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图片2

2011年-布面油画,160×200 厘米 / 63×79英寸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把无限放在你的手心,一刹那便是永恒。”——威廉·布莱克

天文物理学家郑春淳 (Trinh Xuan Thuan)在其精彩著作《量子与莲花》(Le Cosmos et le Lotus)中向我们表明:“我们都是星星的尘埃,我们与动物和植物有着同样的宇宙历史,而且我们都在空间和时间上相互关联,给我们一种强烈的相互依赖感,引起我们心中的悲悯。我们意识到我们的幸福与他人相关,它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的星球是脆弱的,并且我们在宇宙中是孤立的,它让我们认识到,我们的工业毒物、核含量和温室气体影响着我们所有人,且不受国家、文化或宗教的任何限制”。

那么人们为什么不根据这种深刻的见解来生活呢?是普罗米修斯 (Prometheus)错了,还是我们自己错了?当普罗米修斯从宙斯那里偷走火种并将其交给人类时,上帝通过引诱潘多拉打开装有世界所有邪恶的盒子,从而对普罗米修斯进行了可怕的报复。这个盒子至今都仍然是打开的,前述的邪恶在世界蔓延,不受控制。盒子一旦打开,就再也无法将它们收回。被称为“核裂变之父”的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Einstein) ,当他试图阻止根据他的科学发明而研发原子弹时,他揭露了发人深省的真相。

因此,我们都坐在火山上,就如同安娜画中的少林寺功夫和尚一样。和尚们从佛教禅宗的禅修中习得人们相互依存的生活需要对众生的慈悲,因此,我们应该倾听他们的话语。和尚们教导我们,例如爱因斯坦,仅仅懂得这一点是不够的,因为科学、理性的思想是很有局限的。他们必须伴有神秘或宗教的敏锐洞察力,艺术和诗歌才能实现其最终实相。

对生活而言,爱、希望和信仰的三部曲是必不可少的,而唯一没能逃离潘多拉盒子的是希望。因此,希望还在,希望人类能听到良心之声,并重新发现爱的力量。如果我们失败了,我们仍然可以在画中尝试仿效普罗米修斯,被火焚烧,不能关闭潘多拉盒子,于是他决定逃到月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