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我们欣喜地看到华语电影在世界各地不断上映,越来越有影响力。同时,华语电影市场空前繁荣,比如2017年的《战狼2》 ,创造了目前华语电影票房的高峰,还有2018年春节档的《红海行动》 ,票房也十分可观。有专家说华语电影市场也许会超过北美电影市场,我们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在华语电影发展国际论坛上,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促进中心主任梅松对华语电影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但一些业界专家也表示,华语电影还存在一些短板,扬长避短才能更好地实现多元化发展。

电影生态:需要注入各“工种”的新力量

“华语电影今年发展态势良好,一季度我们就创造了很多纪录,票房202亿元,国产电影市场份额达到74 . 9 %,创造纪录的同时,人才短板问题逐渐显现,华语电影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越来越突出。 ”中国影协秘书长饶曙光表示,当下华语电影市场面临的迫切问题是需要注入新力量。饶曙光说:“韩国电影上世纪70年代以后才发展起来,一批学到好莱坞电影工业技术和特效技术的导演回到韩国,将其嫁接到本国文化传统上,迅速提升了韩国电影的水平。中国现在也有一大批在海外学电影的年轻人,如果我们为他们提供更多平台、更多扶持,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很快显露出不可替代的力量。 ”

“各工种的人才培养非常重要。目前国内的电影工业都是小作坊式的,在盲目投资热之下,一个导演只要能够把投资拿到他就可以成为导演。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常务副会长张卫表示,上世纪80年代,好莱坞编剧里有专门写对话的,有专门写情节的,还有专门写人物的,导演里有专门拍大场面的,有拍局部的,这样优化人才分工,对电影工业发展很重要。“但目前,国内的很多摄影师,他不想着怎样当好摄影师,而想当一线导演,很多剪辑、美术出身的,也都想当导演,结果导致没有人在自己领域里专攻。 ”张卫说,现在除编剧、导演外,还存在各个工种人才稀缺的现象,若是对各个工种的评奖制度等鼓励其发展的政策进一步提供支持,让更多的电影人在所有的电影工种上追求他们的最高价值,电影工业可能会有一个整体的提高。

banner-恢复的

著名编剧、香港电影金像奖原主席文隽认为,如今不乏培养新人的各类选拔活动,比如说内地已经举办了三届的“青葱计划” ,里面有许多新人导演的片子已经获得投资并开拍。还有香港的“绿灯计划” ,电影《黄金花》就是通过“绿灯计划”获得投资。同时文隽表示,现在几乎满街都是培养导演的,但当导演是一件需要才华的事情,如果没有当导演的才华自然拍不好一部片子,但假如你热爱电影,你可以选择不当导演,去做一名制片,或者是策划,或者是摄影、灯光,又或者是电影发行等,这些工种都是电影行业里面的重要组成部分,唯有配合市场需要,才能顺应市场推动电影产业更好地发展。

增量红利:可以借力推动中国电影“走出去”

“大家都知道,现在世界电影的增量主要来自华语电影。美国电影年度票房几乎20多年保持在110亿美元左右,印度、韩国、日本以及欧洲等国电影的增长空间基本上也达到了极限。相比之下,中国电影的发展空间仍然很大。因为中国电影城镇化还在不断推进,三、四、五线城市增量正在给中国电影带来发展红利。但是,目前中国电影的国际传播力还远远不够,华语电影在世界的占有率很低。 ”对此,饶曙光认为,可以借助发展华语电影的国际联盟,借助国际性力量去推动对外传播;还可以借助包括“一带一路”倡议等机遇,来提升华语电影的发展空间,最终有效形成世界电影的新秩序,不断培育中国电影增长的内生动力和新动力。

缩略图-恢复的

在北京电影学院教授侯克明看来,讨论华语电影“走出去” ,应该全方位地去推动。目前华语电影在欧美国家已渐渐出现瓶颈,票房很难卖得好,更不要说去竞争各类奖项;要推动华语电影多元化发展,除欧美国家外,更应该注重在发展中国家推广。“我到印度、南非、阿拉伯这些国家,发现中国电影还是相当受欢迎的,但目前我们还很难找到愿意参与推广海外电影的赞助商,我们的一些企业多注重在国外销售产品,而忽略了助力国内的文化在世界范围内前行,我觉得我们应该响应国家‘一带一路’的号召,寻找并借助包括那些大型企业的资源和智力,助力中国文化在海外的推广。 ”侯克明说。

“印度电影很聪明,将非常敏感的话题通过合理的包装有效推出去,比如说《摔跤吧!爸爸》《起跑线》 ,把教育问题用印度的语言方式拍出来,诸如此类的我们可以借鉴学习,找到发展中国家的共同话题,然后通过世界语言、世界技术、世界发声的渠道传播出去。 ”欧洲万像国际电影节主席贾振丹介绍,作为推动中外电影融合发展的中美电影节,近年来借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平台,结合国内的一些企业和上市公司还有一些大的文化平台一起“走出去” ,跟中影股份2017年签了战略合作协议,针对中影海外投资并购基金在迪拜成立了“一带一路”海湾国际电影节,在中东地区成立了环球动作电影节,与中东、欧洲、中亚地区开展文化自贸和影视合作,这些探索如今已渐渐发挥出积极作用。“希望这些中外电影节的平台可以变成真正的产业集聚平台,除了把有情怀的人聚集在一块,我们更希望把产业信息集中在平台上,将新项目积聚起来,统一向社会提供端口、汲取资金,无论公益基金还是商业基金投资项目,通过平台的介质,去获得合作,最终推动各国间的电影文化融合发展。 ”贾振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