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2018年5月8日又是一年一度的 Met Gala 红毯的高光时刻!

本届的盛会,堪称史上规模最大的 Met Gala,不仅展会由三个场地组成,联合主办方的阵容也极其豪华。

安娜·温图尔邀请了这几年在时尚圈风生水起的蕾哈娜,范思哲的 Donatella Versace,还有乔治克鲁尼的太太 Amal Crooney 等人一起担当主办。

Donatella at Met Gala 2018

Amal Clooney at Met Gala 2018

由于2018年大都会博物馆特展的主题是天主教,我们可以第一次在展览上近距离看到来自宗教圣地梵蒂冈的的主教长袍,以及 150 件受宗教启发的高级时装。

因此,2018年 Met Gala 的主题则是“天赐之体:时尚与宗教的奇想”。从昨天释出的红毯照片可以发现,天主教成为了来宾们的必备元素。

Rita Ora in Prada at Met Gala 2018

自然地,Versace 标志性的十字架装饰,黑金宗教风格时装,还有 Dolce & Gabbanna 充满宗教意味的华丽礼服,也成了今年嘉宾们不可错过的装扮亮点。

演员 Anya Taylor-Joy

在此之前,看客们还一直在揣测,今年的 Met Gala 还会不会出现“群魔乱舞”的诡异场面。

但神奇的是,以神圣的宗教元素加持,大家居然都变美了!

Blake Lively at Met Gala 2018

极致夸张的 Coser 们!

天主教是基督教当中的一个主要教派,从欧洲辐射全世界。

而天主教的元素,不外乎圣母、耶稣、神父、天使,金碧辉煌的穹顶教堂,庄严肃穆的十字架。

这些人物全部改头换面来到了红毯上,来了一场天主教主题的 Cosplay。

留着大胡子的 Jared Leto,把自己变成红毯上的华丽耶稣,实在是妙。说起他最爱的品牌,肯定非 Gucci 莫属了!

作为耶稣的妈,圣母玛利亚在天主教中也有着信仰人物一般的地位。

Lana Del Rey 的这个“扎心”造型,其实是完美还原了天主教中“圣母七苦”的经文描述。

Gucci 设计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 也来到了红毯,和这两位一起组成了“圣心三人组”。

”不出位,毋宁死“的水果姐 Katy Perry,今年的造型就是升级版维密大天使。好吧,翅膀真的很美,但是小个子真的不要这样穿长靴!

耶稣和圣母脑后围绕着的金光,也被不少明星借作加持造型的圣器。

Blake Lively 最近几年在红毯的表现都超棒,今天头上这一圈金光,非常耀目。

正面细细看她身上的 Atelier Versace 勃艮第色礼服,也非常惊艳。配合同色系眼妆,就像圣杯中的葡萄酒,美到沉醉。

红色与金色也是绝配。Amber Heard 也用了一圈金色头饰,搭配她身上的 Carolina Herrera 礼服。

有网友把她的造型和安耐晒的 logo 做了个对比,一秒破功。

Lily Collins 放弃了甜美,走哥特路线,但是这一身如果放在 Bella Hadid 身上可能更合适。

最妙的还是罗茜·汉丁顿-惠特莉,用一根金色头饰就模拟出了圣光,化繁为简。

女皇当如 Rihanna,教皇这种至高无上的角色自然要由她扮演。

有教皇,还有骑士,时装就是 Zendaya 的铠甲。

视觉界的先锋麦当娜,就好像穿着自己演唱会的造型回到了舞台上,哥特式的黑裙,黑纱蒙面,与闪耀的十字架王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最让人意外的是,一向连去奥斯卡都不爱收拾的影后科恩嫂,今年居然以这么夸张却美爆的 look 亮相!她把 Valentino 的蓝绿色礼服,与缀满花朵的花冠,演绎得怪异又张扬,这就是她本人没错啊!

