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近日,由teamLab团队创作的9项作品正式在武汉M+购物中心亮相,“teamLab未来游乐园·武汉”展览本身包含极强的视觉性以及科技带来的互动性,参与的人几乎覆盖了所有的年龄段。此次展览给各年龄层的人都带来很好的审美体验、科技感与互动性。

5月20日,“teamLab未来游乐园·武汉”在作为潮流地标的江汉路商圈——M+购物中心正式开幕。本次展览展出了teamLab团队创作的“涂鸦自然- 山脉与山谷”“滑梯水果园”“彩绘城镇”“光球管弦乐团”“天才跳房子”“串联吧!积木小镇”“小人儿所居住的桌子”“远古神灵故事”和“与花共生的动物们”共计9项作品,展览将持续到10月中下旬。

1

▲ teamLab未来游乐园·武汉开幕剪彩仪式 图片:绽放文创

艺术感和科技性是本次展览的主要特点。早在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就对二者进行了深入的研究,19世纪的法国文学家福楼拜(Gustave Flaubert)也曾:“艺术越来越科技化,科技越来越艺术化,两者在山麓分手,有朝一日,将于山顶重逢。”猪子寿之(Inoko Toshiyuki) 2001年在东京大学毕业开始攻读研究生课程时成立了teamLab,主要从事数字艺术(Digital Art)的研究,以“数位的概念扩张了美”这一思想为团队的核心理念。这个跨学科的团队汇集了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艺术家、程序员、工程师、CG动画师、数学家、建筑师等各个领域的专业人士,旨在通过共同创作的行为去融合艺术、科学、技术以及自然界的事物,进而探索人与自然的新关系。

2

▲ 《与花共生的动物们/Animals of Flowers》Symbiotic Lives,teamLab,2016,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  图片: teamLab

3

▲ 现场观众体验 图片:HANS汉声

teamLab的作品可以分为两类,一类就是数字艺术作品,可以被藏家收藏与美术馆展示。2017年8月3日798艺术区佩斯北京teamLab展览“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中的一些作品就是属于这一类,旨在展现日本的美学与人与自然的思考。2017年11月国际拍卖行 Phillips(富艺斯)在香港举办的“二十世纪当代艺术和设计”晚间拍卖会上,一位亚洲私人收藏家委托拍卖的teamLab创作于2013年的作品《Universe of Water Particles(水粒子的世界)》,最终以150万港元的价格落槌。teamLab的很多作品就被中东地区的藏家收藏,成为新生代日本媒体艺术的代表之一。

4

▲ 《涂鸦自然- 山脉与山谷 / Graffiti Nature - Mountains and Valleys》,teamLab,2016,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  图片:teamLab

5

▲ 人们踩踏时出现绚烂的颜色 图片:绽放文创

6

▲ 笔者涂绘的鳄鱼形象 图片:于奇赫

而teamLab团队其中一个名为“Kids Company”的子项目组,主要针对儿童这一群体创作一些作品。而这次绽放文创投资主办的展览“teamLab未来游乐园”大部分作品都是Kids Company负责设计研发的,希望能够通过这些项目增加孩子们的团队协作、认知能力与想象力。但是由于展览本身极强的视觉性、科技带来的互动性,参与的人几乎覆盖了所有的年龄段。

7

8

▲ 《滑梯水果园 / Sliding through the Fruit Field》,teamLab,2016,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Sound:teamLab  图片:绽放文创

参观展览的观众以儿童和青年人居多,中年人多是以家长的身份来观看展览的。低龄儿童的参观感受是最好的,他们将“滑梯水果园”玩二十多次也不觉得累,接着跳进“光球管弦乐团”再玩十几分钟。而展览中我发现一个12岁左右的孩子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其他小朋友在玩,他觉得相比手机游戏来说这些项目还是显得有点幼稚。20岁左右的年轻人主要是以拍照、录像发微信朋友圈、微博和抖音为主,女生可以在“与花共生的动物们”前停留20分钟,只为拍得几张好看的照片。他们多是短暂的体验互动性,更多是将作品变成拍照的背景或是在朋友圈中打卡、分享的对象。中年人们也会去体验儿童类的项目,据现场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统计,孩子与大家参加项目的比例约为8:2。很多大人体验完普遍反映“真的很好”,脸上会有一种因为找回童心而绽放的笑容。

