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大卫·霍克尼,英国最著名的在世艺术家。

“如何画令人难忘的图片?真的没有人知道。当你创作的时候你并不知道你正在使它们成为难忘的图像,因为没有公式。如果有一个公式,会有更多难忘的图像出现。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多这样的图像出现,大多数都轻易被人遗忘了,不是吗?”

霍克尼早年接受的是英国社会现实主义艺术风格的启蒙。

“曾经我们就是在这观看毕加索的展览,我看着那只画得绝妙无比的猫头鹰。而如今,一些人不过是填充了一只看起来真实的猫头鹰,并放进了笼子里(在Photoshop里画出来),不再那么有趣了。我对年轻的朋友解释,为什么毕加索画的猫头鹰如此绝妙,因为他画的不仅仅是一只猫头鹰,而是一个人在观看着的猫头鹰,那是关于一个人如何观看猫头鹰的方式,那才是让我们震撼的东西,比起那填充出来的猫头鹰,毕加索的画里有更多关于猫头鹰本质的东西。”

霍克尼在伦敦泰特美术馆看过毕加索展览后,他惊叹于毕加索技法的千变万化,还在为自己的绘画寻找表现手法的他意识到,为什么要徘徊在一个小的领域里,在不断的自我复制中筋疲力尽,于是他开始各种试验性的表现手法。他确信,所有的风格,所有的绘画流派,对他来说,都是主观表达的可供借鉴的元素而已,他完全不受当时主流绘画教条的束缚,波普艺术、冷抽象、具象表现主义,甚至埃及风格,都在他之后的绘画中反复出现,并且以拼贴的方式并存于一幅作品中。

“我将近80岁了,我画画的时候,我觉得我只有30岁。我有60年左右的作品,有些人看我的作品,觉得有点微小,但我认为有其连续性,是对时间和空间的态度。时间是弹性的,我玩这样的想法。画画的时候,就是“当下”,我喜欢活在当下,就是这样!“当下”,不是吗?”

《水花四溅》

《水花四溅》是霍克尼早期的代表作品之一。严谨的横向纵向几何构图,只有最前面的跳板给予画面以透视空间,完全静止的画面,只有泳池里溅起的水花打破了静谧的气氛。

居于美国的霍克尼见证了美国抽象形式主义的盛行,和具象绘画的被舍弃,他将当时著名的抽象绘画,转换成自己绘画中的一个具象元素。

1968年起,他开始画大尺幅的双人肖像画,借用形式主义的元素,用轻松的戏剧化场景,发展出了加利福尼亚式的现代画风,画中的细节,例如桌上的百合花和男人腿上的猫都具有象征意义,隐含了他对人物之间微妙的心理各关系的洞悉。

“我只是跟随我的本能愿望来做这些事情,风景、人物、静物,都是油画的传统主题,欧洲很早以前就有人说“油画已经死了”,这种观点的原因是因为照相技术的出现,但是摄影也在慢慢死亡或在改变。绘画始终是有东西可做的,它不可能消亡,我们永远可以在一个很传统的东西里面,找到一些固有的生命力,它一直会延续下去”。

1983年秋天起,46岁的霍克尼每天为自己画一幅自画像,用严谨的写实主义风格客观地观察和分析自己,从这些自画像的眼神和表情中,可以看起他当时饱受自我怀疑的折磨。

母亲的去世引发霍克尼在2000年开始画大尺幅的自画像,炭笔和淡彩的手法比前一阶段的自画像放松了很多,似乎他已经和真实的自我和解了。和伦勃朗一样,他是一个从不惧怕直面自己衰老的艺术家。

霍克尼时尚前卫,对新生事物永远充满着好奇心。在他年轻的时候,当大部分画家还在排斥照相机的年代,他便研究摄影和绘画之间的关系,摄影是他创作的灵感来源之一,他打破摄影受单一的焦点透视的局限,用相机对同一场景在不同角度下抓拍,然后组成一幅图像,既是受立体主义的影响,也是受时空叠加关系的原理等思想的影响。

“从某种方面说,化学摄影现在已经终结了。没人认为化学摄影会消亡,没人预言过它的消亡,是吧?但它就是终结了——它如今被Photoshop终结了。我认为Photoshop在某些方面是非常有用的,但它让很多杂志看上去都大同小异,非常无趣,它是对摄影的修饰,可以加高光,去掉瑕疵,诸如此类的。但这也形成一种陈腐的观看模式,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30年前的时尚杂志,都会有很多绘画在里面,当你翻阅杂志时能看到不同的东西,但如今没那么多人画画了,全部是摄影。我觉得正因为如此,变得越来越无聊。”

会如何描绘春天的到来?

对于电影记录来说,春日来临的过程太缓慢,电影虽然也是展示变化的,但对摄像机来说,春天的缓慢到来,实在太慢了。对于摄影来说,也同样不易,因为初春将至的痕迹是如此隐约微妙,相机很难捕捉到。但如果人的双眼看到,你能稍作夸张。如果看到新绿刚刚冒出,你就会强化这抹绿色,但相机镜头做不到,相机对颜色并不太在行,实际他们根本看不到那些微妙的色彩,就算用9台相机拍摄,每台相机使用不同的曝光,我也没法拍到更丰富的绿色。”

在数码图像出现之后,他同样对其充满了兴趣,先是用电脑、手机等绘画工具作画。然后在2010年,即他73岁的时候,在ipad上市仅3个月后,他便拥有了自己的ipad,并创作了几百幅绘画。他说,我非常享受用ipad作画,如果毕加索生活在当代,他肯定也会很喜欢。

受中国卷轴画中“移步换景”和“散点透视”的启发,借用形式分析立体主义的多空间并置的手法,他完全从古典的透视法则中解放出来,表现风景随人物移动的连续的印象。他使用的反转透视法,即透视的灭点在画前的观众的身后。

“摄像自绘画而来,现在又将回到绘画。摄影术本身只有180年左右历史,在照相术产生之前,在艺术创作中,总是会有人工介入;照相数产生之后,化学物质造成了很大的变化,代替了人手的位置。但是,现在由于电子照相术的发展,人手介入的空间又回来了,这就是照相术又将回到绘画的原因。”

作品欣赏

“我有身为艺术家的虚荣心,我希望我的作品被人看到,但我不一定需要被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