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资讯

2011-布面油画,160×200 厘米 / 63×79英寸

阿尔贝·加缪谈到荒诞派这个孤独的英雄时说道,“你定会想象科林斯王是满足的,不断地推石上山足以充实这个男人的内心”。

从这个角度来看,一次又一次地将一块巨石推向陡峭山坡的顶端,在科林斯王即将到达时又滚回山脚,这种惩罚在物质层面是有积极意义的。但安娜认为,为生命赋予意义,仅仅日复一日的为生存而挣扎是不够的。还需要爱我们的家人、朋友以及所有能够给我们希望,实现永生的事物。

科林斯王和他的家人攀爬那座陡峭的高峰,在走向天堂的道路上孤身一人:“心神没有属性,没有限制,四处散发光明。”加缪看出,可能我们艺术家在生活中享有特殊恩典。他说“只有保持我们的心神,才能创造生命长存。”考虑到对于他来说,“心神比生活更重要”,我们视创作为人类境况的精华。

我们的心神带领我们超越显而易见的荒谬,赋予我们存在的意义。阿尔贝·加缪的《我的科林斯王神话》是安娜在这个国家定居40余年间的第一本法语书,它一直影响着安娜的生活和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