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澎湃新闻 作者:程晓筠2018-05-21 08:58

法国当地时间5月19日晚,随着主竞赛单元的各个奖项在电影宫的卢米埃尔厅一一揭晓,为期12天的第71届戛纳电影节落下帷幕。第七次来到戛纳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终于凭借作品《小偷家族》摘得最佳影片金棕榈大奖。美国导演斯派克·李(Spike Lee)凭借《黑色党徒》(BlacKkKlansman)获颁“第二名”评委会大奖,黎巴嫩女导演纳迪·拉巴基(Nadine Labaki)的《迦百农》(Cafarnaúm)获得“第三名”评审团奖。

是枝裕和凭借作品《小偷家族》摘得最佳影片金棕榈大奖。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

特里·吉列姆红毯起舞,粉碎中风谣言

戛纳闭幕之夜的红毯上,唱主角的是主竞赛单元的各个剧组,他们依次在戛纳电影节主席皮埃尔·勒斯居(Pierre Lescure)和艺术总监蒂耶里·福茂(Thierry Frémaux)的欢迎下,进入卢米埃尔厅。此外,歌手斯汀、陪伴妻子尼可莱塔·布拉斯基(Nicoletta Braschi,《幸福的拉扎罗》)前来的意大利著名喜剧演员罗伯托·贝尼尼、刚刚在前一晚出席了“大师班”的加里·奥德曼、担任平行单元评委的阿德里安·布洛迪和本尼西奥·德尔·托罗等具有全球知名度的嘉宾也都收获了红毯两旁影迷最热情的欢呼。

不过,最受瞩目的“集团”还是凯特·布兰切特领衔的主竞赛单元评委会,包括中国台湾演员张震、美国导演艾娃·德列约、法国导演罗贝尔·盖迪吉昂、布隆迪音乐人Khadja Nin、法国女演员蕾雅·赛杜、美国女演员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加拿大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以及俄罗斯导演安德烈·萨金塞夫在内的全体成员悉数亮相。

《杀死堂吉诃德的人》剧组在红毯上。

而最活跃的要算压轴走过红毯的闭幕片《杀死堂吉诃德的人》(The Man Who Killed Don Quixote)剧组。虽然在媒体场放映后,这部花费二十年拍摄的影片获得的评价并不尽如人意,但这显然没有影响导演特里·吉列姆当晚的兴致。他和亚当·德赖弗、欧嘉·柯瑞兰寇、萝西•德•帕尔马、斯特兰·斯卡斯加德等演员携手走过红毯。78岁的吉列姆兴奋地拉着西班牙著名女演员萝西•德•帕尔马翩翩起舞,用实际行动粉碎了之前关于他急患中风的谣言。看来他的身体完全可以应付接下来关于影片版权归属的新一轮诉讼。

五次入围主竞赛,是枝裕和终获戛纳肯定

如同去年的《方块》最后意外胜出一样,今年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也算是爆冷摘金。因为从映后口碑来看,韩国导演李沧东的《燃烧》(Burning)、土耳其导演努里·比格·锡兰的《野梨树》(The Wild Pear Tree)都要高过前者。而《燃烧》还在前一天拿下了费比希影评人奖。

从2001年第一次凭借《距离》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今年是是枝裕和第五次获得该单元的提名,也是他的作品第七次来到戛纳(2009年的《空气人偶》和2016年的《比海更深》入围“一种关注”单元)。然而,他此前不仅没有拿过一个表彰电影的奖项(金棕榈、评委会大奖、评审团奖),连最佳导演、最佳编剧的单项奖也没有一个。唯一的荣誉是2013年凭借《如父如子》在天主教人道精神奖中被特别提及。

这次的《小偷家族》聚焦一个日本社会底层的不依赖血缘而组建的家庭。他在媒体发布会上谈到,虽然这部作品看似延续了他一以贯之的主题,但其实自己是希望有所突破:“我这部电影其实没想过要拍家庭,我想的是拓宽出去,视角比家庭更广一些。我要表现的是家庭与社会之间的摩擦。”

