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资讯

2013–布面油画, 200×150厘米/79×59英寸

“如果没有艺术家以身涉险,就没有伟大的艺术。”诗人雷纳·玛丽亚·里尔克曾有言。

里尔克的名言也可以被形容为“创造即受难”,而安娜要说的是,她对此深有感触。在安娜的一生中,有过好几次与死亡的密切接触,或疾病,或事故。但每一次,她都能够击败死亡的阴影。她还年轻。

现在,当安娜再次步入迷离之境,便造出了这朵蒲公英花,来作为身体脆弱性的象征,也就是人们极端的脆弱性。只需轻轻一口气,人们便消散在大自然中,就像这絮球的种子一样。 人们的物质外观正在消失,思想的幻象使人们的存在得以幻象,证明人们存在的“黏土”,即为内在灵魂作衣装的肉体正在回归上帝。人们的“生命之树”变成了一具血色骷髅,灵魂消逝了,而种子、创造物则得以留存和繁衍。

在古老的传统中,在一个人的俗世生活结束时,“天国之门”会被提问:“你为何没有发挥自己的潜力?”在剧作家Hugo von Hofmannsthal的作品《Jedermann(每个人)》中,这是拷问一个人良心的时刻,并且那一刻也能找出究竟是谁来愿意陪伴我们踏上最后的旅程。 对安娜来说,答案绝对是她的作品,以及陪伴她五十年的伴侣的爱。

纵观人生,灵魂通过我们的良知来评估每一项选择,以确定一项行为是否会使我们离大道归一更近抑或更远,大道归一方为人生的终极乐趣,达到这种完美的最可靠手段就是爱。据《圣经》记载,上帝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想与其建立相亲相爱的关系,我们应该首先爱人类的其他成员,毕竟人类都是以上帝的形象被造出来的。老子则用这样的话来表达:“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告诉我们,能量和物质实际上是同一实体的两种不同形式(E = mc2),使我们幸存下来的能量,充满了安娜的斗篷,这便是良知和爱的象征。当安娜的能量随着年龄消逝,她清楚地看到它重新出现在这“外衣”里,以及她的其他绘画和雕塑中。日日扑在“外衣”上工作,一晃就是四年,安娜简直无法想象。能量转化为物质对她来说就是宇宙的心跳,一种通过我们的爱而保持活力的运动:对上帝、对自然和对人类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