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在托斯卡纳的皮特拉桑塔(Pietrasanta)和附近的Carrara,米切朗基罗和贝尔尼尼这样的天才们在他们的工作室里与大理石打着交道,安娜·高美在这里安家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这里有她的工作室、青铜器铸造厂,在这里她把大理石块变成杰作,比如《心灵的外衣》和《欧律狄刻》等雕塑作品。

Anna-Chromy-Pietrasanta3

Anna-Chromy-Pietrasanta1

安娜的作品在美丽的Sant Agostino教堂和修道院进行的回顾展中,皮特拉桑塔(Pietrasanta)市选择了《俄耳浦斯》和《欧律狄刻》的神话作为本次展览的主题,而令人叹为观止的由白色大理石制成的雕塑作品《欧律狄刻》则坐落于正中心。

Anna-Chromy-Pietrasanta2

馆长Giuseppe Cordoni介绍的一些摘录,以便我们更好地了解该展览:

“只有怜悯才能理解永远失去或否认的东西。看《俄耳浦斯的歌》展览时,我们总是被吸引到一个神秘的中心,把每一次失去转化为一个新的而且更高的爱的可能性。只有通过痛苦和理解,俄耳浦斯才有权利再次歌唱。

Anna-Chromy-Pietrasanta4

唤起虚空,祈求拯救:在她的素描中,安娜·高美回忆起从她梦的深处消失的生物。她的素描主要是画在黑色纸上的,就像黑暗本身一样。她用快速的笔触和精细的粉末层、粉笔棒的扁平部分雕刻、模拟和遮挡拉撒路鬼魂的闪光,而这样的闪光几乎总是无影无踪,又突然显现。

命运在存在与危险之间摇摆不定,失落、同情、诗歌,灵魂的三个现实和她天生的美丽感塑造了安娜·高美的全部创造性。安娜出生地的作协主席瓦茨拉夫·哈维尔用下面的话阐述了这个哲学:“我相信最深层的根源在于超越,就像人类责任的根源……不是相信事情会很好地结束,而是事物必然有一个意义,不管它们以怎样的方式结束。”

艺术评论家Marco Gallo在他的文章《探索安娜·高美之美的新假设/新巴洛克起源》一书中谈及了她的尤利西斯:“如果德·基里科(De Chirico)的1924年尤利西斯自画像概述了不满导致痛苦,导致漫无目的地漫游在无限的空虚中,那么高美的《奥德修斯》似乎在探索一种追求美德和知识的美的新概念,并充分意识到自己在命运的打击下的解脱。高美的《尤利西斯》是一个元语言作品,类似于米开朗基罗和贝尔尼尼的《大卫》,它们主要对雕塑的艰辛进行反思,并且没有停止对美的新假设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