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2018年5月5日,在这个立夏时节,“光与幻:张朝晖水墨展”于798 ICI LABAS艺栈空间如期而至。张朝晖作品中的光,不是灯光的投射,而是通过中国传统的“留白”营造出透过画面与笔墨的时空光束,它含蓄却真实,在简单的黑白灰之间连接心灵的此岸与彼岸,以笔墨为舟,在意象与抽象之间畅快游走.

4.春缈图-69x135cm-2011

春缈图-69x135cm-2011

3.海-126x69cm-2012

海-126x69cm-2012

1.矩阵系列-114x93cm-2012

矩阵系列-114x93cm-2012

6.构成研究-134x70cm-2013

构成研究-134x70cm-2013

5.春潭醉无边-127x65cm-2011

春潭醉无边-127x65cm-2011

通过水墨光感的表现,构成一种幻影弥散的视觉效果——这大抵就是“光与幻”的基本形态。正如本次展览策展人王萌所言:“光感”是张朝晖在水墨中表现的视觉主题。如何以水墨的方式去表现光和光感,又如何在抽象化的“光感视觉”中去对位自我感知与时代方向,从而形成一种个人语汇与文化语境的张力,张朝晖近期的水墨实践对这个问题进一步体验和深化提供了可能性。

“透光”是张朝晖选择的一种水墨的基本语法,他从文人画的“留白”中找到了画面生成方式的基因起点,在实验性水墨的“新经验”基础上连接“光效应艺术”的基本思路,由此形成了张朝晖式的从“留白”到“透光”的水墨语法,从而形成一种在水墨的独特媒介上显现的“光与幻”的体验。光的肌理、光的能量、光的限度、光的经纬、光的线域、光的矩阵、光的密度、光的缝隙,……,这一些列“与光有关”的视觉命题成为张朝晖使用他那独特的“象征性语法”所要诠释出的视觉形态,由此构成了他在艺术上的水墨语汇。也许是受“极少主义”对事物“物性”和哲学的“观念属性”启发,张朝晖回归到了水墨媒介的基本属性,这并非要沿袭“传统笔墨”的“笔法”与“墨法”的程式,而是直入“水墨”的本体,他选择了充分使用“水”,让“墨”在“绘画性”的用笔中去与纸相“融”的方式。

9.光无限-137x70cm-2013

光无限-137x70cm-2013

6.构成研究-134x70cm-2013

构成研究-134x70cm-2013

8.光斑系列-70x45cm-2014

光斑系列-70x45cm-2014

12.弥漫-108x69cm-2013

弥漫-108x69cm-2013

18.无题-68x68cm-2014

无题-68x68cm-2014

19.光与线-143x101cm-2014

光与线-143x101cm-2014

21.云山-67x81cm-2011

云山-67x81cm-2011

从泼墨到留白,从逆光投射到其山水系列营造出的“气流感”,从线条与水墨之间的晕染到结构与构成的空间建树,张朝晖熟稔的在纸上编织着他的水墨幻影。而从抽象到意象,将传统语言如此自如地置于当代语境,也与其本人的艺术经历息息相关。正如策展人所言:“张朝晖是一个学者型艺术家。”多年的艺术史研究及中西方文化交流和策展积累,成为张朝晖创作与创新的知识体系及来源,也赋予他全球语境下的创作视野。而东方的意蕴与生活情结,更成为其画作的灵感源泉:“走过江南园林和庭院,透过那些窗格而落入眼帘的投影,这些微妙的光线和构成,都给人特殊的感受,”艺术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展览现场

展厅入口

络绎不绝的观众

展厅现场图

展厅一隅

展览现场

张朝晖的水墨探索,给人一种水到渠成的自如感。正如现场嘉宾水天中先生所评:他的作品并非试图延续前朝文人的笔墨和气韵,而是另辟蹊径的开拓了空间和光影的感知。这便打破了传统意义上东西方创作的界限,令艺术家更加自由的游走在结构与笔墨之间,这些微妙的水墨语汇创造出一种虚实变化的“光幻体验”,一种来自水墨本体语汇的“柔软性”贯穿其中,构成了光的渗透和光的语汇。

交流会现场:水天中,张朝晖

交流会现场:水天中,张朝晖

交流会现场:石建邦,王萌

交流会现场:石建邦,王萌

观看展览的水天中先生

观看展览的水天中先生

展览嘉宾合影

展览嘉宾合影

左至右:艺栈空间负责人丁韵秋,批评家水天中,艺术家张朝晖,艺术总监石建邦

左至右:艺栈空间负责人丁韵秋,批评家水天中,艺术家张朝晖,艺术总监石建邦

于是,黑白灰的水墨探索带来了全新体验的“光与影”、“境与幻”,而就在798 ICI LABAS艺栈空间,等待观者的体验。

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5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