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1

a Orana Maria,1891

1891年2月,为了筹集去塔希提岛(Tahiti)的经费,高更将大部分作品进行拍卖,他的画家好友们也来帮忙,这次拍卖会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4月4日,怀念以前做水手时的快乐生活的高更,踏上了前往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的航船。经过63天的航行,他终于到达了他的梦中乐园,在马泰约亚村土著人的小茅草屋中住了下来。其实早就在1890年,高更就曾设想要把塔希提岛作为他下一个艺术创作基地。

2

Jules Agostini's 1896 photograph of Gauguin's house in Punaauia.

3

Eh quoi! Tu es jaloux? ,1891

4

Woman Holding a Fruit,1893

5

Vahine no te miti,1892

在写给妻子梅特的信中,他写道:“塔希提岛的夜晚静谧得令人惊异,连划破天空的鸟鸣都听不见,对岸偶尔有大片飘落下来的枯叶也是无声无息的,或许此地的空中有偃息声响的精灵吧!岛上的土著人常走夜路,他们行走的时候都宛若幽灵。现在我才明白这里的土人为什么可以终日一言不发地凝视着天空。这里的风俗民情使我感动,也使我感到无比的平安。我已感到欧洲的俗世杂念已离我远去,每天都会像前一天平静不变地过去,直至永远,这种状态都会保持下去。” 

6

Tahitian Women on the Beach ,1891

在这个的小岛上,高更不仅画画,还写作。他写道:“我的双脚因为在石子路上行走而长满厚茧,常常几近全裸也用不着担心被太阳晒伤,文明的味道正一点一滴从我的身上消退,我开始简单地思考。所有属于人类或动物的欢愉,我都享受到了。”

“这些无知的人(毛利族人)教会了我生活和快乐之道。最重要的是他们让我更了解自己,他们给了我最深层的道理。我现在终于进入了真理之中,进入大自然的怀抱。这样自由而美丽的日子将可持续好一阵子,这让我感到无比的祥和……” 

7

Spirit of the Dead Watching,1892

“在这里,在我幽静的茅屋边,我梦想在我陶醉的自然芳香中实现强烈的和谐。猜想曾经发生在远古时期的莫名其妙的神圣惨事,这是我极大的乐趣。在时光中散发着、像美酒一样让人喜悦的香味,我现在来呼吸。在如梦般的幻境之中,我看见了具有雕塑般僵直线条的野兽形象:我不知道什么样的古老、庄严的东西,在呈现它们的意义,而它们的姿势节奏,仿佛在幻想的眼睛里,呈现出它们的意义,而它们的姿势节奏,呈现出不可探测的谜的浑浊表层。夜色降临,一切安静,我的双眼合上,不理解地看了看在我面前消失的无限空间的美梦,我感到我的希望在悲伤地前进。” 

8

Hina Tefatou,1893

然而,当高更再次回到塔希提岛上时,他就不是那么幸福了:在一次争执中他的踝骨被土著人打断,因出轨而染上梅毒,然后是长女的去世、贫困的侵扰和疾病的折磨。终于有一天,他在塔希提岛上的沙滩上写了一行字:“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将到哪里去?” 

9

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 1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