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图片3

2013年–布面油画, 200×150厘米/79×59英寸

“人的真正价值主要取决于他从自我中获得解放的程度和意义。”——阿尔伯特·爱因斯坦。

斯图尔特·兰斯利描述了今天的生计危机与经济不稳定和不平等飙升交织在一起,这是在工资暴跌和利润份额上升的驱动下导致的财富日益集中于少数富豪阶层的结果。这不仅导致了穷人生活无以为继,也导致了富人无法得到生活的满足感。亚伯拉罕·马斯洛是最早接受亚里士多德的满足思想的心理学家之一,人类基本的需求,如饥饿、口渴和温暖、安全和保障、爱和归属,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满足之前,我们天性中最美好的部分是不会表现出来的。人到无求品自高,我们可以通过崇高和无私的原则、信念和价值观来激励自己。

简而言之,我们可以最充分地表达我们的良知。那么,为什么只有这么少的特权富豪赞同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观点呢?生活在赤贫中的圣弗朗西斯当然不是每个人的理想,但丁·阿里吉耶里的《神女喜剧》中的地狱誓言,表现为圣人与贫困女神的婚礼;安娜已经把这个场景转变成安装阿西西的圣弗朗西斯修道院的雕塑。正是在这里,圣修院和大教堂的修道院院长鼓励安娜按照圣弗朗西斯的话把《心灵的外衣》雕塑变成一个冥想的空间,在没有神圣的礼拜场所的情况下,我们应该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祈祷和冥想的空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拱形雕塑逐渐成为我们良知的全球象征,提醒我们圣弗朗西斯的基本价值观:对所有其他人的友谊和爱,尊重自然,承认所有生物与人类的共同起源和平等性。新教皇在历史上第一次选择了圣人的名字,这是我们时代的一个强烈信号。通过这样做,他为我们所有感到需要“以心灵空间的名义”进行重大改变的人们创造了巨大的希望和期望。

高美奖得主托尼·朱尼珀在其开创性的著作《大自然为我们做了些什么》中,提醒人们圣弗朗西斯与自然世界的精神联系,他相信创造是来自上帝的神圣恩赐。但是,几个世纪以来,基督教和其他主要信仰都偏离了这一观点,将自然看作是人类物质资源的集合体。改变方向,回到教皇弗朗切斯科支持的圣弗朗西斯理想,可能对全球和人类的未来会产生决定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