就我个人来看,《小偷家族》的确是是枝裕和近年最出色的作品。至于是否配得上金棕榈,就算不和李沧东的《燃烧》相提并论,而与导演之前的入围作品纵向比较,还是稍逊于《距离》和《无人知晓》。只能说,这部作品确实契合今年主竞赛单元各位评委的欣赏取向。

斯派克·李的关于三K党的《黑色党徒》拿下评委会大奖

然而,《小偷家族》还不是评选结果中最让人大跌眼镜的,美国导演斯派克·李的关于三K党的《黑色党徒》拿下评委会大奖才更让人意外。影片本身水准不低,但其政治宣教的意义更大,联想到今年评委会中有两位非裔,也难怪媒体会在颁奖礼之后的发布会上以此开炮。

“斯派克·李的确拍了一部标准的关于美国危机的电影,但我们所有评委其实都与它所说的故事有关联。”布兰切特辩解道。随后,非裔导演艾娃·德列约情绪激动地补充说:“作为一个看过斯派克·李每一部作品的人,这部作品的丰富性令我惊叹,但我还是乐于聆听其他评委的意见。从这些伙伴那里,我学到很多东西。”

《迦百农》导演纳迪·拉巴基领奖

至于获得评审团奖的《迦百农》,这部作品的确深刻揭露黎巴嫩当地非法移民的生活惨状,选用儿童演员来出任主角,也更容易打动人心,但其中有些情节设置有过于刻意之嫌。

年轻的意大利女导演爱丽丝·洛尔瓦彻(Alice Rohrwacher)凭借《幸福的拉扎罗》(Happy as Lazzaro)获得最佳剧本奖,这是她继四年前凭借《奇迹》获得评委会大奖后的第二座戛纳奖杯。与她分享这一荣誉的是无法现身颁奖典礼的伊朗导演贾法·帕纳西的《杀伤面孔》。

女导演爱丽丝·洛尔瓦彻

在所有评选结果中,最没有争议的要算表演类奖项。《犬舍惊魂》(Dogman)的男主角、意大利演员马切洛·丰特(Marcello Fonte)从他的同胞罗贝托·贝尼尼手中接过了最佳男演员奖杯。最佳女演员则花落俄罗斯影片《小家伙》(AYKA)的哈萨克斯坦演员萨玛尔·叶斯利亚莫娃(Samal Yeslyamova)。

凭借《犬舍惊魂》获得最佳男演员奖的马切洛·丰特 

此外,评委会主席凯特·布兰切特宣布将特别金棕榈奖授予并未到场的让-吕克·戈达尔,表示他是一位“不断定义并且重新定义电影是什么的艺术家”,今年的入围作品《影像之书》(The Image Book)“让我们流连,又令我们感到困惑、挫败、挑衅、愤怒、兴奋,最终影响了我们欣赏其余入围影片的视角”。五十年前,戈达尔阻止了戛纳颁发包括金棕榈在内的所有奖项;五十年后,他又被授予一座特别金棕榈。或许,这对于连奥斯卡都不屑一顾的戈达尔本人而言,没有什么意义,但对于戛纳来说,还是别有意趣。

#MeToo成电影节最热话题

今年戛纳电影节难逃正如火如荼对的#MeToo运动。

早先,电影节尚未开幕,就宣布要在举行期间开设热线电话,鼓励受到性侵的女性踊跃举报人渣;在开幕伊始的评委会媒体见面会上,今年的主席凯特·布兰切特被问到最多的也是此类问题;电影节期间,更有82位女性电影人一同走上红毯,抗议入围戛纳的女性电影人的匮乏;就连担任评委的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在出席红毯首映礼时,因为鞋跟太高无法步上影厅的阶梯而脱下高跟鞋的行为,也被媒体会意为是抗议戛纳过去要求女性在Gala首映之夜一定要穿高跟鞋的荒谬政策;当年通过《低级小说》在戛纳咸鱼翻身的约翰·屈伏塔难得来开个大师班,也要谈到这项运动。而最劲爆的一幕则是出现在了闭幕典礼上。

