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1856年5月20日,出生于法国东北部城市杜埃,原名亨利·埃德蒙·约瑟夫·德拉克洛瓦(Henri Edmond Joseph Delacroix)

童年时期,于里尔师从卡罗勒斯·杜兰(Carolus-Duran)和阿方斯·科拉(Alphonse Colas)

1881年,搬至巴黎,第一次在巴黎沙龙展出,并给自己取名Cross,以区别于欧仁·德拉克洛瓦

1891年,与保罗·希涅克尝试分裂主义

1900年,开始描绘普罗旺斯地区

1910年5月16日,逝世于埃普特河畔圣克莱

亨利·埃德蒙·克罗斯(Henri-Edmond Cross),法国画家及版画家,被看作新印象派代表大师。对于印象派来说,克罗斯对于其第二阶段的发展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同时,对于之后的野兽派来说,譬如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克罗斯也发挥了很大的影响。克罗斯的艺术天赋从童年时代就显现出来了,在1865年,9岁的克罗斯跟随全家搬家到里尔。被人看出其绘画天赋之后,克罗斯被推荐到里尔出生的法国画家卡罗勒斯·杜兰(Carolus-Duran)处学习绘画。之后,他先后在里尔美术学院和建筑与绘画学院学习。

克罗斯早期的绘画题材主要是肖像和静物,都是现实风格的暗色调。1883年,克罗斯与家人游览了阿尔卑斯山区,以此为灵感他创作了大量风景画。也是这次地中海之行,他结识了保罗·希涅克,两者在艺术创作上互相启发,也互相影响。十九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克罗斯开始了点彩画的创作,并于1895年开创了自己独有的点彩画风格。

克罗斯一直患有眼疾,但他却坚持艺术创作。1909年,克罗斯因癌症在巴黎医院接受治疗,1910年1月回到圣克莱,之后在这去世,享年54岁。

《帕尔迪贡的午后》(Après-midi à Pardigon ),亨利·埃德蒙·克罗斯(Henri-Edmond Cross)

1907年,布面油画,H. 81 ; L. 65 cm,藏于奥赛博物馆,Paris, musée d'Orsay

Legs du vicomte Guy de Cholet, 1923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Gérard Blot

对于克罗斯来说,风景画是他对光线和色彩研究的最好实践。正如莫里斯·丹尼说的,克罗斯表现阳光不是通过其亮度而是捕捉其色彩和对比色。克罗斯喜爱大自然的热情和阳光,正如他在手记里说的地中海正午的“阳光仙境”——他也是最早在地中海创作的画家之一。点彩的技法和纯粹颜色的结合使他的作品呈现出闪耀的光彩,加上对乔治·塞拉特(Georges Seurat)分裂主义的发展,克罗斯达到了点彩画更直观的表现方式:给细碎的笔触以音乐般的节奏,平衡画面的构图与色彩组合。

《椰尔群岛》(Les Iles d'Or ),亨利·埃德蒙·克罗斯(Henri-Edmond Cross)

1891-1892年间,布面油画,H. 59 ; L. 54 cm,藏于奥赛博物馆,Paris, musée d’Orsay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DR

1905年3月21日,巴黎Druet画廊为克罗斯举办了一个展览。 艾米丽·维尔哈伦(Emile Verhaeren,诗人)在展览画册前言写到:“我看到近处的海,远方摩尔的群山绵延,以及更远处的伊埃尔群岛,多么美的椰尔群岛!…山峰以其颇具装饰性的轮廓线条装饰了地平线。在沙滩的裙裾和海角边缘,黄色的沙粒细腻、在光线下闪着金光。”如果说这幅画的主题是群岛,画家放弃了壮丽的场景,而是潜心于色彩和光线的描绘。沙滩、海洋和天空,在他的笔下,呈现出三种各异却和谐的色彩。在技法上,新印象派的风格在这里已经很明显了。克罗斯运用了圆形笔触,并且控制点状笔触的大小:在不同明暗以及水平交界处,他运用更细小的原点,以增加画面的层次,创造景深。此外,这幅画有着很明显的日本浮世绘的影子,可见当时日本艺术对法国画家的影响。艺术评论家费利克斯·费内隆(Félix Fénéon),也是新印象派的推崇者,当时被这幅画深深吸引,于是将之收藏。1947年,这幅《椰尔群岛》纳入国家收藏。

《赫克托·弗朗斯夫人》(Madame Hector France ),亨利·埃德蒙·克罗斯(Henri-Edmond Cross)

1891年,布面油画,H. 208 ; L. 149 cm,藏于奥赛美术馆,Paris, musée d’Orsay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Hervé Lewandowski

厄玛·克莱尔,法国作家赫克托·弗朗斯的妻子,后来嫁给了克罗斯——克罗斯因这幅克莱尔全身肖像被看作新印象派的一员。随着与希涅克(Paul Signac)、安格朗(Charles Angrand)和凡·里斯尔伯格(Théo van Rysselberghe)的交往,克罗斯逐渐接受了这个团体的理论。在他与塞拉特的谈话中,他认为新印象派“用事物的色彩改变了他们的画作”,笔触的细碎分裂是符合其装饰性审美的。

在这幅画中,模特被安置于由阴影和光线组合成的几何构图中,台灯营造出诱人的夏夜静谧氛围。画面右后方的椅子和前景中的杜鹃花,强调出画面景深——花这一装饰元素在日本版画中常常出现,也是前印象派喜欢的题材。地面的几何图案构造出露台的空间感,而克莱尔手中的长折叠扇与地板图案形成一个交叉的对角线,两者构成了一场隐秘的对话。在模特厄玛·克莱尔身后,四条水平线分割了画面:被几何图案分割的下半部和深色的上半部分:白色的日本壁砖,深蓝色背景里的绿色植物叶片。黄色、蓝色和红色的和谐表现出克莱尔身上平和的气质。从这幅画开始,克罗斯实践着他“色彩校正”的细腻技法。

《长发》(La chevelure ),亨利·埃德蒙·克罗斯(Henri-Edmond Cross)

1892年,布面油画,H. 61 ; L. 46 cm,藏于奥赛博物馆,Paris, musée d’Orsay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DR

在这幅画中,克罗斯描绘的是他的未婚妻厄玛·克莱尔。克莱尔的脸藏在厚实的长发幕帘之后,从而这瀑布般的长发变成了这幅画的主题。这幅画取了一个中景,空间留白不多,一个女人坐姿的四分之三肖像,这样的画面设置在日本版画中常常出现。克罗斯淡紫色和栗色很好地营造了一种和谐的气氛。1892年,克罗斯在创作这幅画的时候,女人浣洗的场面成为当时画家喜爱的题材。如德加和不少新印象派画家,都以此创作了许多名作。另外,在风格上,这幅画常常会使人联想到皮埃尔·皮维·德·夏凡纳(Pierre Puvis de Chavannes)的《海边的少女》(Jeunes filles au bord de la mer),这幅画同样收藏于奥赛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