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2015年,应陈履生副馆长的邀请,安娜·高美在这久负盛名的艺术殿堂——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了她的首次个展。本场个展由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组织举办,由北京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博物馆院长兼馆长、洛杉矶布罗德美术馆馆长王春辰策划展出。此次活动由阳光保险集团赞助,集团代表邵伟(音译)近期为位于北京的新总部购得了8件安娜·高美纪念性雕塑作品。

Anna-Chromy-National-museum2-600x367

安娜高美雕塑作品演绎出古典与当代的完美结合

当我第一眼看到安娜·高美的雕塑作品时,立即被她的作品所打动,它们让我感受到欧洲古典雕塑的美轮美奂。高美的雕塑作品不仅继承了古典雕塑的衣钵,而且艺术家还向其倾注全新的生命元素。事实上,这涉及到一项非常重要的艺术史话题,即:我们当下如何看待传统和经典,我们又如何从中汲取艺术养分来成就今天的艺术。

Anna-Chromy-invite-600x420

如今,艺术界更倾向用非传统的标准去衡量当代艺术。所有具备传统元素的艺术都被归类为非现代艺术,相对地,所有与传统不沾边、看似采用新素材或新表现手法的作品都被冠以当代艺术之名。单从价值判断而言,“古典”属于过去,而“当代”则俨然成为区分卓越与平庸的判定标准。我们所说的古典与当代都是没有明确界限的概念,由于这两种不确定性在程度上存在差异,我们对事物的理解可能会产生偏差和误解。以安娜·高美的雕塑作品为例,它们以现实主义造型风格出现在今天的视觉世界中,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它们?急功近利的艺术家不再垂青于现实主义雕塑。这是我们对普遍现象进行观察和分析后得出的结论;然而,当我们提及个中翘楚时,安娜凭借其精湛雕塑技法和表现手法,并以其代表性的造型风格和丰富的内涵价值脱颖而出。相对地,当我们浓墨重彩地对形式和实体关系进行解构时,我们往往陷入虚空;当我们摒弃作品的故事性,我们将迷失初衷;当我们在平面世界夸夸其谈时,我们忘却了构建和追寻人生的意义。

Anna-Chromy-beijing-10-600x338

在当今环境下,我们一直在寻求新的理念和表现方式,但真正的艺术,其本身就意味着创新,并且不应受到任何僵化刻板思维的限制。那么,什么是真正的艺术(包括雕塑)?生命的价值是最为重要的因素,同时,如何从中提炼艺术精髓也非常必要。高美的雕塑作品为现今江河日下的古典现实主义雕塑流派守住了半壁江山。高美对现今的中国雕塑艺术具有深刻的启迪意义,在现实主义充斥中国雕塑教学界的大背景下,高美的现实主义风格依旧有其独到之处,说明现实主义并非意味着千人一面。现实主义有着其自身的特点和传统的力量,同时也在不断向其他艺术流派借鉴学习。尽管中国的现实主义雕塑承袭自欧洲传统流派,但其并未完全贯彻现实主义的本质。客观地说,中国的现实主义雕塑依旧处于未经雕琢的状态,这是有其历史缘由的。中国自古就具有传统的石刻石雕艺术,其特色为夸张的结构比例和更为柔和的线条轮廓,强调的是写意,提倡简约的轮廓,这些独树一帜的特点让中国雕塑在全球雕塑界占有一席之地。但是,假如我们想要学习异国的雕塑传统,或者在了解其经典作品之后,我们怎能不学习其本质性精髓?得其神胜于得其形,我们的本意并非局限于学习其表现形式,而是要去学到其深刻的本质精髓。这种艺术上的探知和打磨需要兼容并蓄和磨砺积累,其主要目的在于关注文化主体的成长和稳健发展,而非促成个人艺术成就。所以,重塑对现实主义雕塑的认知不能一蹴而就,而是一项长期的历史性责任。只有通过几代人的潜心学习、深思和对经典的实践,才能生成我们自己的真正传统和经典风格。

Anna-Chromy-beijing-2

因此,此次高美在北京的雕塑个展给我们带来一次绝佳的机会,能让我们去解和回顾欧洲古典主义雕塑。她的作品源自欧洲古典主义雕塑传统,是传承的经典范例;但她并非仅限于传承经典,相反,她的作品游走于现代主义和古典主义雕塑之间,再现并延续了典雅优美的雕塑遗产。值得一提的是,她出生于战后重建欧洲的新文化时期,凭借在多个文化地区的生活经历,她为这种新文化加上了注解——这些不同地区与国家的经历是一种新文明的元素,高美用其滋养她的雕塑作品。在物质世界里,艺术的生命体验尤为重要,高美将这些生命体验与神话传说融为一体,以诸神显现的方式阐释了雕塑的生命力和作为新文化的源头重启。尽管现今我们有无数艺术创作和涉及深层潜意识的艺术行为与成果,但我们对现实存在和经验的探寻依旧可贵,这是关注和守护人生价值的桥梁:它们是通向我们灵魂的载体。为此,我们应当更深入了解雕塑的本质:它并非只是空壳,而是一个充满生命灵魂的法门。如果我们不能从这个层面上进行理解和冥思,那我们依旧未能触碰到雕塑的本质。

Anna-Chromy-beijing-7

对高美的雕塑作品的探讨不能局限于任何一件单一作品,而应纵观她的全部作品系列,它们展现了一种雕塑结构和形式——源自古典文化,忠于生命的普世价值和神性。她说:“我在雕塑中诉求什么?我试图将生命中每一种空虚失落的面目转化为优美的舞蹈。”她是在追寻人生的意义;她有一种使命感去获取这样的意义;她在找寻心灵的力量,一种源自灵魂的神性。

这是种超越技术的求知,在中国当前雕塑创作与实践的环境下,我们鼓励这种心灵的启蒙和呵护,这是重建中国新文化和新文明的根本。对于中国艺术界的现状,我们最紧迫的任务是如何应对满地哀鸿和叹息。为精益求精,我们必须挣脱桎梏加锁,学习借鉴经典,学以致用,我们不是要以现代主义和当代艺术的思维逻辑去摒弃经典。从广义而言,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一种新的文化心理和能力。没有开放和宽广的胸怀,生活的艺术价值也会不复存在。

Anna-Chromy-beijing-1

对比高美早前的一些展出活动,本次在北京的雕塑个展更多强调的是她在雕塑上取得的成就,让我们得以领略她作品所体现的欧洲雕塑经典传承,使我们在发展自身当代雕塑艺术的同时,不将欧洲艺术发展的断层视作理所当然。高美的雕塑再次说明历史的进程的多维度和多重写实状态,也促使我们对艺术的坚守更加坚定——经典不可抛弃,传承有赖新人,创造自有法度,当代艺术的方向不变。更重要的是,回归人性和神性将是一项二十一世纪的持久运动。高美的雕塑作品展现出对人类的观海和神性之光,不仅召唤艺术回归高贵与品质,同时召唤着人性的复苏。

Anna-Chromy-hall-museum-600x401

2015年8月20日 王春辰 于北京,望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