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满脑子甜蜜的幻想

使我同别人

全都疏远

因而我独自浪迹天涯

经常神思恍惚,忘乎所以

寻找我避而不见的她

我见她如此姣美地走过

我的灵魂战栗

而不敢飞向她

她,发出阵阵叹息

象在保卫自己

她是爱情之敌,也是我的冤家

哦,如果我没错儿

我在她高扬而阴郁的

眉间,看到一丝怜悯的光芒

使我那颗忧伤的心豁然开朗

于是我又振作精神

我正想

在她面前冒昧地作一番表白

可要说的话太多

竟不敢启齿把话儿讲

——《满脑子甜蜜的幻想》 彼特拉克

来自丹佛的艺术家Caleb Hahne 受到John Baldessari、Clyfford Still和 Henri Matisse(自行百度人名)的启发,通过在具象绘画上添加柔和色彩的斑点色块,探讨了具象绘画和抽象的标志性之间的张力。

打开自己,构筑新生,一次又一次。即使你没发觉,但前进就是破开原有的自己。自己情绪酿的酒灌醉自己。打开自己后也便没了通常存在的意义,万物新生都与自己无关,重要的是解构肉体后,灵魂之内能释放出取悦自己的因子,那便是每次的新生。

Justin Mays,来自美国的设计师和动画师,非常喜爱这组拼贴。谈到拼贴我又会想起最爱的塞尔维亚艺术家Becha,相比于Becha,Justin更像美国文化的流行和时髦。

“运动感”往往是一幅作品的重点,拼贴效果让空间有了层次,加上背景的过度底色,更让视觉中心漂浮不定,能让静态作品看上去是运动的这也挺牛的,也就是他会被大众喜欢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