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巴黎旺多姆汇聚了众多高档珠宝和时装店,这里公认为世界上最美的广场之一,同时也是最富盛名的艺术展地。

现代和当代大师们很少有机会于此宝地一显身手,萨尔瓦多·达利算是其中一位,他的学生安娜·高美是另一位。

Anna-Chromy-Vendome1

Anna-Chromy-Vendome2

朱塞佩·科尔多尼为推荐序部分撰写的文章——《迈向新的优雅形式》极富特色,他这样描绘安娜·高美手中的欧洲神话世界:

“猛然间,巨浪簇拥着漩涡一路咆哮而至,将一位裸体女子的美丽胴体临空举起。安娜·高美获得一块洁白的卡拉拉大理石,她已开始构思将其雕琢成“绑架欧罗巴”中的宙斯或称朱比特。诸神之王不再以温顺的年轻公牛形象示人,一股神秘的力量将巨潮撕碎,这是对一种隐晦压倒意志的想象和象征。

Anna-Chromy-Vendome3

Anna-Chromy-Vendome5

欧罗巴正强忍痛苦同惊涛骇浪搏斗,青铜雕塑的少女灵巧地辗转于风口浪尖,拧腰侧身间已毫发无损地奋力回到了岸边。微笑的力量能战胜黑暗势力吗?美的理性能对抗强权吗?从特洛伊城墙到奥斯维辛集中营,欧洲灵魂的命运似乎总是在美与武力之间持续,并具有决定性的较量。人类的行为、生活的艺术,通过对我们自身和宇宙的探寻,使人类在创造和平中获得了凝聚力与和谐。”

施华洛世奇和安娜·高美:共同的文化根源和价值观

施华洛世奇是切割水晶世界的领导者,对向安娜·高美提供支持乐此不彼。可以说,其整个生命历程,就是由旺多姆广场的青铜和大理石雕塑顺序排列而成的。

Anna-Chromy-Europe-Vendome

Anna-Chromy-eurydice_vendome

Anna-Chromy-Sisiphus-Vendome

Anna-Chromy-Ulysses-Vendome

施华洛世奇不仅将这位艺术家视作超凡的雕塑天才,而且将其当作欧洲的脊梁。她于水晶公司拥有相同的中欧文化根基和灵魂,二者的确有很多相似之处:高美生于波希米亚,在奥地利长大成人,她始终追随着精神之父施华洛世奇(丹尼尔·施华洛世奇一世)的足迹。无论是高美还是施华世洛奇,都痴迷于创造绝美的杰作,它们能深深打动他人,能探索潜意识的梦境。

Anna-Chromy-Vendome9

Anna-Chromy-Vendome7

Anna-Chromy-Vendomr8

Anna-Chromy-Vendome10

施华洛世奇从高美在艺术作品中表现出来的生活情趣汲取营养——力求在创造其水晶艺术品时获得这种特质。施华洛世奇有一项基本政策来支持艺术和文化活动,尤其是那些反映其艺术和文化根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