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菲利普·科斯特(Philip Quast),英国最知名的音乐剧明星。曾获得过四次奥利弗奖提名并分别于1991年、1998年和2002年赢得三座最佳音乐剧男主角奖,是史上获得该奖项最多的演员。菲利普因在音乐剧《悲惨世界》中扮演沙威而打入西区,1995年,菲利普在《悲惨世界》10周年纪念版舞台上的表演引起轰动,成为世界音乐剧迷最熟悉的音乐剧演员之一,他虽然不是该剧沙威这一角色的原版演员,但他塑造的形象却成了这个角色的标杆。对于这位伴随几代音乐剧迷成长的音乐剧明星,大家都喜欢叫他“PQ叔”。

在沉寂许久之后,2018年,由菲利普主演、今年奥利弗奖最佳音乐剧复排作品《富丽秀》(Follies)即将通过英国国家剧院现场(NT Live)的播出平台与中国观众见面,国内很多城市都将有机会在大屏幕上一睹此剧。而《富丽秀》也是NT Live的第一部音乐剧作品。

英国国家剧院巨制复排《富丽秀》:打着飞的去面试

菲利普·科斯特生长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的农场家庭,毕业于国家戏剧学院,之后加入了澳大利亚南部州立剧团,成为一名职业话剧演员。大约在22岁时,菲利普离开了剧团,出演了人生中第一部音乐剧《坎蒂德》。正是因为这部《坎蒂德》,他被英国著名制作人卡麦隆·麦金托什记住并被邀请出演《悲惨世界》中的沙威一角。沙威这个角色改变了菲利普的一生,把他带到了西区,乃至整个世界。作为史上获得奥利弗奖最多的演员剧演员,听到英国国家剧院要复排音乐剧《富丽秀》的消息,菲利普·科斯特二话不说买了机票就去伦敦面试。《富丽秀》是美国作曲家史蒂芬·桑德海姆(Stephen Sondheim)创作于1970年代初的音乐剧作品。说起桑德海姆,国内观众可能有点陌生,在此之前,国内并没有引进过他的作品。但在费元洪看来,桑德海姆是“在美国的环境里出来的一位非常深刻的作曲家,这非常难得”。他创造了概念音乐剧这个类别,即音乐不追求好听,但要为戏剧服务。所以,他的作品都有一些哲思性,把美国人的生活提炼出来,很精致。

676

这一版《富丽秀》是英国国家剧院去年斥巨资复排打造的音乐剧巨制,该剧自首演后,便产生了很多版本,剧本和歌曲一直在完善调整,但这次复排基本使用的是1971年的版本。在菲利普看来,这个决定让这部戏显得与今天的社会环境非常相关:“50年过去了,回到原版的感觉突然对了,因为美国现在的政治环境突然跟之前一样了。党派斗争下失去理智和文明。《富丽秀》就是在描述这种焦虑,这也是它诞生的土壤。”全剧讲述了一个剧院被拆掉的前夜,一群已经步入中老年的富丽秀舞女回到曾经获得无数掌声的舞台,最后缅怀自己的青春岁月,整个夜晚他们年少时的身姿如影随形,而两对中年夫妇则需要面对自己失败的婚姻和再也回不去的少年时代。

菲利普在其中饰演本,一个已经退休的政客,在这个夜晚他见到了仍然对自己抱有幻想的旧情人萨莉,同时,还要对付自己的老婆菲利斯。在整晚保持微笑的纠结后,本的中年危机大爆发,倒在地上,只能被原配妻子捡走。事实上,菲利普与桑德海姆及英国国家剧院都有很深的渊源,他的第一座奥利弗奖就是饰演《星期天与乔治同游公园》中的男主角乔治获得的,而且也是在英国国家剧院奥利弗剧场的舞台上。而后,菲利普又演过《理发师陶德》、《拜访森林》等桑剧。大约2010年,英国国家剧院曾在伦敦举办过《富丽秀》音乐会,当时菲利普就饰演本这个角色。而这次,他还要与四度奥利弗奖得主艾美达·斯丹顿同台飙戏。与此同时,多米尼克·库克(Dominic Cooke)也是菲利普加入这次复排的重要原因。多米尼克·库克曾担任皇家宫廷剧院艺术总监达10年之久。菲利普一直很关注他并崇拜他。菲利普认为,作为演员,总想跟好的导演合作,这样才能保持进步。

679

NT Live拍摄的第一部音乐剧:演员不需要为拍摄做任何调整

《富丽秀》应该是NT Live的第一部音乐剧作品。费元洪认为桑德海姆的音乐剧其实很有电影感,音乐也很像电影配乐。节奏流动感和氛围上和戏剧结合的非常好。而对于菲利普来说,NT Live对演员是有一些特别挑战的,因为舞台剧表演通常不能很好地转化到银幕上。然而,导演多米尼克·库克刚刚执导完电影《在切瑟尔海滩上》和BBC流量剧集《空王冠》系列,他懂得舞台表演和电影表演的相似之处。与此同时,NT Live在录制时仔细设计了机位、角度。即便舞台两侧就有两台机器一直拍摄,特写也不会放大得非常夸张,也不会在演员做很多面部表情时给特写。因此,演员其实完全不需要做任何调整,摄像机会适应演员在台上表演时发生的一切。费元洪觉得,NT Live比较适合呈现很多细节的变化,非常适合追求表演质感的戏,但大场面似乎还是要现场来看。他提到最近即将在文化广场演出的《深夜小狗离奇事件》,曾经看过的NT Live版本是在英国国家剧院的小剧场拍摄的,但后来转移到伦敦西区以及全国巡演,都是大剧场版本,感受还是非常强烈的不同,舞台调度和设计的浸没感和精彩度还是要到现场来体会。

曾经来过中国教表演:中国的音乐剧演员在舞台上不太像真实的人

680

现在,菲利普把大量时间花在表演教学上,2年前还曾参加过在北京举办的大师班,进行现场教学。在澳大利亚,他也有大量中国学生。但他觉得,很多中国音乐剧演员在舞台上不太像真实的人。所以,他会给他们录像,让他们不要摆表情,不需要用很多外在的东西来表现情绪。“演音乐剧时,我试图让自己的表演在说话与演唱间转换是完美的、无缝衔接的,唱歌和说话用一样的声音,这样观众就不会注意到你要唱歌了。在《富丽秀》里面我就是这样做的,《富丽秀》写得就很像说话的节奏,所以表演的时候就会说着说着就唱起来。”菲利普认为,音乐剧主创团队需要在语言上下大功夫,不光是语音语调,还有语言的表达方式。“很多音乐剧歌剧是表达爱的,但中国人不说‘我爱你’,这句话让人觉得很可笑或者显得弱势,所以中国人只说‘我喜欢你’。但在像《西区故事》这样的戏里,一个角色会唱‘玛丽亚,我爱你’。听到这样的歌,中国人可能会笑。这其实对于导演来说是一个挑战,如何把音乐剧的内容带入中文的文化背景中。”在谈及中文化的问题时,菲利普认为很多音乐剧不能做直译,需要重新做剧本,但不是很多人懂或者愿意付出时间,这需要更多的磨合。他最后说:我很想再来中国,这样的经历让我觉得非常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