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作为漫威的假粉,看过复联3后,才刷了「奇异博士」。这一刷,便被里面各种折叠的空间、扭曲的建筑惊呆了!埃舍尔的矛盾空间,动起来也就是这个样子的吧!那在我们生活中,有这么科幻的建筑存在吗?

Birth, death and a midlife crisis

来自英国的年轻雕塑家Alex Chinneck,他的作品虽然没有奇异博士电影里那么狂拽帅气吊炸天,也没有埃舍尔画作里那么奔放洋气有深度,但对存在于三维空间里的建筑雕塑,以这幅样子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已足够脑洞大开!

Alex Chinneck

Alex Chinneck的新作品'Growing up gets me down’正在伦敦展出,作品中结合了祖父的古董时钟和纠结的扫帚。

Growing up gets me down

在这之前,Alex Chinneck的作品都是墙壁和整个建筑雕塑,他以制作临时公共艺术品而闻名,被卫报称为“建筑幻想大师”。

Pick yourself up and pull yourself together

想象一下,若你走在下班的路上,突然看见眼前的房子被拦腰截断、柏油路开始卷曲、墙面也被撕裂,恍惚两秒后,发现这不是末日将近,而是有趣的艺术创作,相信你的第一反应就会想拍下来po到网上吧!正是这样,Alex Chinneck的作品成为了路人游客打卡的「网红景点」。

Pick yourself up and pull yourself together

但这个词,也是这两年刚流行起来的,Alex Chinneck第一次受到大家的关注是在2013年。

Telling the truth through false teeth

当时,他把一块即将推到重建的墙,用自己的手法做了个告别。1248块碎玻璃,312次尝试,强大的创作欲支撑着他拼出了第一件作品。

Telling the truth through false teeth

之后,Alex来到了Kent的海边,筹集了10万镑买下一幢因火灾而荒废长达11年的救济房。

From the knees of my nose to the belly of my toes

他把这栋房子正面的外墙,改为一个下滑的墙体,侧面看,如一片轻薄的纸片滑落在地,又有着“葛优躺”优雅而顽皮的气质。

From the knees of my nose to the belly of my toes

这个雕塑已不再存在,没有什么是永远存在的。

大概是玩房子会上瘾,他回到东伦敦,一刻没闲着的又以“Under the weather but over the moon”为名,改建了一栋楼房。

Under the weather but over the moon

走到这,你会以为自己进入了「头朝下生活」的错乱空间,因为整栋都是倒置的,看久了竟有一种脑充血的感觉。(捂脸)

From the knees of my nose to the belly of my toes

2014年,是Alex Chinneck重要的一年,他的作品不仅得到了主流艺术媒体的关注,更是建到了有着184年悠久历史的考文特公园西广场。紧靠皇家歌剧院、特鲁利街皇家剧院,这片区域饱含“艺术文化”,每天都汇聚着众多路人。

Take my lighting but don't steal my thunder

Alex雕塑建筑一展出,便吸引了人们的目光。雕塑高达12米,他用艺术手段打造出了一种视觉错觉,使其拦腰截断,并在看起来丝毫没有支撑的情况下悬空漂浮3米。很多人在雕塑旁研究,却始终不得其解。

From the knees of my nose to the belly of my toes

支撑悬浮在空中的上半部分,全靠右侧那个绿色小铺。

作品虽然仅展出了23天,但却得到了多达24个国家的新闻报道,这件作品,使Alex Chinneck名声大噪。

From the knees of my nose to the belly of my toes

2015年9月,Alex又带来了一件幽默的作品,倒置的信号塔以流星坠入地球的姿态倾斜而稳固的伫立着。

A bullet from a shooting star

2017年,位于伦敦西南部哈默史密斯的Assembly London园区内,12米高的红砖危楼,墙面从中间撕裂成两半,仿佛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被雷击中。

Six pins and half a dozen needles

这也是Alex Chinneck的建筑作品,与之前不同,它将成为这里的永久地标。

Six pins and half a dozen needles

Alex Chinneck常常针对老旧建筑进行创作,让人们对周遭习以为常的环境,产生新的感官体验,也让从未来过这里的人,对建筑产生更多的探索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