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澎湃新闻 作者:陆斯嘉2018-05-14 09:55

从丹下健三、谷口吉生、安藤忠雄,到隈研吾、妹岛和世,日本的建筑设计受到世界关注,而这些来自日本的建筑师之所以能够获得跨国界的肯定,是否和日本现代建筑以传统为根基、内涵独一无二的创意与表现技艺有关?正在东京森美术馆举办的《建筑的日本展:传承的谱系》展览,详细考察了从古代到现代绵延不绝的建筑遗传基因。

谷口建筑设计研究所《铃木大拙馆》2011年 金沢县

从1868年的明治维新开始,日本就是一个巨大的建筑试验场。在无数次的实践中,日本成熟的木造文化如何进化?西方在日本建筑中找到了什么样的魅力,日本建筑又如何回应?日常生活与自然观念等看不见的变迁,同样应该是我们思考日本建筑时的重要元素。正在东京森美术馆举办的《建筑的日本展:传承的谱系》特别展览,通过解读日本建筑的关键词,考察功能主义下容易被人忽视却从古代到现代绵延不绝的建筑遗传基因。从珍贵的建筑资料、模型到体验型装置等多样化的展品,展览希望照亮日本建筑的过去与现在,还有未来。

展览重点

百项建筑的400多件展品

展览涵盖自绳纹时代至当代建筑的100个建筑项目,其中包括正在建设和企划中的最新项目,展品总数超过了400件。

安藤忠雄《水之教堂(星野TOMAMU度假村)》1988年 北海道

千利休茶室,国宝《待庵》以原尺寸再现

妙喜庵茶室又被称为“待庵”,据传是日本茶道宗师千利休所创建的草庵风格的茶室,国宝级的“待庵”是千利休唯一被保留下来的茶室,一处只有两张半榻榻米大小的喝茶之所。建筑将风雅闲寂的思想空间化,可以说是日本文化极为重要组成部分。展览中,“待庵”得以原尺寸再现,观众能切身体会到“两张半榻榻米”茶席尺寸和低矮出入口的狭小空间。

传千利休 《待庵》 安土桃山時代(16世纪)/2018年(原尺寸再现)

以1:3比例再现丹下健三私宅的巨大模型

建筑师丹下健三参与建造了广岛和平纪念公园(1954年)、东京奥运会(1964年)、大阪世博会(1970年)等战后国家项目。提倡“只有美丽的东西才具有功能性”的丹下对桂离宫等日本古建筑进行了再次解析,用巨大的模型再现了创造出新型建筑可能性的私宅。另外,可以在AR上欣赏到当时样子的照片。

丹下健三《自邸》1953年

新媒体艺术团队,令参观者在3D空间中体验日本建筑

作为当下日本最具人气的科技媒体艺术团体Rhizomatiks的创立者之一,艺术家斋藤精一以他的创造性赢取了世界的关注。斋藤精一在哥伦比亚大学主修建筑设计,他以在建筑上所培养的逻辑性思考和知识为源来创作的新媒体艺术而闻名。展览中,Rhizomatiks运用影像和激光纤维,再现原尺寸大小的日本空间概念,参观者可以身处3D空间体验这个艺术团队的创新活力。

斋藤精一+Rhizomatiks《Power of Scale》2018年 装置作品

日本建筑史的重要学术资料

展览以多样化的素材向观众提供对日本建筑史多层次的理解:由木匠代代继承至江户时代大为普及的秘传书、明治时期创作的仿西洋风的建筑模型、大正至昭和初期为日本古建筑研究所制作的学术模型、对现代主义建筑发展起到重要影响的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的作品集、战前夏洛特•贝里安为了改善东北农民的生活,用稻草设计的睡椅等。

小林清亲《海运桥 第一银行雪中》(平成新版) 明治时期

夏洛特•贝里安用稻草设计的睡椅

由现代主义名品家具构成的图书室

由剑持勇和长大作等一大批设计师操刀的家具杰作,在战后室内现代主义发展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并成为如今艺术博物馆的馆藏,然而它们通常不会向普罗大众展示。展览收集了目前仍在使用的名品家具陈设,在陈列这些展品的展厅中,观众可以触碰和试坐。在这里,观众还可以浏览关于展览的书籍,了解日本建筑的更多信息。

丹下健三研究室 香川县厅舍 1955-58年

日本建筑师的最新国际案例

展览介绍了日本建筑师最新的国际项目,如伊东丰雄的台中歌剧院 (2016年)、妹岛和世与西泽立卫的鹤冈文化会馆(2017年)、坂茂的富士山世界遗产中心(2017年)、杉本博司的江之浦测侯所(2017年),以及石上纯也的住所和餐厅等在建项目。此外,展览还探索了未来的建筑,包括规划中的适于都市环境的木质超高层建筑。

隈研吾建筑都市设计事务所《梼原・木桥博物馆》 2010年 高知县

三分一博志建筑设计事务所《直岛大厅》2015年 香川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