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美食

六月的舞台属于杨梅。樱桃快下市了,杨梅开始接力。

杨梅这种水果充满了诱惑,酸中裹着甜,甜里渗着酸。就像面对一位风情万种的姑娘,酸到深处被一口甜压过,甜至缠绵却被清冷的酸刺破。酸甜交替,欲罢不能。吃进一颗,又开始期待下一颗的味道,根本停不下来。

然而造物主总是喜欢搞平衡,杨梅好吃,但只有20天左右的时令。错过这次邂逅,只有再等来年了。

现在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分享一下,我最喜欢的杨梅吃法:冻,杨,梅!

它太适合夏天。把杨梅洗净沥水,放入冰箱冷冻。两个小时以后取出来,静置20分钟。耐心等待的回报是:准备爽翻吧你们。

首先它是冰爽的,含在嘴里,慢慢渗出酸甜的汁水,汁液恣意横流,像含着一只花洒。不像西瓜,只有充足的水分,杨梅还有真实而细腻的肉体支撑着,是丰盈的。如果那是一颗大号的东魁杨梅,嘴巴太小的可能含不住,而对面的人,准备接受汁水四溅的洗礼吧。

有的人认为,水果要吃甜,要是直挺挺的甜,太单调轻薄,只有一个优点似乎就成了缺点。我贪心一点,希望既保留原本该有的味道,除了甜,还应该有更丰富的表现。杨梅是一种神奇的果子,它没有一甜到底,而是酸中带甜、甜里有酸,撩人心魄。合适的酸甜比成为点睛之笔,如宋人《咏杨梅诗》所言:众口但便甜似蜜,宁知奇处是微酸。

杨梅是中国土生土长的水果,有数千年历史。什么样的杨梅最甜?按李时珍的说法,杨梅“有红、白、紫三种,红胜于白,紫胜于红”。《红楼梦》里,紫杨梅配水晶盘玛瑙碗,玉丽玲珑的,想着都美。

“乡村五月芳菲尽,唯有杨梅红满枝”的说法稍显夸张了些,农历五月公历六月,枇杷、草莓、桑葚退了下去,丹实点点、甜香细细的樱桃、荔枝、杨梅霸占了六月,仿佛约好了一般,都是可心的水果。

杨梅更为娇贵,有一日变色,两日变味的说法,容不得一点怠慢。在古代,北方人是很难吃到杨梅。即使是达官贵人,快马加鞭也很难吃到好果子。

苏东坡在岭南做官,尝了当地的荔枝后,信誓旦旦写下: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可一到吴越尝了杨梅之后,改了说法:“西凉葡萄,闽广荔枝,未若吴越杨梅”。

杨梅泡酒也是佳品,把杨梅洗净放倒玻璃罐里,铺上冰糖,倒入高度白酒,二锅头最好,密封上一个月就可以喝了。去除了白酒的辛辣,清甜可口,果香浓郁。

我在北方生活多年,不多的几次吃到的杨梅小而酸,便一直以为杨梅酸大于甜,需些许忍耐力方可吃得下去。直到有一年去了浙江台州的仙居,算是开了荤,完全没有料到它竟是如此多汁,沁人心脾,回味无穷,也理解了苏东坡的见异思迁。

杨梅能够在干旱贫瘠的土地上生长,气温低对它的影响也不大,即便么没有精心照料,也会长出一大片杨梅来。但是湿润温暖肥沃的环境下生长出来的杨梅,是北方杨梅无法比拟的,毕竟活着与生活是有本质区别的。

杨梅在中国种植范围很广,云贵闽粤是栽培主力,农业部认定的“杨梅之乡”有10多个。其中以浙江的杨梅品质较为上层,余姚、慈溪、仙居最为出名。

杨梅品种众多,余姚、慈溪以荸荠杨梅为主,仙居以东魁杨梅为主。荸荠杨梅成熟时颜色接近紫黑色,跟荸荠很像,果实的大小中等,属于早熟品种。东魁杨梅,即东方最大的杨梅之意。它也是世界上最大果形的杨梅,单颗可以达一两以上,光是看相就很诱人,一颗一颗,饱满、丰盈。

每年端午节前后,多山的仙居,山坡上的杨梅树上的杨梅挂了满梢,绛红欲滴,

枝头摇曳时,像一串串紫色的风铃。这会儿,仙居的杨梅即将进入成熟期。现在的我们是幸福的,快递和良好的保鲜技术,北方同样可以吃到新鲜的果子。

每一种水果,都有自己的季节和物候风土,只有最好的时刻方能迸发绝美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