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资讯

2011-布面油画,160×200 厘米 / 63×79英寸

“.......音乐听得如此入神忘我,因而根本无法听到;但只要音乐继续,你就是音乐。”—— T.S. 艾略特组诗四重曲中的《干旱的救赎》(the Dry Salvages)

不论在运动或寂静中,当声音消失的时候我们都能感知到。在没有声音的时候我们说自己没有听到,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听。实际上,在没有声音的时候,我们的耳朵会更加专注;而在有声的时候,聆听的效果就会降低。今天,在任何地方我们都被音乐所淹没,因而破坏了理解音乐所不可或缺的,珍贵的安静空间。我们的心灵与此现象极为类似。

自文明之光初现之始,人类的内心就感受到了一种不属于人类自身的声音,即“心灵之声”:当我们打算做一件事情的时候,这种声音会督促或约束我们,在我们完成了一件事情之后,它会评价并责备我们。这是谁的声音,它来自哪里?每个人都将根据自己的信仰回答这一问题。

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心灵的声音具有呐喊、唤醒的作用。这种呼唤在完全寂静下发生,不做任何确认,也不给芸芸凡世发出任何信息;它是对我们内心深处自我的呼唤,对我们内心所隐藏潜能的呼唤。要听到这一声音,人们需要聚集在适当的场所,该场所必须是绝对安静并与外部世界隔开的庇护所,就像安娜和“心灵的外衣”雕塑,或走向新的良知之“桥”油画所提供的空间。

音乐让我们的内心获得一种宁静的感受,这对于听到“心灵之声”是不可或缺的。当安娜在完全寂静中创作自己“外衣”雕塑的时候,她亲身感受到了莫扎特的《唐璜》话剧中“指挥官”或“石头客人”的旋律,以及《安魂曲》中“死去的伊拉克人”的旋律。当安娜创作自己的音乐家作品时,她听到了不朽的音乐《盖亚》、《我们的地球》,用来表达来自喜马拉雅山、安第斯山和阿尔卑斯山的源泉。

亚马逊河有安第斯山的长笛,恒河有印度的齐特拉琴,密西西比河有新奥尔良的爵士小号,多瑙河有安娜中欧家乡的小提琴,它们都演奏着地球母亲永恒的音乐。只有尼罗河没有乐器,但她却跨越数个世纪,用每次洪灾过后丈量肥沃土地几何尺寸所用的绳索进行舞蹈。

只要河流还在流淌,《盖亚》音乐将会继续传唱,良知将会继续引导世界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