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1

对于米歇尔·康特(Michel Comte)最多的介绍就是他是一位自学成才,1979年被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挖掘,并对当代摄影有着重大影响的时尚摄影师。但1954年出生于瑞士苏黎世的Michel Comte,最早是一位专业的艺术修复师,而十年前,他放下了所有的商业性工作开始将所有精力投入到艺术的创作之中。

2

Yves Saint Laurent, W Magazine 1992

3

Jeff Koons, L’Uomo Vogue 1992

早在三十年前他就开始了记录冰川景观的拍摄。Michel的祖父是瑞士最早的一批飞行员,飞行回来后祖父经常会带回一些从空中拍摄的照片,“那时候山脉上覆盖着厚厚的冰雪,到处都是白色和白色,哪怕是在夏天”Michel描述道。但现在因为全球变暖,冰川消退,雪线不断升高,土地盐碱化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当飞机飞越山脉时,本应看到的白色冰盖早已碳化不见。

4

在山间探险的Michel Comte

“1985左右我登上喜马拉雅山,途中还碰上一队来自中国的科学家,他们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水资源将面临非常严重的问题,现在已经是2018年了,看看我们现在所处的情况!”每年夏天Michel都会花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到世界各地的山川旅行考察,拍下照片,随着照片越来越多雪线逐渐升高的变化也越来越明显。Michel把这些他多次登山探险期间所拍下的500多张照片收录在了他的三卷本出版物《光》中。

5

在罗马的这个展馆中,观众们赤脚坐在展厅里,静静欣赏着作品,Michel很享受这个场景

6

米兰三年展上的作品

2017年11月,在罗马MAXXI美术馆他的系列作品《光》第一次展出,通过雕塑,(录像)装置和摄影等方式探索了环境变化的影响,在展馆外墙屏幕上Michel用声音和影像向观众们展示了冰川融化,山体裸露的过程。冰盖的融化带来了很多问题,碳化的黑色物质渗入到水中后会污染水源,这些水汇入海中里又会造成更多污染。同年在米兰三年展上,展览《黑光,白光》也同期展出。2018年《光-三部曲》来到了中国。

7

创作中的Michel Comte

在展览前Michel在草场地的一间工作室中准备他的作品。“看看我正在做的!”,掀开工作间的帘子上身穿着T恤下身却穿着现代版日式和服“袴”,带着深褐色大墨镜的Michel Comte就开始向我介绍他的新展,参观他正在进行试验的一幅大尺寸的白色盐喷画。

8

蓝色的Michel

就算是全副武装,这些有色粉尘也还是会从细小的缝隙中钻进米歇尔的防护服和面罩里,与其说沾染不如说创作过程中的Michel更像是在无可避免的吞食他们,但他非常享受在这里的创作过程。

9

本次展览包括一件由580件陶器拓片制成的大型装置作品,以及由盐和粉尘制成的颜料所创作的11幅绘画。作为本次展览的核心作品,用了五周制作完成的580件陶瓷作品终于在上周从景德镇的制作室来到了麦勒画廊。这个完全手工完成,此前从未在其他展览中展出,高约2米的大型陶瓷制装置作品,最终呈现将布满画廊的三面墙体,这些有着不同肌理的陶瓷拓片将被从白色过渡到黑色进行布置。

10

为了收集当地材料和准备此次展览的作品,Michel在展前已经在中国工作了几个月之久。在无数次往返于工作间和会客厅跟随着兴奋的Michel看他展示作品后,终于可以和他坐下来好好聊一聊了。

这件580件瓷器拓片的大型装置从白色渐变到黑色,白色和黑色代表着什么呢?

Michel Comte:白色渐变到黑色就如同冰盖逐渐消融,土地开始盐碱化,最终碳化成黑色的效果,我所用到的纯矿物质颜料和盐和碳,也是对这个问题的想法呈现。这些都是用纯天然的材料制作而成。我想模拟冰盖消融土地碳化的天然形成过程,黑色作品创作时我会把碳砚成粉,有时候一件作品要做一周以上的时间,因为过程中可能会有很多失败,但我会不断地尝试。

12

Michel拍摄的土地盐碱化

13

布展现场

Light III延续了冰川消融的主题,但同时不论是作品还是展览形式都不同于前两次展览,本次展览是喜马拉雅山的探险给予你灵感进行创作的吗?