担任最佳女演员奖颁奖嘉宾的意大利女星艾莎·阿基多直指戛纳曾是韦恩斯坦的猎艳胜地,而现场还有漏网之鱼。

担任最佳女演员颁奖嘉宾的意大利女星艾莎·阿基多(Asia Argento)当着现场3000多名电影业界的精英,说出了一段令她难以释怀的往事:“1997年,我在这里,就在戛纳,被哈维·韦恩斯坦强奸了。那年我21岁。这个电影节过去就是他的猎艳之地。我希望在这里,哈维·韦恩斯坦今后永远是不受欢迎的。他将生活在耻辱之中,被曾经拥抱他并为他掩盖罪恶的电影圈所唾弃。纵使在今晚,在座的各位中,仍然有一些人要为不应该被这个行业容忍的行为负责。你们知道我说的是谁,最重要的是,我们知道你们是谁——我们不会再允许你们继续逍遥法外。”从她的发言不难看出,#MeToo运动还会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事实上,#MeToo运动不仅是戛纳场内场外的最热议题,甚至不免让人猜测其对评选结果的影响——今年入围主竞赛单元的21部作品中,有三位出自女性导演之手(爱丽丝·洛尔瓦彻的《幸福的拉扎罗》、纳迪·拉巴基的《迦百农》和伊娃·于颂的《太阳之女》),最后有两部拿了奖,创下近年之最。

中东地区强势崛起

相比社会热点#MeToo运动,另一项与电影本身更近的话题却乏人问津。

今年入围主竞赛单元的21部参赛片中,分属六个地区。

素来是艺术电影丰产区且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优势的西欧地区,照例是入围最多的,共有七部(《人尽皆知》、《喜欢,轻吻,快跑》、《影像之书》、《幸福的拉扎罗》、《开战》、《犬舍惊魂》、《刺心》)。

有五部作品在中东拍摄而成。其中,既有女性导演的作品——来自黎巴嫩的纳迪·拉巴基的《迦百农》和法国导演伊娃·于颂(Eva Husson)的《太阳之女》(Girls of the Sun),也有新人导演——从英国回到故乡埃及拍片的A. B·舒基(A.B Shawky,《审判日》),还有身处困境中的老导演——被限制出境、限制拍片的伊朗导演贾法·帕纳西(Jafar Panahi,《三张面孔》),以及声名在外、树大根深的土耳其导演努里·比格·锡兰(Nuri Bilge Ceylan,《野梨树》)。

屈居其后的是东亚地区,包括戛纳常客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和中国导演贾樟柯的《江湖儿女》,以及李沧东时隔八年的新作《燃烧》,还有初征“欧洲三大”的日本青年导演滨口龙介的《夜以继日》。

而全球电影产业最发达的美国,今年入围影片的数量相比去年腰斩,仅有两部——斯派克·李的《黑色党徒》和大卫·罗伯特·米切尔(David Robert Mitchell)的《银湖之底》(Under the Silver Lake)。

凭借《小家伙》获得最佳女演员奖的萨玛尔·叶斯利亚莫娃

俄罗斯与美国打成平手,也有两部作品,分别是基里尔·谢列布连尼科夫(Kirill Serebrennikov)的《盛夏》(Leto)和谢尔盖·德瓦茨沃伊(Sergey Dvortsevoy)的《小家伙》(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等多国合拍)。

导演保罗·帕夫利克夫斯基领奖。

再加上来自中欧波兰的导演、保罗·帕夫利克夫斯基(Pawel Pawlikowski)的《冷战》(Cold War),构成主竞赛单元的完整入围片单。从中不难看出,如今艺术电影的创作在世界各地的发展正变得越来越平衡,尤其是过去被认为是“电影沙漠”、如今还是冲突不断的中东地区的崛起,更是让人欣喜。而最后评奖结果的“雨露均沾”则进一步佐证了这点。

