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1

2013年 - 布面油画,160×150厘米/ 63×59英寸

“吾乃始与终,代表着开始和结束,万能的主说。”《启示录》第一章第八节

Orgoglio或Superbia是天主教道德教义中七宗罪之骄傲的负面含义,这是企图以任何代价攻取与他人相处中的优越地位,是自我的终极表现,这种自大摧毁了灵魂。这幅画中的鸟无可非议,是把它的姿势解释为骄傲。人类很容易因财物及其他所谓功绩而忘乎所以,那些让人们忘记了的极度脆弱,直到被命运打击的那一天。

安娜有过亲身经历,人们是如何透过严重疾病和重大事故从根本上改变的看法。但她无法用语言描述这样的精神状态,就像她的朋友,高美奖获得者菲力浦·波佐·博尔戈在他的作品《第二次呼吸》中所使用的优美语言,作品中的真实故事启发了电影《触不可及》。菲利普来自一个古老而富有的法国贵族家庭,他拥有常人一生所希望的一切,他乘滑翔伞越飞越高,直到有一天命运打击了他,使其完全陷入沉默和痛苦中。静默来临,意识开始主导。残疾和疾患会使身体骨折并损坏,但在面对死亡时,他们也会以希望的形式释放生命的气息,而这希望也会源源不断地得以补充。当你正确呼吸时,你会发现自己的第二次呼吸。马拉松选手擅于捕捉第二次呼吸,这是一种恩典。在出事之前,安娜一直在努力呼吸了四十二年。人们都让匆忙窒息了自己,总想成为最好的、成为第一名。

当你所能见的范围超越尖叫声、打气加油的窃窃声、等待下一位乘客的消毒床时,你便能意识到人类是由死亡的阴影和他们的呻吟所组成的。你发现以前有过,以后还会有,古人分享过我们的世界,来世则由那些在我们之前来到的人居住着。希望是引领我们走向回忆的桥梁,是那些跨越心灵顶峰走向永恒的闪闪发光的拱桥。

当菲利普心爱的妻子比阿特丽斯香消玉损时,他告诉他的父亲:“我看到了基督,他对我说用我的外衣擦拭你的嘴巴,其布料将消除所有的罪恶,把你自己裹在我柔软的外衣里。”

安娜希望她的《心灵的外衣》能够给每个人带来安慰和温存,以寻找各自的内在自我。不是在“Orgoglio”中的自我,而是一种安静的心态,像斯宾诺莎那样信仰神明,神现身于宇宙的有序和谐中,并让我们接受和忍受我们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