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图片1

2012年—布面油画,150x200cm/59x79in

圣雄甘地说:“我们所做与我们所能做之间的差异,足以解决世界上大多数的问题。”

在进行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观察之后,圣雄甘地说,人类具有一个要去挥霍的天性。在甘地长皮沙发上舒适趴着的那条狗,就是被甘地称为“一个无节制社会”的完美而真实的写照。他解释说,如果没有对我们挥霍的天性进行制约,我们就会痴迷于对欲望的满足,在追逐所取得那些满足时,我们就会挥霍的更多。

在现今这个世界,肥胖者和狗的数量已经超过了营养不良8亿人的数字,并且我们还在不断地盲目而拼命地追逐更多、更多。去购买大量不必要的货物和挥霍掉大部分的食物,而不是吃掉它们(约三分之一)是产生增长和提高国民生产总值或GDP的有效方法。同时我们正在越来越远离真正对我们重要的东西;大自然已成为了一个遥远的梦,就像沙发上趴着的那条狗,看到的只是这幅画里面假的树木。

所有这一切的发生均源于我们用一个片面的、物质主义的观点来看待世界上的事物。据估测,大自然所提供服务的价值是全球GDP的两倍,而我们的统计数字对此并没有纳入进行任何计算。罗伯特肯尼迪对此种现象做过完美的描述,他说:“GDP测算了一切,唯一没有测算的就是对生命有价值的东西”。

难道你不认为这条狗待在农村里将比待在甘地的长沙发里更好吗?难道我们不应该改变算法去衡量生活的质量而不是数量吗?难道我们不应该去更加注重与大自然和社会环境和睦共处的持久性、可持续性和一个总体幸福感吗?而不去大量堆积消费物品,直至多到把我们淹没为止。我们又该怎样去衡量幸福与关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