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如果说梵高是印象主义绘画的代表性人物,毕加索是立体主义先驱,那么杰克逊·波洛克就是抽象表现主义大师,他们之间在现代艺术史上的传承,印证着他们之间的发展和相互关系。

在发明滴画之前,波洛克曾经一度模仿立体派,独创性是艺术创作的根本,单纯模仿是难以被认可的,他曾不止一次酒后痛苦地高喊:“去他的毕加索,他把一切都完成了,而我的画却一文不值”。

让波洛克开始为广为人知的是《LIVE》杂志对他的采访:

“有人说你的作品像是烤过的通心面,你怎么看?”

“如果人们能够不管家中的琐事,纯粹欣赏这些画,我想他们会比较容易从中得到乐趣。就好像看着花卉,你不必去想它的意义。”

“你如何知道一幅画已经完成了?”

“同理,你怎么知道你做完爱了?”

5年后,那些批评他的作品像是烤过的通心面的人改口说:强有力的意象表达,完美精湛的绘画形式。

《1948年5号》

波洛克的艺术贡献肯定是其他画家感受最深的。他的作品汇集了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和印象主义的元素,并超越了它们。

滴画是波洛克的招牌。他的滴流技术究竟是如何产生的,一直是一个长期而没有定论的学术争论问题,但他的工作已经在20世纪40年代中期朝着这个方向迈出了步伐。他开始失去早期作品的象征性意象,寻找更抽象的表达方式。

有时候,波洛克的滴画看起来容易搞混。当你从远处看的时候,他的画感觉就只是一团糟,但你凑近一点,就好像有一些什么,看起来好像用了某种特技。常有人问:他的滴画看起来不像是乱涂上去的吗?或者说看起来像是他用画布来收集颜料的。站在普通大众的角度来说,他们会觉得这幅画的意义何在呢?很多人应该都这样想过。说不定,波洛克还会高兴人们有这样的想法。表面上,我们从他的画中看到了一堆混乱。事实上,他感兴趣的其中一件事,我想抽象表现主义一定也对此感兴趣,就是把内在的自我表现出来。

每种艺术风格都是要尝试解决问题,艺术家们都以非常个人的方式参与其中,同时又以一种很哲学的方式参与。波洛克的作品给后人留下了线索和空间,不给观者投射一个固定概念,他不想局限大家,这样大家可以自由地解读。

语境很重要,我们要看的不仅是一件作品本身。波洛克的滴画是在20世纪40年代,在那之前有过类似的作品出现吗?他是第一个用这种风格作画的人。另一位抽象主义画家帕特里克说过:杰克逊为绘画史开辟了新道路。并不是因为他的滴画是绝对的抽象主义,而是一种被我们称作行为绘画的东西。

《Number 19》

“颜料是如何附着到画布上的,这并不重要。只要画作表达了一些东西,技法只是手段,最终达到要表达的态度、立场”。波洛克的滴流技术用得非常成熟,这种方法应该是很容易让人无从下手的,但他真的是掌控颜料的高手,哪里该用滴的,哪里该用飞溅,哪里该挥洒颜料,他懂得颜料的粘度,他把这种特质运用的得心应手,挥洒自如。

对波洛克这种方式的理解,可能跟每个人的悟性有关,如果你的心态比较开放,看到新东西,这种感觉让你能释放自己内心的情感,它就一定是能接受的东西。技法只是为了适应需要而产生的,而通过这需求,现代艺术家找到了新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眼中的世界。

《1950年第1号(薰衣草之雾)》

“我喜欢用非常液态的、在往下滴的颜料。我的画很直接,我经常在地上作画,我享受在大块帆布上工作。在较大区域中工作,我觉得更放松、更舒服。放在地上的帆布,能让我感觉离画作更近,更像画作的一部分”。他画画的过程,是几乎于表演的行为,好像看不到他这个人,我们看到就是一些具体的绘画语言。所以,当我们发现画画可以这样画的时候,这个震撼就特别大。

“我还没有找到与以往技法不同的方法。这听起来可能很奇怪,但我真不认为我的画法有什么很特殊的地方。我需要来回走动,这样我在画框外的空间才感到自由。正因为如此,我的内心才会感到自由,才会释放出一股力量,就是这股力量支撑我创作”。

“现代艺术,在我看来只不过是当代诉求的表现,我们所生存的时代意义。各种文化都有其方式及技巧,去表达直接的诉求。我最感兴趣的是如今,画家不必向外寻求主题,他们有不同的灵感,可以发自内心的作画”。

人们常会讨论现代艺术是怎么一回事,它不是制造出另一个事物的幻象,就像多数传统艺术习惯做的那样,现代艺术就只是关于作品本身,代表的是自身。但是在波洛克出现之前,当时多数人所创作的算是古板的现代艺术,或许可以叫做谨慎的现代艺术,因为它们很中规中矩,它们不像波洛克的这种风格,没有这种狂野。这应该就是波洛克的滴画这么有名的主要原因。他终于可以欣慰地说一句“再见了,毕加索”。

波洛克热衷的不是那种理性分析出来精确的抽象概念,而是回归一种最原始、最基本的人类经历,他能极好地瓦解把我们与洞穴时代艺术家分开的那3万年。他为重新定义艺术起到了一定作用。

“我的看法就是新的需求,现代艺术家们已经找到了表达的新方法和新手段。我觉得现代画家无法再以文艺复兴时期或任何以往时期的方式来表达,现在这个飞机、原子弹和收音机的年代”。他作画的方法,是没有具体形象的,他直接把自己整个身心跟颜料、线条、笔触都混在一起。

据说霍夫曼曾说过波洛克需要更多地从自然中工作,波洛克对此作出了著名的回答:“我不画自然,我就是自然”。

艺术品的价值不仅在于艺术品本身,更在于它能引发我们思考到底什么是艺术。艺术就是需要我们对它有主观回应。

波洛克作品:

我不担心作出改变,因为每幅画有它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