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美食

夏天当然要去甜品店,没有什么比奶油砂糖和果酱更能唤醒沉寂一个冬天的味觉了。咬破糖霜就像解冻了冰封的河,所有味觉神经都潺潺流动起来,尝什么都带着一丝雀跃的甜。夏天当然要去甜品店,没有比午后散步经过的蛋糕店更令人倾心的存在了,肩头落了花瓣也来不及摘掉,就匆匆要去吃新鲜出炉的甜点,春风里有黄油的香味。东京有千百家大大小小的甜品店,它们像一个个缀于街头巷尾的休止符,都市人靠近它们时不自觉放慢脚步,准备好味蕾,在甜味里偷一点悠闲。这里精选九间私藏的东京甜品店。也许不那么容易寻觅,但可以为你的春日赏花散步再添一点小小乐趣。天气再好,也不能忘了吃甜品。

Un Grain

这家法式甜品店于2015年开业,是一家少见的mignardises专门店。mignardises在法语里是“楚楚动人”的意思,在法式料理的系统里则专指餐后的烘焙点心。Un Grain专门售卖精致小巧的法式点心和蛋糕,甜品主厨金井章史曾在米其林三星的法式餐厅修行多年,对法式甜点有着独到理解,从食材到造型都经过细致思考。

这款巧克力蛋糕将巧克力的各种形式——慕斯、坚果奶油、威化都集中在同一款蛋糕中,口感变化细微丰富。

A Works

A Works是目黑区里一家安静的木质调古民家cafe,但是他家的芝士蛋糕却走原宿风,像街头鲜艳的十几岁少女,是最近社交软件上的热门打卡点。店主船越先生其实并不是专业甜点师,不过借由彩虹芝士蛋糕的契机,开始考取甜点师资格证,打算成为真正的芝士蛋糕职人。

彩虹芝士蛋糕虽然颜色多彩,但因为全采用天然食物着色,味道仍然是本真的芝士蛋糕。

à tes souhaits!

在东京,若没有在这家店排过队吃过蛋糕,那绝对没有自称甜点爱好者的资格。à tes souhaits!是开在距离吉祥寺站步行18分钟住宅区中的蛋糕店(店装由nendo设计),长年盘踞东京甜点界顶端,每天都大排长龙。

“à tes souhaits”在法语里意指“梦想成真”,是人们在打喷嚏之后会说的惯用语。甜点主厨川村英树是第一个在国际大会上获奖的日本甜点师,并且在法国和东京的高级酒店修行多年,2007年独立开设了这家甜品店后风靡至今。

虽然蒙布朗是招牌甜品,不过只在5月到9月限定贩卖,因此春季推荐这款最简单但很下功夫的蛋糕卷,蛋糕部分有鸡蛋的香味,口感细腻还带点弹性,奶油里包裹的果实会根据季节更换,春天是奇异果和草莓。

M.Koide

自由之丘向来是东京甜品店激战区,这里的蛋糕没有最好吃只有更好吃,而M.Koide则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店面很小,静静地伫立在电车铁轨边的羊肠小道上,里面只简单地布置着一个玻璃陈列柜,除此之外再没有多余的东西。

在M.Koide买蛋糕的醍醐之味,就是下班的黄昏时分,奔到这处小小的店面买上一块歌剧院蛋糕,不做更多停留,满心只想提着精致点心快些回到家,在自家餐桌上将它打开吃掉,那一瞬间,餐厅厨房都熠熠生辉。

开心果慕斯的好坏能体现出一家甜品店的水平高低。M.Koide的开心果慕斯搅拌细腻,所以是呈白色的,有浓郁却不喧宾夺主的坚果香味,被奶油调和得很好,切开里面则是黑加仑慕斯,酸甜正好,同春天一个味道。

Ecole Criollo

这家店属于法国甜点师Antoine Santos,热爱日本的他现在在日本国内拥有三家店铺和一家甜点教室。Ecole Criollo的芝士蛋糕和巧克力蛋糕都非常有名,太受欢迎以至于最后开设了网络贩卖,在线就可以下单订购。

Ecole Criollo的蛋糕特点是简单明了的好吃。不像太过于现代的创作甜品,上桌之后需要食客思考这道甜品由什么做成,面对起来总有些惶恐。Ecole Criollo的蛋糕“看起来就很好吃”,主厨说“不能立即传达美味的蛋糕,可不是好蛋糕”。 

