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图片1

2011-布面油画,160×200 厘米 / 63×79英寸

“欧洲国家有些东西已经腐烂了。”

欧洲当前的情势可借用莎士比亚戏剧中哈姆雷特面对父亲鬼魂痛苦呼嚎时的话来描述。事实上,我们的父辈所发起的伟大的“泛欧洲运动”到底留下了什么?一个没有灵魂与信仰的官僚行政机构,不断增加的成员国,且成员国中越来越多公民不认可他们自己。

如果对希腊---欧洲与西方文明的摇篮---的金融与经济支持,在欧盟较富裕地区引发了一场激烈辩论,那么欧洲的合作就太不堪言了;如果右翼政党通过煽动敌视外国人、提出关闭边境、放弃欧盟货币就能赢得支持,那么欧洲的身份也就非常尴尬了;如果有很大一部分公众舆论拒绝俄罗斯在欧洲发挥作用,那么对欧洲地理和历史理解也就非常浅薄了。

从将要成为世界强国的中国角度看,欧洲在地图上只是一个小点,没有确定的身份。组成这个非实体的小国,对中国人来说无足轻重。而且在这些小实体国中,正在赢得支持的政治运动提出来返回到更小的实体,从而完全失去意义。

五百年前,欧洲重新创造了世界。在政治动荡和经济困境之际,文艺复兴开启了欧洲和西方世界的黄金时代。文艺复兴催生了现代主权国家的产生,基于审美感和艺术统一文化的出现,及人本主义思想的形成。文艺复兴带来了中国发明,并基于最高立法者所提出的犹太-基督教“自然法则”理念,将其转化为新科学进步(当今中国已扭转这一进程)的武器。

这些都在向当今的欧洲昭示,只通过解决温饱问题无法建立具有共同命运的政治实体。我们需要灵魂的参与,从而赢得精神与人心。我们必须基于欧洲最好的艺术、科学和精神,建立一个清晰的爱国主义形象,一种人们容易理解并喜爱的形象,实际上就是一种新的“欧洲之魂”。利用雕塑“欧洲”,为建设“欧洲之魂”,建立一个对有兴趣参与欧洲复兴的所有欧洲人都开放的联盟而做出贡献。

欧洲当前所乘的白色破浪代表了着我们大陆的动荡历史。白浪取代了教父宙斯---在较早神话传说中以伪装的白牛表现---代表了欧洲过去与未来的一个重要元素:海洋。站在浪尖上看似脆弱的女性坚定地掌舵驶向希望的海岸,驶向一个崭新的欧洲。自天上晶体五颜六色的光芒将雕塑照料,它们代表了我们信仰的意象。

对于陀思妥耶夫斯基来说,“欧洲是可怕而神圣的”。让我们尽一切努力让她不再可怕,但更加神圣,使她再次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绕着我们已经纠缠其中的扭曲时间或球体跳舞的洛里斯(Lollys),在提醒我们解决人类自身问题的时间已经到了,让我们希冀欧洲可再次拯救人类。如果不能,我们的脸上不久将不会绽放灿烂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