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It’s the idea of death as fascination.”Gucci创作总监Alessandro Michele这样形容这次的2019早春时装秀,这位灵感和想象力源源不断的天才,也的确做到了把死亡包装成一件近乎令人迷恋的事物。夜幕降临,火光摇曳,南法老城阿尔勒旧城墙外的古罗马陵园阿利斯康(Alyscamps)的露天林荫道上,男女模特们身着充满奇异元素的衣服鱼贯而出,生与死、地狱和天堂、哥特和摇滚,一切你所以为的界限,都在霎时间不复存在了。而在这仅仅存在一夜的“墓园魅影”里,藏着10个别有洞天的秘密,快来和VOICER共同一探究竟。

绝不止是一座墓园而已

也许你早已知道Alyscamps是一座绵延千年的古罗马墓园,其实它所包含的意蕴远不止如此。这里不仅曾是信徒们的朝圣之路,也是艺术家捕获灵感的地方,文森特·凡高和保罗·高更都在这里远眺作画,诗人但丁的《神曲:地狱篇》里,也有它的踪影。

也许正因为它见证了罗马帝国的灭亡,以及随之消失的古典美,因此本季秀场look都有一种超现实的魅力,不同时空的人物交错出现,纯黑装扮的寡妇、手拿捧花的法国艳后、天主教神话中的女神、1960年代的club弄潮儿……不必过多考虑合理与否,“看见即合理”才是Michele崇尚的精神。

误闯一场神圣的教会仪式

烟雾缭绕的夜幕下,火焰和烛光交相辉映,波兰作曲家Zbigniew Preisner的《致好友的安魂曲》(Requiem for My Friend)在全场响起。

身穿修道院长裙的模特缓缓走过,有的手持权杖,有的以黑纱遮面,有的甚至披上了主教式的及地丝绒斗篷,让你不禁以为自己误闯了一场神圣的中世纪教会仪式。

“圣骨装”也暗藏玄机

装束酷似修女的模特神情肃穆,胸口部位佩戴着珠宝缠绕仿真肋骨的装饰,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15世纪的一种宗教习俗:在亡者尸骨上堆砌珍贵的珠宝,寓意着为对方创造一个华丽的来世,其中蕴含着生死循环的哲学。

死亡元素无处不在

再擦亮眼睛,来一轮细致“考古”才会发现,细微的“死亡元素”简直数不胜数。出现得最频繁的当然就是十字架。十字架原是罗马帝国处决犯人的刑具,在耶稣于十字架上受死之后,十字架被赋予了新的意义,昭示着爱与救赎。其次,从左右色彩不对称的墨镜上,我们可以解读出“阴阳”的寓意。至于黑色长裤上的白色拉丁文标语,意思是“勿忘你我终有一死”。

此外,类似死亡面具(Death Mask)的脸部装饰也非常值得一提。这种以石膏或蜡保存死者容貌的工艺,是为了留住对逝者的回忆。17世纪,死亡面具会被装饰在告别式的礼堂中,在18世纪至19世纪则用作确认遗体身份。

一座传奇酒店折射出的好莱坞情结

从包身到T恤上,再到夹克背面,都出现了“Chateau Marmont”与“Chateau Marmont Hollywood”的字眼。这座位于洛杉矶的传奇酒店,承包了不知多少次奥斯卡、金球奖、艾美奖的派对,几乎是好莱坞黄金年代的代名词。

其中人身羊头的吉祥物Pan,是罗马神话中的农牧神,在酒店庭院中的喷泉、拖鞋、洗衣袋、鸡尾酒搅拌棒上都能看见。这已经不是Michele初次在设计中挖掘好莱坞文化了,早在2017年春夏系列中就有过“Hollywood Forever”的标语,他也曾说过,钟情于洛杉矶是因为“它没有规则”。

无性别符号的新宠儿

在社交媒体上寻觅最独特有趣的年轻艺术家,是Michele始终坚持在做的事。这次早春秀上,同样涌现出了一个名叫Harris Reed的新面孔。Harris不仅参与了走秀,还临时监管了Gucci的官方Instagram。

这位正在崛起中的新锐设计师,同时也是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学生,喜欢从当前社会和政治问题中找寻设计灵感,在性别流体的领域很有话语权,作品常出现在《DAZED》,《Vogue Italia》,《LOVE》等杂志上。有趣的是,Harris的气质和Gucci如今设计中所呈现的无性别符号趋势,恰好无比吻合。

摇滚天王的光辉岁月

秀场中不少look呈现出浓郁的怀旧摇滚风情,这背后的灵感来源之一正是Billy Idol。

这位英国歌手在1975年到1980年担任乐队Generation X的歌手,1981年乐队解散后,他的个人发展非常成功,一跃成为英国电子摇滚乐天王,故意五音不全、咬字含糊、时而轻飘时而猛吼的唱法,是他最鲜明的标志。

既古老又年轻的花朵

为了重振在十八世纪达到顶峰、又在十九世纪上半叶消失的古典艺术,三位年轻人将他们的工作室命名为“A Paris chez Antoinette Poisson”。

这一切的灵感来源,是历史上著名的艺术庇护者蓬帕杜夫人,她的婚前姓名为Jeanne-Antoinette Poisson。他们为这次的早春系列创作了原创花纹。

从瓷器上“搬运”来的鸟类图腾

作为最早创立于1735年的古老瓷器品牌Richard Ginori的现任创意总监,Michele创造了以十九世纪鸟类学研究的插图为灵感来源的12种鸟类图腾,它们也悄然出现在了这次早春秀的衣服和配饰上。

致敬上世纪的帽子大师

秀场上这些带有长长的羽毛装饰的帽子,是在向1960年代最杰出的帽子设计师Frank Olive致敬。他于1995年去世,生前曾为多个时装屋创造出了经典的帽子造型。

他总能从设计帽子中获得极大的满足感:“没有什么比看着一个年轻女孩戴上帽子更不可思议的事了。当她透过镜子看到自己,会不敢相信那是自己,因为她确实已经变了。这是一个欢乐、神秘、充满幻想的时刻。”

从炼金师的秘境,到赛博格的畅想;从对文艺复兴的细腻迷恋,到关于未来的奇幻演绎……如果把Alessandro Michele比作讲故事的人,他所构架的一切情节,都足够出神入化,令人不由自主地越陷越深。好在掌握了这次早春秀上的10个秘密,就已经离摸清他的美学宇宙全貌又近了一步。洞察力非凡的你,是不是还想仔细挖掘一番深藏在这场“墓园魅影”里的更多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