这块名叫“盖亚”(gaia,地球)的蛋糕简单至极,焦糖和香草配比完美,没有多余的味道,甜味缠绵却又不会太腻,主厨凭借这块蛋糕摘得2009年的甜点大会冠军,可算是他的代表作,本人也说,这大概是他人生中卖得最好的一块蛋糕。

Libertable

赤坂藏着不少好吃的甜品店,Libertable靠近繁忙大路,闹中取静,店面性冷淡却又不会太难进,就算一个人散步进来歇脚也不觉得太尴尬。

Libertable的主厨森田一赖在法国修行多年,除了赤坂的这家甜品店,还在南青山开了间高级法式料理餐厅,很多客人是在餐厅吃了蛋糕之后被圈粉,专门到赤坂来买蛋糕。

这款很有春天气息的蛋糕Grasse由各种红色果实和紫苏奶油搭配,特别又清爽。不喜欢甜食的人也会喜欢紫苏奶油的味道,不刻意谄媚,紫苏叶香味和奶油的红莓酸味尝起来像是走在春天原野里。

Hidemi Sugino

银座上百家甜品店,Hidemi Sugino也许是最值得排队的一家。杉野英实是日本甜品界的代表人物,只在京桥的商业大厦间开了这么一间小小的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甜品店,陈列柜里的蛋糕像是一件件艺术品般精致。这家店的蛋糕们并不是所有都可以外带,有一些必须坐在店里才能吃到,原因无他,鲜度最重要。

午后三点,这里会坐满戴帽子的老绅士和羊毛披肩的银发女士们,不在乎要等上多久,排队本身也是下午茶的消遣一环。

珠穆朗玛峰是店里四款不能外带的蛋糕之一,也是杉野英实作品的味觉顶峰。尝起来如同春日融雪的鲜奶油,精心烘焙的烤杏仁,薄薄一层树莓酱和奶酪糕底将舌尖体验层层铺垫推向顶峰。

French Pound House

如果有想要私藏的甜品店,非这一家莫属。藏在文京区僻静的住宅区里,有着全日本最好吃的草莓蛋糕。

好吃的草莓蛋糕不难做,要做得令人心醉神迷则难于登天。他家的蛋糕像是灵药,不开心的时候就想去买一块,吃完后世界又甜几分。

French Pound House的草莓蛋糕分为“rouge”和“brown”两种,brown是基础的草莓蛋糕,但因为在糕底里加入了米粉,使得口感入口即化,奶油的打发经过精密计算,轻盈却又有存在感;rouge则在奶油里加入了草莓果汁和洋酒,奶油呈现迷人的粉色,因此得名rouge。

Pâtisserie Asako Iwayanagi

春天压轴的甜品店必须是这家位于东急大井町线铁轨边没有明显招牌的混凝土甜品店。美貌与实力兼具,店主岩柳麻子是位超酷的女士,布料织染出身,自学甜点成才,从没接受过甜点学校的训练,品位却好得惊人。

这家冠以自己名字的店铺全由做建筑师的丈夫一手设计,混凝土和玻璃为主,像是甜品美术馆,衬得蛋糕们像是华美艺术品。虽然人们几乎都是冲着每月一换的季节限定parfait来的,不过千万别因为吃饱了parfait就错过蛋糕。

店里的水果都经过严选,质量堪比百货店出售的高级水果,做出来的蛋糕没有不好吃的道理。加上反复试做而得出的最佳配方,复杂精细的口感像是味觉艺术品。

奶油奶酪和法式白奶酪被包裹在牛皮糖里,口感特别,奶香柔滑,切开之后里面裹着应季的水果,三月是高级草莓,四月则会换成黑加仑。整个蛋糕呈球状,保持了芝士里的空气感。切开蛋糕就是春天。

ありがとう!ケーキ屋さん!

甜品店里总是藏了许许多多的故事,从多情的巧克力职人,一心想成为糕点师的乡下女孩,到只有四个帅哥的古董西点屋,做蛋糕和买蛋糕的人都有许多故事藏于心中。喜怒哀乐与诉不出的衷肠都被揉进面粉与砂糖里,最后全都变成了醇厚的甜,奶油与甜味化开,就好像没有什么不能被原谅。甜品店在许多庸碌的普通人心里就像霍莉小姐的蒂凡尼珠宝店一般,似乎带有魔法,推开店门,烦恼能被蛋糕香味涤尽。昨日的烦恼与忧愁,都可以托付给甜品,甜品下肚,吃完又是崭新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