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FT中文网 作者: 何越2018-05-09 11:39

1

近日,纽约佳士得的“洛克菲勒家族世纪拍卖”引发全球关注。此次拍品来自洛克菲勒家族第三代大卫•洛克菲勒和佩吉•洛克菲勒夫妇。洛克菲勒家族有从事艺术文化收藏与推广的传统,大卫•洛克菲勒的哥哥约翰•洛克菲勒三世也是位慈善家与收藏家。1963年,洛克菲勒三世夫妇建立亚洲文化协会(Asian Culture Council,以下简称ACC),致力于推广亚洲文化艺术。笔者有幸采访了长期担任ACC主席的伊丽莎白•麦科马克博士(Dr Elizabeth McCormack)。

2

麦科马克博士与本文作者合影

伊丽莎白•麦科马克博士(Dr Elizabeth McCormack)是美国慈善业界的重量级人物。她头衔颇多,如茱莉亚音乐学院官方受托人(trustee)和曼哈顿维尔学院院长,但她最广为人知的头衔是洛克菲勒家族慈善顾问。她长期担任由洛克菲勒三世创建的美国亚洲文化协会(Asian Culture Council,以下简称ACC)主席。该协会1963年在纽约设立,在台北、香港、东京等地设有办事机构。过去50年里,ACC在亚洲资助过6000余位精英,其中包括陈凯歌、金星、蔡国强等人。

麦科马克博士近日特地从纽约飞来伦敦,参加已故好友英国文学代理人托比•伊迪(Toby Eady)的追思会。在托比遗孀、英国知名华裔作家欣然家中,我见到了这位美国慈善界的常青藤。麦科马克博士今年已96岁高龄,仍未退休。她腿脚不甚方便,语速极慢。但思维敏捷,口齿伶俐。围绕ACC的文化慈善事业,她侃侃而谈。

麦科马克博士说:“洛克菲勒一世靠石油发家,二世继承父业,我不认识这两位。但三世和他的几个兄弟,如:前纽约州州长Nelson Rockefeller、成功的慈善家Laurance Rockefeller和大通银行银行家David Rockefeller,我都认识。我也认识四世,这个家族很大。”

洛克菲勒二世夫妇对亚洲艺术与历史文化非常有兴趣,并积极从事收藏活动。从小耳濡目染,洛克菲勒三世也成了亚洲艺术文化的鉴赏家,由此创建了旨在推动亚洲与美国相互交流的几个慈善基金,ACC就是其一。

“ACC赞助音乐家、舞蹈家、酒店管理人员、建筑师等各行人士。洛克菲勒三世去世后,留下一些钱给ACC,他的遗孀Blanchette Ferry Rockefeller接任成为ACC主席。她去世后,ACC由我接手负责。资金来源主要是我和另一位同僚去募集,不是很多,现在大概有6千万美元。高盛有几位私人赞助过ACC。艺术家想得到赞助,必须要让基金会确信艺术的重要价值。现在我已卸任,不再担任主席,平时做些信托受托人(trustee)的工作。”

洛克菲勒三世非常喜欢日本文化,有很多日本朋友。麦科马克博士提起一段他在二战结束后的一桩趣事。“记得在一个酒店,他对经理说:‘我想要一个顶楼的套间,请日本朋友来玩。’经理说:‘这个月是和平月,日本人不能去二楼以上的地方。’他问:‘这层楼呢?有没有一个大房间?’经理说:‘我的房间在这层楼最大,你可以用那间。’最后我们在那个房间款待了日本朋友。他的日本朋友都很爱他,感谢他在‘二战’后那特殊的年代里,为日本人创造便利。”

麦科马克博士说:“洛克菲勒三世及ACC都认为:艺术是带来和平的最好方式。不同国家的人,尽管语言不通,但可以通过音乐、舞蹈、绘画等不同艺术形式产生共鸣,相互理解,促进融合。我们的项目是赞助中国艺术家到美国,或送美国艺术家去中国和亚洲。北京的芭蕾舞演员到了纽约,通过舞蹈,就可以和纽约的芭蕾舞演员相互沟通和理解。”

谈话中,麦科马克博士还首次披露:“洛克菲勒的一个女儿后来也建立了一个类似ACC的机构,名为The Trust for Mutual Understanding(以下简称TMU),在俄罗斯、中东欧及美国之间做艺术交流。它与ACC持同样的工作理念和方式,只是资助的国家不同。我也是这个机构的信托受托人(trustee)。明年我们可能去柏林。”

TMU官网是这么介绍创始人的:TMU于1984年由一位匿名美国慈善家创建。

那么,中国艺术在美国影响力如何?

麦科马克博士说:“这个我说不好。但我知道美国人对欣赏中国艺术很热衷,至于他们懂不懂,得看你谈话的对象是谁。对于美国人而言,欧洲艺术要比中国和日本这些亚洲艺术容易理解和接受。不过,现在很多美国博物馆和公共场所都有亚洲艺术,这为美国人理解亚洲艺术提供了条件。然而如何定义理解一词?不单美国人和英国人很难懂中国艺术,很多中国人也不懂自己的艺术啊。因为艺术很难懂。中世纪的绘画还比较容易,可要欣赏现当代艺术,是需要有知识的,需要明白作者的创作意图与背景。纽约的博物馆和现代画廊可以看见很多参观者,我想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他们只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仅此而已。音乐欣赏比绘画欣赏要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