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澎湃新闻 作者:黎瑾2018-05-11 09:19

“你去诗巴丹吗?”潜店每一个人跟我打完招呼后,都会这么问一句。每次我都摇头,对方会露出不解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怪人:怎么会有人来仙本那潜水,却没有预约诗巴丹呢?

后来就连我也觉得自己奇怪了,跑去前台问还有没有去诗巴丹的多余名额。答案当然是没有,“上帝的水族箱”每天只有120个名额供应全世界,至少得提前几周预约。不过,我临时起意的潜水旅行并没有因此而失去光彩——大海的乐趣并不只局限于某个岛。

仙本那海滨

斑斓的海上与海底世界

马来西亚沙巴省的仙本那,算不上一个讨人喜欢的小镇。没有沙滩、椰林、长躺椅,镇中心尽是毫无特色的低矮楼房,开着千篇一律的海鲜餐厅和青旅客栈,狭窄的道路拥堵着拼命按喇叭的汽车,人行道被摆摊的占据了一半,清真寺的吟唱、摩托车的轰鸣、小贩的叫卖交杂在一起。

去潜店报完名、交完钱之后,我挑了条近路回酒店,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从污水遍地的菜市场穿过。市场中间有条岔路通往渔民搭建在水中的大片木屋,我信步走了过去,却见海滨堆满了五彩斑斓的垃圾,一直铺向海水之中。孩子们就在垃圾堆上游戏,一艘小船和垃圾一起在水面晃晃悠悠。

这就是我明天要跳进的海吗?那一刻,尽管知道潜点远离小镇,我还是禁不住有些退缩。

满是垃圾的海岸

第二天清晨,快艇飞驰掀起连串的白色浪花,朝着远方若隐若现的岛屿驶去,最后在绿松石色的海水中停了下来。这天的潜点分布在卡帕莱和马布岛周边,潜水员依次从船上翻进晶莹剔透的温暖海水,随着潜入海底,斑斓的垃圾与斑斓的海底在我脑海中形成了过于鲜明的对比。

卡帕莱与其说是岛,不如说是个水屋环绕的沙洲。热带阳光下海底的世界清晰又缤纷,清凌凌的水里游荡着彩色的鱼群,蓝色的海星趴在沙子上,小小的海兔身上有漂亮的纹路,一只海龟在我的注视中向光亮的海面游去。

更多的海龟出现在马布岛。离岸的废弃石油平台下面人工搭了很多珊瑚架,引来大批海洋生物安家落户。前一天的午餐石头鱼躲在岩礁下,大大小小的海龟趴在珊瑚旁和架子上,偶尔不经意地扭头,就能看见一只海龟慢悠悠游到我身边,满不在乎地看都不看我一眼,又飘进了旁边的珊瑚丛里。

马布岛海滩

海底喝可乐是什么滋味?

“怕水怎么办?”同船来体验潜水的年轻女孩悄声问我。她抱着自己的包,脚下是潜导帮她装好的设备,脸上流露出又兴奋又害怕的神情,像是3年前第一次潜水时跃跃欲试又紧张兮兮的自己。

“怕也不要紧,到了海里,一切会好的。”我悄声安慰她,也安慰自己。虽然害怕还是决定要做,那么内心已经有了足够的勇气。虽然紧张与恐惧难以避免,但顺其自然,碧蓝大海自会给予你乐趣。

除了诗巴丹,仙本那附近热门的岛屿,卡帕莱、马布岛、马达京岛、Timba Timba岛都去了一遍之后,我开始跟教练上AOW(进阶开放水域潜水员)的课程。“记得带鸡蛋和可乐来。”第一天的课程结束后,教练嘱咐我和潜伴。

在海底喝可乐

好奇怪的要求。直到第二天开始深潜,我才明白鸡蛋和可乐的用途。教练带着我们来到25米深的一艘沉船旁,掏出生鸡蛋轻轻敲碎,再递给我。蛋黄和蛋清脱壳而出,浑圆的蛋黄悬浮在水中,在海流中丝毫不散,透明的蛋清围绕在周围,晶莹有趣。海底远高于陆地的压力就这样生动地体现出来,我们轻推着蛋黄在水中滚来滚去,最后一巴掌拍散,看蛋液随水飘走成为鱼群的食物。

之后是打开在岸上使劲摇晃过、充满了气的可乐瓶子,但同样的,在海底因为压力的关系,可乐不会像在陆地上那样喷涌而出。压力将可乐紧紧压在瓶子里,必须插入吸管才能喝到。潜伴和我轮流摘下二级头,开始在海底喝可乐。

第一口带着咸咸的海水,然后就是甜甜的可乐,糖分缓缓流入到我在海底感到寒冷的身体。因为液体也被压缩了体积,一人几口很快一瓶可乐就没了。我们收拾好垃圾,一边打嗝一边朝沉船上方趴着的海龟游去。

与海龟同游

小心扳机鱼

河豚、海狼、海鳗、海兔、海龟、龙头鹦哥……我数不清自己在海底见到了多少种不同的海洋生物。仙本那的海域拥有丰富美丽的珊瑚礁,造就了得天独厚的潜水环境,小丑鱼穿来游去,像是潜入了《海底总动员》的电影场景。

但海底毕竟危机四伏,不可放松警惕。就在我悠哉地顺着海流看珊瑚看鱼时,教练回头比了个“扳机鱼”的手势,我刚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又见他一个劲朝我挥手让我过去。我赶紧游动,突然间小腿一阵剧痛,像是撞到了什么尖锐的东西。

教练依然在比手势,我忍痛游了过去。上岸后一检查,才发现湿衣和小腿上都有一对牙印,腿上已经肿起来一小块。“我看见有扳机鱼攻击你,才一个劲叫你快游啊!”

扳机鱼(trigger fish)大多花纹艳丽、身体扁平、身形不太长,但这种鱼口中长着上下8颗牙齿,如凿刀般尖锐,而且极其有力,甚至能咬碎海胆壳。扳机鱼的领地意识很强,尤其是繁殖季节,它们会冲出来攻击任何接近它地盘的生物,被咬过的潜水员不计其数。许多种类的扳机鱼都有毒,因此伤口会青肿,严重的还必须看医就诊。

当地人拎着扳机鱼从我身边走过,右手最外面的两条就是。

幸亏我穿着长款的湿衣,这只鱼的牙齿刚够穿破裤腿给我的小腿留下较浅的小伤,否则一整块肉都会被咬下。我们又检查了跟在我身后的潜伴的脚蹼,果然上面也有扳机鱼留下的齿痕。

没去成诗巴丹却被扳机鱼咬了一口,这趟临时决定的潜水旅行总归留下了印象足够深刻的记忆。临走前我又来到那片满是垃圾的海岸,菜市场的摊贩与顾客匆忙来往,在因潜水而兴旺的仙本那小镇,似乎没人关心最切近处的海洋环境。

我突然很庆幸诗巴丹的限流,但愿等我成为经验更丰富的潜水员再来探索时,那片大海依然碧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