有锋利,就有柔美。

圣母般的薄纱覆面,居然也成为女星们最爱的装扮。

跟着 Priyanka Chopra 的金色头纱与红丝绒礼服,一秒穿越到古老的拜占庭帝国。

魔女 Cara Delevingne 的头纱,却并不是这么柔和,反而更加有离经叛道的味道。

Kate Bosworth 穿的是 Oscar de la Renta 缀以金色装饰的婚纱,金光闪闪的头纱,也是完美契合了宗教元素。

Olivia Munn 穿的是一件金色链条礼服,和链条头纱,居然是 H&M 的。大概是向黄金时代的 Gianni 致敬吧。

红毯不出错的 Diane Kruger 用珠宝做成的头纱,点缀她身上海蓝色的 Prabal Gurung 迷你裙,背后的曳地披挂,也华丽得美到我了。

维密超模 Doutzen Kroes 把身上 Sies Marjan 渐变色礼服,穿出了圣洁的气质。

或简约,或华丽,十字架成了最容易完成的 dresscode。不论是在衣服上,配饰上,十字架都是最容易点题的元素,也更方便找到。

《黑豹》男星 Chadwick Boseman 也穿得又切题又时髦!十字架镶嵌的白色披风,金色绣线,白色西装,霸气夺目,堪称红毯最佳了。

模特 Laura Love 身上这件十字架短裙,是 Donatella 在 Versace 新一季致敬去世哥哥 Gianni 的设计。

J.Lo 的 Balmain 礼服,正中就是一个珠光宝气的十字架,缀以厚重的流苏,霸气四射。

大面积的宗教壁画印花,也是明星们喜爱的元素。

超模 Stella Maxwell 的 Moschino 礼服,画满了圣母的肖像,既美得时髦,又贴合主题。

作为 Versace 的狂热粉丝,甚至曾经以此为歌名的说唱组合 Migos,这次也穿了全套 Versace 参加 Met Gala,从西装到衬衫,眼镜到配饰,真的在用生命演绎浮夸与艺术。

出演《美国罪案故事:范思哲谋杀案》凶手的 Darren Criss,穿了全套 Dolce & Gabanna 礼服,连脚上的乐福鞋都是十字架装饰,用心至极。

“龙妈” Emilia Clarke 的这件礼服,当然也是来自 Dolce & Gabanna 的,整体造型都很棒,除了两颊的高原红。

设计师 Tabitha Simmons 在粉色蓬蓬裙外,套了一件 Dolce & Gabbanna 的重工礼服,和头上的花冠鲜花相呼应,赞爆。

想穿出复古宗教风,金色和红色不可少!

看看那些金碧辉煌的天主教教堂,就知道这次走金色华丽风格一定不会错,这也是本次红毯上高频出现的风格。

我发现,其实天主教这个主题很容易穿好,只要跟着神父们身上的祭披颜色走,就不会太跑题。

比如,“红衣主教”拥有投票选教皇的权利,地位甚高,代表热爱、殉道的红色,也成了今晚许多明星穿着的颜色。

除此之外,白色的祭披代表纯洁喜乐,在复活期和圣诞期的弥撒以及主与圣母的节日与纪念日(苦难节日除外)都被使用。

绿色是生命、希望的象征,用于常年期(基督宗教的礼仪年历中时间最长的一个节期)的弥撒。

紫色是刻苦、补赎的象征,用于将临期(欢庆耶稣圣诞前的准备期与等待期)和四旬期(复活节前的准备时期),也可适用于追思弥撒。

黑色是死亡、末日的象征,但在美好肉体的狂欢盛宴上,肃穆中多了一丝生机勃勃的意味。

此外,金碧辉煌的华丽主题似乎很对欧美人民的胃口,但这些元素移花接木到中国超模们的身上,就显得中规中矩许多。

emmm......还有没找到 dresscode 在哪的奚梦瑶,反正裙子足够大也是会被拍的!

年年都有的不走心选手

街拍表现一向超棒的“国美” Selena Gomez,这次在合作品牌 Coach 的“挟持”下,穿了一身新款睡衣亮相。

嗯?说好的扬长避短呢?赞助商爸爸们,这件易显胖没腰身的睡裙,根本不适合圆脸穿啊!

和往年一样,还是有许多“包袱重”的明星,坚持以西装礼服的形象亮相。

就好像说好了一起去 COSPLAY,我穿了一身蓝色哆啦A梦来了,你们却穿着T恤牛仔裤。

什么!我脖子上明明戴了十字架啊!安娜·温图尔这样说。

即使衣服不扣 dresscode,也能靠胸针扳平一局。

好吧,好歹还是有一点宗教元素的。

还有人更敷衍,比如《逃出绝命镇》男星 Daniel Kaluuya 在手上戴十字架腕饰。(放大才能看得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