Michel Comte:不只是喜马拉雅的旅行,我的灵感来自全世界。当我去到喜马拉雅山,冰川消融是最大的问题。水是人们的未来,不光是喜马拉雅的雪线,所有山脉的雪线都在升高,山顶土地碳化。从直升机上俯瞰,亲自登山,这一系列的变化会导致优质水资源终将枯竭。 

14

考察中的Michel

在过去的20年里,我到各地旅行考察,把这些山川照下来,但我最终关注的是它的结果,如何让地球回归平静。网上购物也是现代社会给自然环境造成的严重问题。网上购物让很多飞机出现在空中,而它们的飞行产生了很多污染。8年以前我想有600000架大型飞机,而在过去的4年,这个数字翻了一番,因为网上购物,所以现在有36000架飞机每天起飞降落,而这造成的污染将超过人们的想象。 

15

严重的土地碳化

16

《侵蚀》,2018,陶瓷,岩盐,矿石粉末,矿物质颜料,510× 33 × 33 × 10 cm Erosion, 2018, porcelain, rock salt, rock flour and mineral pigments, 510× 33 × 33 × 10 cm

这次展览没有使用人造材料,且全部取材于中国,在中国制造,为什们会在中国选择这些材料?

Michel Comte:我感兴趣的是本地的文化,我在创作的时候就喜欢用当地的材料和当地的团队来合作生活,这样也可以给彼此带来更多的灵感。在中国我有用到景德镇的陶瓷,用到纯手工的宣纸,在这个过程中寻找到了从15世纪就开始使用的一些材料,这种做法也是对本地习俗的尊重。但这并不会就此限制我能找到的材料,比如有些创作对颜色有特殊要求,像中国就不产钴蓝这种原材料,需要从摩洛哥进口。在欧洲我也会用到一些中国的材料,这是我创作的理念。

17

制作拓片的景德镇工作坊

在全球气候变暖的背景下,对中国的影响是什么呢?中国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Michel Comte:中国在最近的三年中做了很大的努力去缓解这种现状。比如在北京种植了更多的树木,通过各种方法去提醒人们我们置身于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在美国自从川普上台后,环境污染相比以前又增多了65%。在中国,我想会有不一样的重大改变,未来的改变将来自亚洲,来自年轻人们。如果我们一起努力去行动,不是一个只停留在说说“我赞同”层面上的行动,那我们将会有更好的生活。

18

所以你在工作之外也为国际红十字工作并建立了自己的非营利组织“米歇尔·康特水基金会”。

 Michel Comte:是的。作为一个艺术家,今人们来到这里参观这些装置作品,看到这些融化的冰川,我想今天的当代艺术是没有边界的,我们有更多的可能性去做很多事情,我们不需要去成为活动家,政治家,我们人类是一个大家庭,每个孩子都应该有更好的未来,每个孩子都有权利享用干净的水源,见到美丽的花朵,认识采蜜的蜜蜂,如果我们的生活里不再有蜜蜂,我们就不再会有食物。感谢上帝让我有机会让人们倾听我的想法,来看我的展览并对它感兴趣。我相信我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改变现状。在世界各地做大大小小的展览,也成为了我与人们交流的一种方式。

19

这是你第一次在中国的工作室工作,有什么不同的感受吗? 

在中国的体验很不同,在景德镇有很棒的匠人进行我所需要的材料制作,这些匠人把他们的家人也接过来帮忙一起工作。我只是一个来自遥远他国的外国人,有的要求对于这些有着丰富经验的匠人也是全新的,他们也很兴奋可以做一些好玩儿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也激发了我新的灵感。这对于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一部分。

20

在这里我有了像家一样的感觉,就算我不会说当地的语言,我也并没有觉得我是一个外国人,经常在这周围走走

看看,我用自己的方式和人们交流,附近的邻居们也非常友好,有时候在路上碰上我的新朋友毛毛也会跟它聊上几句,问它今天过得怎么样啊什么的。

21

Michel镜头下的毛毛

Michel Comte:Light III|光之三

北京 麦勒画廊

2018.5.18-8.10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