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640.webp (24)

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新展来袭!“色彩空间绘画”(Colour Space Paintings)继2018年3月在英格兰霍顿庄园展出后,在5月移师高古轩纽约画廊(555 West 24th Street),这也是该系列在美国的首次展出。

640.webp (19)

640.webp (20)

达明·赫斯特的圆点绘画作品2018年3月在英国诺福克郡的霍顿庄园展出

“色彩空间绘画”从赫斯特标志性的点画系列发展而来,赫斯特在1986年时开始了点画系列的创作,而谈及点画的创作理念时,赫斯特表示这潜意识地来自他的父亲——赫斯特的父亲是利兹的一名汽车销售员,他总是用蓝色的点来为家里的门上漆。“我过去常常跟别人说,我家住在那幢带有白底蓝点的门的房子里。”据赫斯特自己回忆,“我的第一幅点画非常松散,又很多滴溅的画点,一点而不极简。我在极简主义的冷酷和抽象表现主义的情绪之间挣扎。在我画的时候,因为感觉它不够冷,于是马上作废,转向网格的严谨,去掉了混乱。但在完成点画系列的画册之后,我开始发现自己其实真的很喜欢第一幅点画的感觉,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再回溯那种感觉。”

640.webp (18)

点画系列被设想为一个无穷无尽的系列,而“彩色空间绘画”却是一个有限的作品系列,于2016年开始并完成。后者遵循了一些由点画系列所设立的规则:不重复任何一个颜色或圆点尺寸(直径从1/4英寸到4英寸)。然而,没有了网格的严谨和圆点完美的几何对称,“色彩空间绘画”看上去更加松弛,更随机,也比点画系列更加愿意接受意外。这里,赫斯特笔下不完美的圆盘相互重叠、争芬夺彩,如同显微镜下的粒子。“色彩空间绘画”接续了赫斯特3月份在高古轩比弗利山庄空间开幕的展览“The Veil Paintings”。 在“The Veil Paintings”中,赫斯特重新审视了他90年代初期的视觉糖果系列作品。类似地,“色彩空间绘画”同样展现了他的工作方法中系统与绘画、理性与表现之间的相互作用。

640.webp (22)

达明·赫斯特为“小猎犬二号”探测计划绘制的彩色检测图表

实际上我们对于达明·赫斯特的圆点作品早已十分熟悉:早在2003年,赫斯特创作的圆点画被作为科学实验所需的色彩校准图表送入了太空。这幅委托设计的画作搭乘第一个英国火星探测器前往火星,被预设为有史以来降落在另一个星球上的第一件艺术品。

640.webp (25)

在2012年,高古轩画廊史无前例地在其全球11个城市的所有画廊同时挂上赫斯特的圆点画。当时高古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些画作已经进入到了流行文化中,你可以在广告、衣服以及汽车等地方看到它们。它们已经成为了我们视觉语言的一部分。”与赫斯特做过的许多事类似,这场展览毫无疑问招来了大量的批评和质疑。这个展览的想法对某些人来说非常的令人厌恶。伦敦《每日电讯报》的艺术评论员Richard Dorment称这些点画“难以置信地无聊”,当被问及对这系列展览的看法时,Dorment则表示:“将大量点画聚集在一个类似于泰特漩涡大厅的场地中会有非常棒的视觉效果,但我无法理解把世界各地的高古轩画廊都挂满这样的点画有何意义。它这是为了什么?”

640.webp (26)

彩色圆点画是达明·赫斯特的工厂批量生产的最典型作品之一,并常常在拍卖市场上斩获不俗成绩。在2011年,赫斯特的圆点作品在拍卖行成交价从10万美元到170万美元不等,由日期、尺寸、图样设计和图画状况决定。同年6月的蘇富比拍卖会上,一件早年的圆点画拍得60万英镑。彩色圆点画也曾出现在伦敦Frieze艺术周中,它们各有一个怪异的名字,《眼镜蛇》、《二氧化碳》、《苄星青霉素》、《长春 碱》……价格在数万美元至60万美元间。

赫斯特对科学和艺术之间的联系一直很感兴趣,他常常往自己的作品中注入医学的元素,赫斯特迷恋药品这个题材,他甚至在1998年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药房餐厅”,一度成为社会名流驻足的胜地,评论家赞扬它能治愈都市人心灵的空虚,是“一段美好时光的处方”。他的圆点画模拟的是则是医学颜色代码。赫斯特的圆点画是当代艺术最醒目的元素,它超越了语言和文化,成为全球熟知的符号。据悉,展览“色彩空间绘画”的展期为2018年5月4日至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