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拍卖

Philip Johnson设计的洛克菲勒公馆是该建筑师的私宅力作中保存最为完好的作品之一,位于曼哈顿市中心,样貌古今如一。

Philip Johnson设计的洛克菲勒公馆

在我们所处的年代,大概空间就是我们不容置喙的地位象征。显然,在纽约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这所不修边幅的地产如今必定是昂贵得超乎想象。(即便是在过去,它也是价值连城。2000年,这所公馆以1,116万美元的高价出售给一位匿名买家,当时其每平方英尺售价已经创下了纽约房地产历史新高)。

2005年,大卫·洛克菲勒、Happy Rockefeller与布隆伯格市长在现代艺术博物馆37周年晚宴及大卫·洛克菲勒90岁生日宴会上。

在艺术方面,大卫·洛克菲勒的母亲艾比,恐怕拥有更大的名气。她也钟爱亚洲艺术品,不过更青睐佛教艺术,在12号房子的一个房间中,专门用来陈设佛像,大卫他们称之为“佛教屋”,“里面有许多佛像和观音像,屋子里的灯光调得很暗,整个屋子弥漫着浓郁的焚香味道。”

洛克菲勒之名家喻户晓,他拥有太多身份,首先是个银行家,却因这个身份成为一个国际活动家。与热衷于政坛的兄长不同,虽然大卫与基辛格、老布什是好友,但却拒绝了卡特和尼克松总统邀请他出任财政部长。违背祖父遗训写自传的时候,他谈到,“我就是突然想到我这辈子还挺有趣的”。

小约翰在纽约的家,钢琴上方可见西班牙画家戈雅画于18世纪末的肖像,这幅画后来被伊夫·圣罗兰收藏,如今收藏在卢浮宫。虽然对于洛克菲勒这样的家族来说,这住宅算不上豪奢,不过也没几幢宅子里能有自家的私人医院

大卫·洛克菲勒与热爱艺术的母亲十分亲密,母子两人在品味上也很相近。大卫的回忆录里说过:

美丽的事物在她(母亲Abby)手中好像活了过来,好像她的欣赏能为之带来特殊的气息……我从她那里学到的,要比从艺术史家、策展人那里学到的都要多,他们多年里都在跟我讲技术性的知识。

——大卫·洛克菲勒《回忆录》

父母爱好并收藏艺术与古董,对大卫这些孩子而言是最好的启蒙。不过大卫自己的艺术收藏并没有很早开始。

大卫的办公室里长年挂着这一幅静物画

祖父老约翰留下一个信条广为人知,那就是财富要回赠社会。小约翰与妻子Abby通过收藏与慈善,成为美国艺术文化界的强大助力。Abby不仅是著名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创立人之一,她的收藏品也捐赠给多个艺术机构。这种慈善传统也被大卫和他的兄长、姐姐所继承。

MoMA的雕塑园就以大卫母亲Abby命名,大卫的生日会及慈善晚会也曾在这里举办

母亲过世后,大卫将她收藏的现代艺术作品大量捐给MoMA,母亲的亚洲佛像、古董捐给了亚洲协会(Asia Society)。他长年大力支持博物馆,后来更成为了MoMA理事会主席。

对他来说,这次午餐是一生难忘的。大卫后来在自传里说,当他告诉毕加索,母亲在战前就开始收集他的素描作品,这艺术家显得很高兴。但这还不是他个人收藏正式开始的时候。

大卫在美国大峡谷找到的甲虫,大量昆虫标本藏品在他过世后将捐给母校哈佛大学

不过,大卫可能天生是有“收藏癖”的。他自幼喜欢甲虫,外出时总是随身带个装虫子的小罐,就希望遇到甲虫时能及时逮住。这个习惯他一直保持到垂暮之年。

大卫是第一位被周恩来总理接见的美国商人(1973年)。大卫说甚至是出国的时候他也带个小罐子。不过那时候能到中国见政要可是意义重大,他有没有带上个罐子,小编就不知道了。

大卫在第一大通曼哈顿广场的办公室装饰风格简练单纯,但却有不少艺术品

1956年至1961年,在大卫的支持与推动下,大通银行兴建起第一大通曼哈顿广场(One Chase Manhattan Plaza,如今叫自由街28号)。

MoMA第一任馆长阿尔弗莱德·巴尔在毕加索的《格尔尼卡》前,他是现代艺术研究领域的重要人物

大卫觉得,用现代艺术来妆点大楼是最合适的,于是特意去找MoMA当时的馆长阿尔弗莱德·巴尔(Alfred Barr)详谈,更邀请当时最好的艺术专家组成专门小组,为购买艺术品准备了50万美元,后来经费上涨到100万,在当时,这笔钱足够买到很多名家作品。

第一大通曼哈顿广场楼下的法国艺术家杜布非巨型作品《四棵树》,是大卫在1969年委托艺术家创作的。

虽然大卫认为摩天大楼与现代艺术更配,但同事在自己办公室里摆些18世纪古董,他也没有意见,就是在自传里唠叨了两句而已。

大卫自己的办公室里也可以看到佛教主题的雕塑

在为大通购买艺术品的时候,大卫在如今人们认为还很新鲜的“企业艺术收藏”这一领域,成了一位拓荒者。他和他的专家组为银行员工带来艺术的滋养,而他开创的企业收藏机构,如今已经成为世上最成功、最前卫的一个。

1960年代的第一大通曼哈顿广场,环形落地窗外有日裔艺术家野口勇的作品。这座大楼如今已被中国复星国际买下

他们的第一批个人收藏是从法国画家皮埃尔·博纳尔(Pierre Bonnard)、雷诺阿等人的作品开始的。

大卫生前在家中接受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策展人的采访,可以看到室内挂着多幅现代艺术名家的作品

不过作为洛克菲勒家的人,大卫在慈善方面的考虑也是理性的。2007年,大卫把珍藏了快50年的罗斯科画作送到苏富比拍卖,成交价达7284万美元。

大卫与罗斯科作品《White Center(Yellow, Pink, and Lavender on Rose)》,当初他用不到1万美元收藏了这幅作品

人们问他为什么不捐给MoMA时,大卫说:“他们已经有那么多罗斯科作品了。我可以用这些钱做点别的。”

大卫在纽约上东区的家中摆着他收藏的艺术品和古董。他不喜欢很多激进的当代作品,更爱在自己家里与这些色调优美的绘画待在一起。不过他也说过,他对很多当代艺术的评价可能是偏低了

大卫遵循家里的传统,不像很多富豪那样过分奢侈,也不像一些人有几段婚姻。他周游列国,热心工作;他延续母亲对艺术的爱好,在慈善方面十分慷慨。违背洛克菲勒家族祖训的事,他可能就做了撰写自传这一件。

这本《回忆录》在2002年出版

所有这些曾赋予我与佩吉无比愉悦的藏品,终于能再度与世人分享。如同它们陪伴我们过去数十载一样,我们希望它们将会带给新藏家同样的满足与欢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