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艺术与设计 作者:ArtDesign 2018-05-10 10:58

说起“中国的天际线”,不得不提的一位建筑大师就是约翰·波特曼(John Portman)。他在建筑师与地产商的两个身份之间游刃有余,在世界各个城市留下了诸多地标性建筑。他本人不仅是普利策奖获得者,美国设计建造协会终身成就奖获得者,还被誉为“中庭之父”“改变了全世界城市天际线设计师”。遗憾的是,2017年12月29日,约翰·波特曼在美国去世,享年93岁。

> 诺福克州立大学布鲁克斯图书馆项目,美国,2012

身为世界上最著名、最具影响力的建筑师之一,波特曼在半个多世纪里重新定义了美国的城市景观,在二战后美国的复兴进程中产生了重要影响。最为典型的是他的家乡亚特兰大,波特曼的建筑,很大程度上让这里从美国南方的一座普通小城飞速成长和蜕变为南方重要的经济中心。1924年,波特曼生于美国亚特兰大,是六个孩子中唯一的男孩。在他在故乡的桃树街售卖杂志和在向剧院里的人们售卖货物的童年时代,波特曼就展现出了非凡的商业才华和创业精神。

> 诺福克州立大学布鲁克斯图书馆项目,美国,2012

从佐治亚理工学院获得建筑学学士学位后,1953年,波特曼在亚特兰大市中心建立了自己两个人的建筑事务所,三年后与成熟的菲斯· 爱德华事务所合并。爱德华比波特曼年长20岁,曾是他在佐治亚理工学院的建筑学教授,直到1968年Edwards教授退休,公司才正式更名为约翰· 波特曼建筑设计事务所。亚特兰大是波特曼的家乡,波特曼前前后后在亚特兰大建了14栋建筑,包括1985年的亚特兰大万豪酒店,它们共同被称为“桃树中心区”。“桃树中心区”是波特曼平生最经典的代表项目,也让亚特兰大这座城市首次出现了“商业中心区”这个概念,经济发展有了质的飞跃。这些成就也为亚特兰大在1996年提供了举办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竞争条件,可以说,波特曼为亚特兰大所创造的价值和影响力远远超过这些建筑本身。

> 诺福克州立大学布鲁克斯图书馆项目,美国,2012

亚特兰大前市长安德鲁· 扬(Andrew Young)曾说:“没有任何一个人对亚特兰大这座城市的贡献能够超过波特曼。”亚特兰大的成功,让波特曼后来被世界各大城市争相聘请,为自己打造最核心的商业核心区(CBD)。但也正是他所打造的这种大型综合型商业中心区,被一些评论家诟病为“冰冷的水泥孤岛”,与城市的其他部分割裂开来。他设计的底特律文艺复兴中心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个项目建于1970 年代,由四栋 39层的写字楼和一栋73层带商店、餐馆和剧院的酒店组成。尽管它试图拯救这座陷入衰退的城市,但矗立在底特律河畔的闪耀高楼就像迪士尼城堡一样偏远。办公室白领、来访者和郊区来的购物者可以直接开车进入大楼,根本不需要踏足市中心。这对于底特律吸引人流、复兴城市的初衷几乎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 诺福克州立大学布鲁克斯图书馆项目,美国,2012

《纽约时报》建筑评论员保罗·戈德伯格(Paul Goldberger )曾经评价波特曼所打造的纽约马奎斯万豪酒店:“几乎是完全内向性的,建筑师好像只对发生在墙内的市区活动感兴趣。对于纽约剩下的部分,这座建筑就变成了一道粗糙的水泥高墙。”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评论的背景是经济衰退、地广人稀的美国。而CBD在中国以及亚洲的人口密集的大城市里并不少见,而且至今仍是功能运转良好,被视作引以为豪的都市名片。

>  亚特兰大马奎斯万豪酒店项目,美国,1985

波特曼不仅仅是一个建筑师、艺术家(雕塑是他的挚爱),同时也是一名精明而强硬的房地产商人,在这被看作是互相矛盾的身份之间,波特曼积极寻找两者的共赢——设计建筑的同时,他的公司也在购入地产、找合伙人和借款,好为需要大量资金的项目安排融资、推动建设进程。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双重身份,他才能将自己的想法与主张尽可能地实现出来,尽管对他的建筑评价褒贬不一,但是没人能否认波特曼的建筑“复兴了美国在二战后的衰败景象 ”。