9

▲ 《光球管弦乐团/ Light Ball Orchestra》,teamLab, 2013,Interactive Installation,Sound:teamLab 图片:teamLab

这个展览的本质上是一个软件程序展,同时结合了很多感应设备。但是从视觉性的角度来说,展览中第一件作品“与花共生的动物们”就是借助科技“让插画动了起来”,这实际上就是平面插画的一种动态延展;其他的作品也融入了很多的艺术元素,但是更加注重让儿童获得“参与式”与“沉浸式”的体验。对此,teamlab团队Kids Company的项目主管松本明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儿童项目并不是为了展示最尖端的科技制作的,而是要选择最适合儿童体验、理解与接受的技术加以运用。所以像诸如裸眼3D、增强虚拟现实的VR技术就没有出现在展览中出现,孩子们接触的技术看起来都十分的简单。

10

▲ 《小人儿所居住的桌子 / A Table where Little People Live》,teamLab, 2013, 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  图片:teamLab

teamlab的作品都是采用循环的形式、将某一形象不断地重复展现,而这种看似乏味的时间观念却因为观众身体上的互动而发生了变化。“凤凰艺术”王家北的《科技、艺术与肉体》一文,将teamlab的作品形容为:

“作品侵占着观者的空间、以科学技术的原理与方式影响着观者的视觉与听觉、具备极强的空间剧场性,但观者就在剧场中,而不再是在远远的观众席上。这种观看方式使得观者对于展览的感受被几何数地放大增强,如果现场人数与布置技术达到了展览所预想的情况,在展览所制造的声音与视觉改变中,人们很自然地惊叹于展览的布置,沉浸于精彩的自拍,以及这些所带给人的愉悦感受中。”

11

12

▲《天才跳房子 / Hopscotch for Geniuses》, teamLab, 2013, 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teamLab 图片:绽放文创

有些观点认为teamLab的作品仅仅是华丽的、表面的,观众由于沉浸在感官体验中引发不了感官背后的深层思考。对此松本明耐表示teamLab的大部分作品并不是希望通过批判社会引起人们的思考,儿童项目更是为了培养孩子们对于美的理解和综合能力的养成而制作的;主办方也表示“未来游乐园”项目的引进就是让孩子们单纯地感受美好,这对于培养下一代的美学素养有着积极的意义。目前中国的早教市场被各种各样的特长班和兴趣班填满,一些很小就要被动地接受智力的开发而不能拥有充满童趣的童年。这其中机器人制作算是启发儿童创造力的项目,但是它只能吸引少部分孩子的注意。著名科学家钱学森也明确指出“艺术教育关系到国家、民族的前途和命运,而不是无足轻重、可有可无的。”所以让孩子们能够快乐的参与到艺术项目中,这就是Kids Company项目的追求和绽放文创引进的原由。

13

14

▲ 串联吧!积木小镇   图片:绽放文创

而在采访中很多家长都表示“孩子这么小,不期待他们能学到什么,记得有这么个事就好。”所以绽放文创很好地把握了消费者的需求:喜欢美的东西,体验新奇的事物,仅此而已。所以这个项目就是单纯的“体验经济”,也是时下较为流行的一种消费趋势。美国俄亥俄奥罗拉的战略地平线LLP公司共同创始B.约瑟夫·派恩(B. Joseph Pine II) 与詹姆斯 H.吉尔摩(James H. Gilmore)在《体验经济》一书中提出“实际上体验展示者必须不断更新他们所提供的体验:要制造变化或者增加新元素,以保持所提供的体验常新、刺激并值得人们花钱‘再来一次’。换句话说,‘体验经济’就是公司通过不断为顾客提供让他们新鲜的、值得纪念的体验,来推动经济的发展。”所以这样的视觉消费项目在中部重要城市武汉还是较为少见的,大部分人体验后表示这样的当代艺术展还是非常值得观看的。

