,不如来一幅,一边白一边黑的墨镜?戴上会不会阴阳眼能看到鬼魂?!

又像是,你在秀场看见了迎面走来的模特顶着伊丽莎白一世那种巨大的头发…

殊不知这庞大的发型却只有一半,后面被处理成了很多小辫子盘起的样式。

而这种样式,其实来源于古罗马。

上图右下角那些把小辫子盘起来顶在头上的发型,又被做成了帽子…

其间,还加入了几个中世纪,俄罗斯地区姑娘们的传统发型。

这件和服外套与当年Paul Poiret设计的有着许多相似之处。

关键是,它被男生穿着。这位雌雄莫辩的男生最近也可受米开理的宠了,他叫Harris Reed,是圣马丁大二的学生。这次他还接管了Gucci的官方微信,并走了秀…

「致敬」和「合作」也是似是而非的一种状态。

超长羽毛帽子致敬了Frank Olive,这个造型出现了不下五六次。

而Richard Ginori就算自己人了。它是意大利最古老的瓷器品牌,成立于1735年。2013年的时候被 Gucci并购,米开理在2014年被任命为RG的创作总监。他创作的Volière系列瓷器描绘了12种鸟类,灵感来自于十九世纪的鸟类学插图。

被搬来Gucci的衣服上,也算是「交叉销售」?

迪士尼已经连续好几季出现在合作名单上,这一次轮到出场的《三只小猪》。(因为明年是猪年?!

你肯定没想到,它们还会藏在这么花哨的印花里吧?

这个半人半羊的朋友在希腊神话中是司羊群和牧羊人的神。这个特定的剪影形象被描绘在著名的Chateau Marmont酒店庭院柱廊的原始喷泉中。

它被认为是酒店的吉祥物,有一系列的周边,包括洗衣袋什么的,这次就被米开理拿来当手袋灵感了…

还有还有,一身温温柔柔的白色蕾丝的女模特,手上却带着变态梦中杀手Freddy Krueger般的金属爪子。

反正米开理就是不能让你看透,当你以为已了解全局,他就给你来一点不解之谜…

有意思的是,所有来宾都被告知秀结束之后要乖乖坐在位子上10分钟不要动。我们秀前还以为是什么神秘的宗教仪式?!结果其实是等着大队安保人员把现场的火都灭了…

秀后的after party也在墓地中举行,激动地看到了老当益壮的Elton John本人,穿着华丽丽的Gucci中气十足地激情弹唱。 而小粉丝米开理就坐在几步之遥,用一种乖巧的眼神,看着Elton John,一边跟着哼唱。

画面温馨感人。一种伯牙子期的既视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