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从古希腊开始就是雕塑的圣殿,这座有着4000年悠久历史的艺术瑰宝,作为人类历史长河中的奇迹之一,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

Anna-Chromy-Athens-3

Anna-Chromy-Athens-1

因此,博物馆馆长Kaltsas博士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坚定的信念在历史博物馆首次展出当代雕塑。他选择展出安娜·高美的作品,受到了游客和评论家的一致欢迎和赞誉。

Kaltsas 博士的开幕致辞:

“安娜·高美的雕塑受到古希腊神话的启发,二者间具有相同的寓意和象征,因此在雅典考古博物馆前的平台展出这些雕塑最为合适。

在这里,通过上溯至史前时期,下至上古史时期的大理石雕像、浮雕、陶器、青铜器以及小工艺品,神话、诸神和英雄们按照古希腊所描绘他们的样子得以重生。

安娜·高美在大理石或青铜上创造的神话人物,与当代艺术的观念相一致,像是从博物馆的画廊里走出来的古代艺术品;它们在现代世界的转变和复兴,创造了与神奇和永恒的古希腊精神和艺术杰作的辩证关系。”

安娜·高美对雕塑展的评价:

奥罗巴

atene-europe

以我对《欧罗巴的掠夺》的诠释,我非常坚定的想要为这个传说赋予当代意义,摒弃以往公牛的老套路。在我的雕塑中,白色公牛神的形象将不复存在,历史的慈善浪潮把公主带回了我们的海岸,她的水晶球预示着我们大陆灿烂的未来。

奥林匹克精神

atene-olympic

古代奥林匹克英雄们向我们展示了——生命就是要不断迎接挑战。但我们永远无法预知未来,因此我们就像杂技演员一般,始终处于危险的境地。如果我们奋勇当先,我们就能获得成功,否则我们就会成为刀下鱼俎。

欧律狄刻

Euridice-filesized

美是永恒的,它永远不会消亡,只会以新的面貌示人。欧律狄刻的身姿和着俄耳浦斯的琴声和歌声,永不停歇地曼妙舞蹈。

欧律狄刻表现爱的终极姿态,是变身一把大提琴,好让俄耳浦斯能继续吟唱。他所爱的对象因此成为了音乐的主题。在经历了如此沉痛地失去之后,这是多么美好的希望啊。

尤利西斯

atene-ulysses

“当风吹入我们的眼睛,我们的灵魂便长出了翅膀”。尽管有各种诱惑,尤利西斯遵循着最神圣的爱的感觉,回到了佩内洛普的家。当我们年少之时,踏上征途,去战胜一个又一个的艰难险阻‘当我垂垂老矣之际,返回故土,如同拯救我们的宿命。我们在生命旅程中,了解世界、得到安宁,这样在来世便能受益于此。 

科林斯王

atene-sisyphus

阿尔贝特“你必须想象科林斯王的快乐”,加缪谈到了荒谬的英雄,关于艺术家,他补充道“创作赋予艺术家二次生命,因为这是唯一保存意识的机会”。

荷马的作品将科林斯王描绘为最聪明最狡猾的人,对此我感同身受。他并没有屈服于荒谬的命运,而是坚持不懈地努力,为他所爱的人和他自己创造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

克隆那斯

atene-chronosI

要探寻生命的意义,我们必须将生活琐事置于一旁,进入神秘的安静沉思状态,进入僧侣们的仪式舞蹈中,这能让时间凝固,让我们获得启示。

如《埃涅伊德》所述:“再看看你自己吧,如果你仍然找寻不见美,那就像雕塑家般行事,因为他们塑造了美”。所有理想的规则和比例都源于神创造的自然。然而,要想理解这些东西,却非一日之功。

Alcyon

atene-alcione

“在这个世界上,我如同浩瀚大海中的一滴水,寻找同类;遨游其间寻找知己,在寻找中溶解消散”。

殉情于爱给我们插上了救赎的翅膀,让我们同情对方。它让我像自己心爱的海鸥一样自由自在,从我的窗前眺望地中海。

心灵的外衣

atene-cloak

这件作品是安娜·高美对世界的宣告,能在以和平之神雅典娜名字命名的城市进行展出,她感到非常高兴,并充满感激之情。

这件作品来源于巨大的痛苦,安娜对淹没其灵魂的痛苦感到恐惧。但每次她的内心都有一个声音在激励自己要坚强面对,就像暴风骤雨中被压弯的树枝,绝不屈服。在这样的时刻,一切都重新开始,不可言喻的恐惧变成了难以言表的幸福。

人们永远不会失去希望!那是安娜的作品“心灵的外衣”所要传递出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