15

16

▲ 《彩绘城镇 / Sketch Town》,teamLab, 2014, 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teamLab 图片:teamLab

我们不应该尽讨论teamLab每一件作品是否具有意义,而是要将其整体作为一个现象来进行思考。本次展览中的一件作品差不多需要1年的时间来进行制作,需要 至少50人组成一支创作团队。中国目前似乎还没有这么大规模的创作团队和这么大的资金投入,所以我们生活中见到的互动式体验设备都十分简单。“teamLab未来游乐园”给各年龄层的人都带来很好的审美体验、科技感与互动性,这是值得我们借鉴的,尤其是我国的博物馆、科技馆等机构。笔者于2017年1月参观了山东博物馆主办的“书于竹帛——中国简帛文化展”,展览中的互动设备之一就是以电脑网络游戏为主题的可触控屏幕,运行起来经常会卡住不动。所以我们目前对于交互性的理解还处于“应答”的线性思维,并没有将其视为一个开放的、可以协商参与的交流平台。

17

▲ 观众在体验“远古神灵故事”

18

▲ “远古神灵故事”展牌中描述各种文字相遇所发生的故事  图片:于奇赫

19

▲ 《远古神灵故事 /Story of the Time when Gods were Everywhere》, Sisyu + teamLab, 2013, 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 Calligraphy: Sisyu,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图片:teamLab

本次展览中“远古神灵故事”,就是一个很好的古文字活化的体验项目。触碰象形文字时,将会从文字中出现这个文字所代表的具体事物。而很多人一起触碰的时候,每个文字之间还会发生有趣的故事。例如“羊”在遇到“狗”的时候会跑开,遇到“川”的时候会喝水;“雨”在遇到“火”的时候会将其扑灭,遇到“土”的时候会长出草。“彩绘城镇”项目将涂绘的事物转化为动态的图像投影在平面上,这很像我们熟知的神笔马良的故事。上海博物馆出版过《青铜国》科普绘本一册,也是以涂鸦为主讲述青铜器的知识。若是能够像“彩绘城镇”一样将“青铜国”视觉化、动态化,那么估计这样的体验效果会激发孩子们更多的兴趣。

20

▲ teamLab未来游乐园内景  图片:于奇赫

21

▲ teamLab未来游乐园外景  图片:绽放文创

“teamLab未来游乐园”肯定是一次成功的数字媒体展览,相信它会在武汉取得不错的成绩。也十分期待teamLab的作品今后巡展到其他城市,让更多的人体验日本科技的发展与新生代美学的内涵。而展览中我们也能体会到日本人对细节的追求,对于每一个花瓣形态细腻地控制与计算。我们还能看到日本人对于孩子们的关照,设计不同的程序加入故事性、从两个视角去展示“彩绘城镇”的面貌,可谓是用心良苦。实际上科技的迅猛发展将知识化、信息化和技术化带入我们的生活,我们不断用它们来填补自己想象力匮乏所形成的空洞。但科技在未来势必会影响艺术的创作方式,对此我们应该有一个包容的心态。毕竟这些新媒体艺术提供给我们一个如何看待与感受世界的新方式,然我们知道数字也会给人们带来美好。

展览信息

22

▲ 《teamLab Future Park 未来游乐园》海报

展览名称:teamLab Future Park 未来游乐园

展期:2018年5月20日-2018年10月21日

地点:中国 武汉 江汉路 M+购物中心(户外广场)

主办机构:深圳市绽放文创投资有限公司

协办机构:武汉M+购物中心

支持单位:武汉市设计产业促进办公室

关于作者

QQ截图20180528163302

▲ 于奇赫(摄影:郭韵雯)

于奇赫,青年艺术评论家,主要从事艺术批评、视觉文化、物质文化与博物馆学的研究、写作,现生活工作于上海。

微信截图_20180527224417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