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舞蹈

中国文化报 作者:张 婷 2018-05-10 15:35

黑暗的牢房中,一个几乎赤裸的男人正陷入痛苦的纠结,他用尽力气翻滚、跳跃、挣扎。一件红袍从天而降,失魂落魄的他瘫坐在地上,再次陷入痛苦……他,就是唐寅,苏州芭蕾舞团十周年原创舞剧《唐寅》亮相北京国家大剧院。该剧视角独特、手法新颖,呈现了一个鲜为人知的“唐寅”。

唐寅,字伯虎,明代著名画家、书法家、诗人。一提起他,大多数人心里马上会浮现周星驰电影《唐伯虎点秋香》中那“风流才子”的形象。“夹杂了诸多戏说成分的唐伯虎,与历史人物唐寅并不完全相符。”该剧导演、编舞,苏州芭蕾舞团艺术总监李莹、潘家斌说。经过研读各类史料,他们对唐寅有了自己的认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即使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唐寅也无法真正实现自己的理想,他的内心充满痛苦和矛盾,尤其是他认识到了自己的悲剧命运却无能为力,才有了一系列令世人无法理解的“疯癫”举动。舞剧《唐寅》从考场舞弊案起笔,讲述了唐寅起起落落的人生境遇,从其对功名与自由的两难抉择中来挖掘人性的复杂。整部剧聚焦其内心的自我挣扎,重塑了一个与戏说形象截然不同、一生都在功名仕途与自由生活间困顿徘徊的唐寅形象。

timg (8)

舞剧《唐寅》剧照     潘家斌 摄

“这部舞剧绝不是学院派,也不会以常规出牌。”李莹说,这正是《唐寅》的新意所在。该剧编舞出众,在芭蕾语汇外还加入了许多现代舞元素,多层次的舞蹈语汇表达了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临画“夜宴”》是该剧的重头戏,也是最有特色的舞段:在一个场景中,有3组演员同时舞蹈,分别演绎了身处不同时空、不同心境下的唐寅形象,让人目不暇接。“该舞段的灵感来自《韩熙载夜宴图》。”李莹说,她还专门去看了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和唐寅的临摹版本。她发现,在唐寅的版本中,所有家具、衣服的颜色、人的姿态都是可变的,唯独那件红袍始终不变。“红袍是指状元官服。对于蒙冤后未能穿上红袍的唐寅来说,他是在何等复杂的心情下临摹了这幅《韩熙载夜宴图》?”李莹表示,这是《唐寅》想展现给观众的,也是本剧的现实意义所在。

“红袍”“墨”“桃花”,这些重要元素贯穿全剧,将唐寅的内心世界具象地表现出来。李莹说,《唐寅》是一部有很多内心戏的舞剧,剧中更多的是“墙上影”“枕边花”这样充满禅意与隐喻的雅致表达。“当下,国内舞剧创作大多习惯于写实和叙事,这种简约的写意手法在芭蕾舞剧中是少有的,苏芭愿意尝试写意抒情的新表达。”李莹说。

作为江苏省首个专业芭蕾舞团,苏芭几乎保持着每年一部原创剧的“疯狂”模式,其创新速度和探索精神在业界有口皆碑。苏芭的《唐寅》来京演出,也吸引了赵汝蘅、冯双白、罗斌、江东、茅慧等众多业界知名人士到现场观剧,并对其给予了充分肯定。“这部作品的审美线条、文化品位与追求都非常鲜明。李莹、潘家斌两位编导不仅借助了经典本身,翻新了自己的艺术理念,更显示出对芭蕾的执着追求,有一种‘把心嚼碎’的认真态度。”江东说。冯双白指出,这部作品独具风格,非常难得,他希望苏芭要保持住自己的艺术个性并遵循自己的创新道路。赵汝蘅对苏芭很了解,苏芭所有的戏她几乎都看了。她表示,李莹、潘家斌是有家国情怀、勇于创新的编导,他们用简朴的创作态度和对芭蕾全心全意的热爱,带领苏芭走了一条独特的“自创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