加斯帕·诺的争议之作《高潮》获“导演双周”最佳影片

平行单元:加斯帕·诺争议新片《高潮》夺“导演双周”大奖

在戛纳的平行单元中,今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适逢五十大寿的“导演双周”。一贯作风大胆的阿根廷导演加斯帕·诺(Gaspar Noé),凭借激荡怀旧情愫(影片背景设定在1990年)的《高潮》(Climax)摘得“导演双周”最佳影片奖。影片主要呈现一个舞团如何把排练变成一场光怪陆离的嗑药盛宴。如同他的前作《不可撤销》、《遁入虚无》、《爱恋》,这部作品照例获得影评人两极的评价。

半世纪前,包括特吕弗、戈达尔等法国年轻导演不满戛纳电影节越来越商业的作风,不但搅黄了那届戛纳,还设立了“导演双周”以示抗衡。半世纪后,这个由法国导演协会主办的单元,早已成为戛纳电影节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法斯宾德、赫尔佐格、大岛渚、马丁·斯科塞斯、吉姆·贾木许、迈克尔·哈内克、斯派克·李、达内兄弟、李安、索菲亚·科波拉等导演都是从这个单元走向世界影坛。而去年这个单元的获奖作品是中国导演赵婷的《骑士》。

“导演双周”素来偏爱具有探索精神、挑战创作边界的作品。以此来看,加斯帕·诺的《高潮》今年拿奖似乎并不应该让人意外。诡异的是,这一单元通常用来鼓励尚未在电影界建立声名的导演。而现年54岁的加斯帕·诺今年已经是第六度带着作品来到戛纳,纯属老骥伏枥。他在戛纳的入围轨迹更是如过山车一般,从“影评人周”跳跃到主竞赛单元再回到“一种关注”,如今又来到“导演双周”。但这也说明了他对戛纳确是真爱,今年能拿到“导演双周”大奖,也算是戛纳对他的爱的回馈。

而中国电影人这次在戛纳的最好成绩是在专门面向电影学校学生的“电影基石”单元中,上海戏剧学院毕业生申迪的导演作品《动物凶猛》荣获二等奖。此外,在短片单元中,中国导演魏书均的《延边少年》被特别提及。

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完整获奖片单:

最佳影片金棕榈奖:《小偷家族》 是枝裕和

评审团大奖:《黑色党徒》 斯派克·李

评委会奖:《迦百农》 纳迪·拉巴基

特别金棕榈:让-吕克·戈达尔

最佳导演:保罗·帕夫利克夫斯基 《冷战》

最佳剧本奖:爱丽丝·洛尔瓦彻 《幸福的拉扎罗》

贾法·帕纳西 《三张面孔》

最佳女演员:萨玛尔·叶斯利亚莫娃 《小家伙》

最佳男演员:马切洛·丰特 《犬舍惊魂》

最佳长片处女作(金摄影机奖):《女孩》

参照评奖结果,不妨再来看一下21部主竞赛单元参赛片在IMDb上的打分排名(由高到低,满分10分):

《野梨树》 9.6

《燃烧》 8.1

《冷战》 8.1

《犬舍惊魂》 7.7

《迦百农》 7.7

《人尽皆知》 7.5

《小偷家族》 7.5

《盛夏》 7.3

《影像之书》 7.1

《幸福的拉扎罗》 7.1

《三张面孔》 7

《江湖儿女》 6.8

《审判日》 6.8

《喜欢,轻吻,快跑》 6.8

《开战》 6.8

《银湖之底》 6.8

《黑色党徒》 6.3

《小家伙》 6.0

《夜以继日》 5.7

《刺心》 5.7

《太阳之女》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