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青年导演李非的作品《命运速递》上映后,媒体和评论一片溢美之词,诸如“宁浩第二”、又一部《疯狂的石头》、玩叙事的高手等。但细思就会发现,与《疯狂的石头》相比,《命运速递》从内核到呈现都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当年《疯狂的石头》至今仍为影迷津津乐道,该片能够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并不是一句多线叙事或者黑色幽默就能达到的。幽默背后有深意,嬉笑的另一面是悲悯,片中的几组人物不仅在结构和笑点上起到作用,更可贵的是成为时代群像的某种代表:国企改制下普通工人的辛酸、房地产老板的无良、小人物的不屈和反抗……都在一部作品中展现得活灵活现。反观《命运速递》,几乎就是一个为了炫技拍出来的故事。说它好笑吧,有几处确实还行;说它有意思吧,但几乎没啥意义。

p2523078465

片中几组人物,来北京讨债的河南小混混是核心角色。作者似乎在这一角色上寄托了一定的社会和人性的批判,但又未对此深究,只是停留在最表层的人物外型、“耿直”台词和暴力行为上,而人物背后的成长背景、行为逻辑和内心世界都没有展现。他为什么要去当混混、母亲去世对他的打击有多大、暴力性格是怎么养成的,这些导演好像都不太关心,或者说不屑关心,因为这个人物只是导演要完成多线叙事的一个工具,是他开了上帝视角后的一个概念人物而已。

主角都这样,更何况片中其他走马灯一样的配角。欠债的北漂青年在北京待着是为了什么?他的好哥儿们为什么有钱之后就不认兄弟了?统统没有交代。影片虽然走现实主义风格,但人物和事件有诸多不合理之处,让人觉得生硬虚假。比如顾长卫客串的江湖大哥说的那句“要把业务拓展到一线城市”,乍听起来挺好笑,但完全经不起细想。哪个四线小县城的江湖大哥会说这种话?不过是抖机灵的段子罢了。

p2523078468

就算是片方引以为豪的多线叙事,其实也经不起推敲。各个支线之间的联系牵强无比,基本上都是强行拗到一起。尤其是迪哥那条线和快递小哥那条线,情节雷同,都是“被冒犯-想揍人结果被揍-终于找到时机复仇”的路线,跟主线剧情关系不大,完全可以拿掉。片尾还涉嫌丑化同性恋形象,令人感到不适。

该片导演还是学美术出身,但是从片中完全没有看到应有的审美素养,影片美术粗糙低劣。尽管片方不停卖惨说是资金问题,但没钱不是所有问题的借口好吗?小成本不等于低质量,同样200万元成本的黑色喜剧片《提着心吊着胆》,在美术上就能螺蛳壳里做道场,营造出的氛围让人惊喜。

所以,真的不是拍电影玩多线叙事,就能当“宁浩第二”。奉劝青年导演,先老老实实讲好一个故事,然后再进阶玩叙事,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