>  亚特兰大马奎斯万豪酒店项目,美国,1985

中庭之父“我们应该把人放在设计的第一位,希望能激发出他们的热情。比方说,乘坐玻璃电梯:玻璃电梯里的每个人都会交谈。当你踏进一个密闭的电梯,每个人只会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子看。而玻璃电梯会让人们的精神舒展开来。建筑应该是一曲交响乐。”波特曼在接受采访时曾说。

>  亚历山德拉路住宅

在所取得的诸多成就中,“中庭设计”无疑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现在你已经习以为常的观光电梯、商场或酒店巨大通透的中庭,最早就是来自波特曼的设计。这一开创性的设计方式最早应用于酒店设计领域。20世纪60、70 年代,相比标准而沉闷的酒店大堂、封闭压抑的电梯和两边布满窄小房间的逼仄走廊,宽敞而明亮的“中庭设计”带来了激动人心的反差:有着高旷中庭的摩天大楼、悬臂支撑的阳台和洒满阳光的酒店内部空间、飞速上升的玻璃电梯、瀑布、空中花园和旋转的顶楼餐厅……这极大地丰富了建筑空间内部观赏性。

这一切都出现在1967 年建成的亚特兰大凯悦酒店中,这是波特曼式“中庭”成功应用的首个案例。置身其中,人们共同享有一个“会呼吸”的共享空间,拥有更加充足的光线与空气,同时彼此也称为对面的风景。而事实上,初始投资酒店的公司并非凯悦。当时的投资公司在酒店落成之前换了一个新总裁,他并不能接受波特曼如此超前的设计,并且决定不再继续该项目——波特曼需要自己花钱把项目买下来或者彻底失去这个项目,而波特曼选择了冒着极大的风险去坚持自己。也在经历了众多的于是他将这些设计不断地介绍给其他人,最后,他终于得到了凯悦的赞同。也是因为这次成功的合作,波特曼在后期职业生涯中也承接了世界范围内众多凯悦酒店的设计工作。他所使用的创造性的垂直中庭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后来的酒店设计形式与潮流,进一步形成了“酒店中庭类型学”。人们对于中庭这一建筑形式的热爱,以至于让这一设计变得太过泛滥,旅客们对此不再感冒,评论家也指责波特曼一直在重复自己。但是这也恰恰证明,中庭这一建筑形式,在当代建筑领域的无限魅力与影响力。

波特曼与中国

波特曼的设计大约在20世纪80年代初进入中国,是中国向西方打开大门后首批进入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建筑师之一。可以说,即便国人并不知道波特曼,但是却也一定见过他的建筑——位于北京东三环的银泰中心就是波特曼的作品之一,它顶楼的“红灯笼”设计颇有中国文化的意味。白天时,这座建筑规整而严肃;而当入夜时霓虹亮起,顶楼渐渐会泛起红光,在星空中尤为醒目。波特曼从中国的大红灯笼中获得灵感,将其融入这座现代的建筑顶端,令它从周围的建筑中脱颖而出。1990年,波特曼的公司在经历了巨额的债务危机之后,很快完成了规模巨大的综合项目上海商城(Shanghai Centre ),这是一座集办公、剧院、酒店和商场为一体的综合性建筑,也是上海南京西路商圈最早的甲级写字楼,至今仍旧受到极大的市场认同。这座建筑也是波特曼进入中国的最早一个作品。

波特曼的建筑还十分广泛地包裹着上海的都市生活,上海明天广场、上海金光外滩中心、上海外滩华尔道夫酒店、上海金虹桥国际中心、上海世博酒店群等等。他对于每一位生活在都市中的人们来说,绝不是陌生的。波特曼不仅仅是建筑师,同时也是一名雕塑家和慈善家。他从自己的公司开始,积极推动艾滋病员工的平等权益。有记者在采访时问波特曼,他一生中是如何可以取得这么多的成就。他的回答是:“我人生中做了这么多事,只是因为我并不知道我原来还可以不做。”86岁高龄时,波特曼依然在忙着掌管自己的设计事务所。“是鱼就得游泳,是鸟就得飞。  每星期我在公司工作六天,要是没有答应妻子一定要休息一天的话,我可以工作七天。”波特曼如是说。在他逝世后,人们将他评价为“天生的企业家”,勤勉、精明、大胆以及坚持自我,这一切,让波特曼为这个世界留下了众多建筑遗产,深刻影响着当代都市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