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一幢一层楼有着许多,庭院里有悠闲散步的孔雀,沙地里翠绿结实的仙人掌,黑发里绽放出的红色花朵,摇弋生姿的白色裙摆……

Frida Kahlo博物馆

因为不满意在San Angel的居所,Frida Kahlo和Diego Rivera决定翻修并搬入在Coyoacán的Londres街角、Frida长大的房子。他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房子的外墙全部刷上matte blue,哑光的靛蓝色——目的是为了驱除恶灵——并在边缘配以红色和绿色装饰。

Frida Kahlo博物馆

Frida和Diego在院子里种植了大量的花草。鸟儿们在笼子里叽喳作响,猫猫狗狗到处闲逛。此外,Frida还有一只名叫Fulang Chang的蜘蛛猴(也曾在她的自画像中出现过)。但无论蓝房子怎样与众不同,Frida始终才是蓝房子里最特别和独一无二的存在。

Frida Kahlo博物馆

房间里保存着Frida和Diego在旅游时从墨西哥各地收集来的手工艺品。Oaxaca的陶制容器,Santa Clara的铜壶,Guanalajara的玻璃器皿,都是由当地手艺精湛的工匠精心打造。在厨灶上方的墙上,挂着由袖珍杯子拼成的Frida和Diego的名字,如今依然在蓝房子里保持原样。

Frida Kahlo博物馆

“I don’t paint dreams or nightmares,I paint my own reality.”—— Frida Kahlo

缪斯、艺术家、破碎之花、女权主义者、共产党,弗里达有太多身份。

现在大家谈起Frida,不管是关于她本人还是关于她的作品也好,都会强调女性主义,其实这些更多都是后人的解读。Frida生前没有刻意地去做一些追求女权的事情,但这并不会影响女权主义者对她的尊敬和推崇。

画家、Viva la vida、拉美文化、女权、共产主义,这些关键词都和她有关。

Frida Kahlo,是墨西哥家喻户晓的艺术家。她是全世界最成功的女性艺术家之一,她的头像被印在500墨西哥比索的背面,她的自画像《相框》是卢浮宫首次购买20世纪墨西哥艺术家的作品......关于Frida的成就实在太多太多。

当她床上,原本想要成为医生的Frida开始认真对待绘画这件事,她卧床休息的日子几乎都是在绘画中度过的。后来她的父母在病床顶部装上了镜子,便于她更好地创作自己的自画像。

在Frida的一生中,创作了143幅画作,其中自画像多达55幅——“我画自画像是因为我常常感到孤单,也因为我是自己最熟悉的人”。她第一幅正式的自画像是送给学生时期初恋男友Alejandro的礼物,此时的他已经离开了遭遇车祸的Frida远赴欧洲。而她的第二幅自画像创作于和Diego相恋之后,两张画之间举手投足的差别也体现出了Frida在性情和立场上的转变。

无论是她的画作,还是她的经历,都不断激发着人们的灵感与想象力,就像她从未有意影响时尚界,但却在无形之中与时尚界产生了千丝万缕的关联。Jean Paul Gautier将Frida视为自己永远的muse,并在1998年春夏以她的个人风格和画作为创作灵感设计了一系列的成衣,以Frida的相貌为模版,最大程度地还原了她标志性的浓眉。

在1998年春夏系列中,有一件成衣的灵感直接来源于Frida那副著名的自画像《The Broken Column》,2007年是Jean Paul Gautier成立自己同名品牌的三十周年纪念,秀场上再次重现了这件98年的成衣,以此表达对Frida的敬意。

说起Frida和时尚,二者还有一则小趣事。那就是流传甚广的1939年Frida为法国版VOGUE拍摄的封面其实是后期合成的,这张照片确实拍摄于1939年的,但她生前并没有登上过任何一个国家的VOGUE封面。

大概也是因为有这个乌龙在先,2012年,墨西哥版VOGUE正式选择了Frida这张照片作为封面。虽然这是Frida第一张VOGUE封面,但早在1937年,Frida就已经接受过美国版VOGUE的采访并拍摄了极其少见的内页照片。

Vogue Mexico, November 2012

Photos by Toni Frissel , October 1937

如今不少摄影师仍将Frida的作品和个人风格作为拍摄的灵感,足以看出她的影响力之大。

弗里达去世后,蓝房子改建为弗里达·卡洛博物馆(Museo de Frida Kahlo),收集了很多她的画作,房间大多也按照她生前的样子摆设。尽管斯人已逝,但看到她的卧室中依然矗立着的画架、大大小小颜料盒里凝结的色彩、一幅幅尚未完成的素描,你依然能够感受到这位女画家对于绘画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