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玉器

春夏秋冬,花开花落。然而在令人雀跃或惹起惆怅之间,却有一种长盛不败,并且不随时光凋零的玉石芬芳——翡翠飘花,恍如皎月星空下飘逸舞蹈的云彩,或虚或实,或散或聚,没有多少规律,始终灵动迷人。

飘花,即翡翠上细点、丝带、条纹、水草等呈散开状的色形,并零散、无规则分布于底子的不同位置上,好似一帧帧梦幻的影像,将翡翠的天性演化出古典诗词的浪漫意境,颇受青睐。

飘花的形状着实精彩,顶好的,脉络轮廓清晰、花形有条理、不混浊模糊,颜色浓淡适宜,具有质感光效,能够恰如其分地表现翡翠飘花源于自然天性的一面。飘花图案多非单一存在,而是组合出现,往往巧妙描绘出一副别致画卷,柔美平顺的更显格调。

飘花就色彩价值而言,绿为佳,碧雅脱俗,娇艳欲滴,蓝次之,清新怡人,温文尔雅,也有红、黑等各得其美,绽放于种内的比之浮于表面者要更添几分灵秀。飘花之颜缤纷丰富,却又不失含蓄大方,像一个可爱精灵,为翡翠平添生动美感,更显玉石之通透不凡。

底子当然重要,种水细腻结构密实无纹无裂者,飘花完美。玻璃种集天地精华及后天雕饰,神韵气质都独占特色,亲切低调却显高贵惊艳于无言之间;冰种色泽内敛质感舒适翠色温润,纯净晶莹而时尚大气;冰糯种秀丽迷幻,色彩越接近正阳绿和天蓝色越好。

飘花,实质上就是一种附加价值——不能决定全部却能增彩不少,是对翡翠的锦上添花。翡翠讲究“浓、阳、正、和”,所以飘花之美,用在手镯、花件、吊坠等饰品之上,多能擦出奇特火花,韵味非常,而比如人物的面部一般要求底色纯净凝粹,若用此质地,则容易弄巧成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