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1

《欧仁·德拉克洛瓦正面肖像》(Portrait d'Eugène Delacroix de face, en buste), 1842年

© Photo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René-Gabriel Ojéda

1798年4月24日,出生于法国瓦勒德马恩省

1806年,父亲去世后与母亲搬家至巴黎

1819年,开始艺术创作,早期作品受文艺复兴画家影响

1825-1831年,浪漫主义艺术风格成熟的时期

1830年,创作了《自由引导人民》,这一画作影响了作家维克多·雨果,30年后写成著名的文学作品《悲惨世界》(1862年)

1863年8月13日,在巴黎去世,葬于拉雪兹公墓

欧仁·德拉克洛瓦(Eugène Delacroix),法国浪漫主义画家、艺术革命者。德拉克洛瓦曾师从法国古典主义画派画家皮埃尔-纳西斯·盖兰,但却不接受学院派的标准,他并不热衷于过分强调正确的素描和持续模仿古典雕像的绘画方法。德拉克洛瓦欣赏威尼斯画派和鲁本斯,这在他的作品中处处可以寻出踪迹。神话故事、反应残酷现实的场景、异国情调和东方色彩,都是德拉克洛瓦笔下的主题。

德拉克洛瓦一生创作了9000件以上的作品,版画、油画、水彩、素描等。他画中奇妙的色彩一是来自他对于自然的谨慎观察,而是来自科学理论:颜色交互作用。他在画中系统地运用了补色和余色的相互关系,使画面看起来色彩缤纷但又不显得肤浅浮夸。另外,他从不掩饰笔触的运动和走向,断裂的运笔反而带来了强烈的运动和冲突感。这两个特点使得他的作品情绪饱满且富有视觉冲击力。以德拉克洛瓦为代表的浪漫主义艺术运动在当时掀起了法国艺术革命的高潮,他和法国古典主义的论战一直被人们关注。

2

《猎狮》(Chasse aux lions),欧仁·德拉克洛瓦(Eugène Delacroix),约1854年,布面油画,H. 86 ; L. 115 cm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Gérard Blot

1854年,国家艺术部要求德拉克洛瓦完成一幅画并交上主题和草图。德拉克洛瓦选择了重现他早在1847年就想好的题材,当时的他十分欣赏鲁本斯狩猎题材的版画。这幅《猎狮》是1855年他完成的油画的草图,不幸的是,在1870年,油画在波尔多美术馆一场火灾中被毁,只留下了这幅草图。

在这幅草图中,鲁本斯对德拉克洛瓦的影响在于其绘画构图和色彩的应用上。画面上略微紧张但又迅捷的笔触,可以想象画家在创作过程中的激情。尽管画面中众多元素难以一一辨认,但仍可以看到画面中心跳跃起来的马。在这场激烈而暴力的狩猎中,动物的身体主要由红黄蓝三个颜色构成,画面主要还是暖色调。波德莱尔在谈到德拉克洛瓦作品中和谐的色彩时写到:“再也没有更美、更强烈的色彩,能像这样通过眼睛直接渗透进灵魂。”

相反,针对德拉克洛瓦绘画作品中的色彩和晦涩的构图,也有许多负面的评价。总的来说,德拉克洛瓦是浪漫主义的杰出代表,也是先驱者。由于其对丰富色彩的掌握和其激烈冲突感的创作主题,德拉克洛瓦被看作现代艺术的开创者之一。

3

《猎虎》(Chasse au tigre ),欧仁·德拉克洛瓦(Eugène Delacroix),1854年,布面油画,H. 73,5 ; L. 92,5 cm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Hervé Lewandowski

这幅《猎虎》与上一幅《猎狮》有着相似的主题,可以推断两幅是在同一时期创作的,且前者比后者完成度更高。在这幅画中,德拉克洛瓦用强烈的光线对比有选择地突出一些细节,以表现动感和狩猎的激烈场面。尤其是老虎和男人因为迅速的动态而牵动的衣服织物,以及被猎杀的小鹿。骑手的勇敢姿态,受惊的马,表现猎虎这一神话般传奇而具有冲击力的场面。

这幅画在1889年参与了世界博览会的画家回顾展,它凝聚了德拉克洛瓦的艺术天份,他对色彩的掌握,对绘画题材的自由涉猎,以及他的笔下,战斗场面带来的浪漫主义美学。

4

《穿越摩洛哥浅滩》(Passage d'un gué au Maroc),欧仁·德拉克洛瓦(Eugène Delacroix)

1858年,布面油画,H. 0.605 ; L. 0.74,musée d'Orsay, Paris, France

©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1832年,德拉克洛瓦陪同法国外交使团前往苏丹阿卜德拉赫曼。在他的旅途中,他在素描本上完成了大量水彩画。在之后的几年里,他用无限的形式和更为丰富的色彩将这些水彩画中的东方风情重现。这次摩洛哥之旅是德拉克洛瓦画家生活中很重要的事件,对于他的创作来说,有着很大的影响。另外,他一本著名的笔记《德拉克罗瓦日记》也佐证了这一点。可以说,摩洛哥之旅为他提供了很多创作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