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资讯

2012-布面油画,160×200 厘米 / 63×79英寸

“当风吹进我们的眼睛,我们的灵魂便会长出翅膀。”

这就是引导尤利西斯在奇幻之旅后回家的翅膀,正是这些翅膀,为安娜打开了通向东方的大门,通向一个与我们迥然不同的文化,虽然这与安娜的想法并不陌生。正如在中国举办的安娜的“精神之门”(Spiritus Mundi)展览开幕前的演讲中所说,这是一种独立于我们生活所在的国家或我们成长所在地的文化的普世良知,能够使我们更深地感知所在星球上的生命真谛。

看到中国的佩内洛普(阴)带着她的奥德修斯(阳),让安娜想起老子的话:“有物混成,不可分割,先天地而生。无形而独立,不变而至无极,周行而不殆。可为万物之母。吾未知其名,强名之曰道。”

我们年轻时出征远方,长大之后,我们的根让自己魂牵梦绕,引导我们回到出发的地方,仿佛是对我们无法逃脱归宿的一个救赎。《尤利西斯》和《奥德赛》是这样的范例,是我们自己的一面镜子。我们毕生追求知识,通过或多或少地克服一个又一个障碍而征服世界,而当我们到达了最终目的地,我们只是离开了现世的存在,而向另一个世界出发。我们留给凡间的,是“外衣”雕塑所表征的我们的爱、我们的良知。

虽然安娜的奥德赛之旅已经取得相当大的进步,她仍然感觉到这种好奇心无法满足,这种好奇心使安娜发现了无比丰富的中国文化。安娜非常感恩自己有这种非常美妙的体验。佩内洛普尚需等待,她还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