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安娜·高美和学院理事们确信,菲力浦·波佐·帝·博尔戈(Philippe Pozzo di Borgo)代表着我们时代的“良知”。他的自传《第二次呼吸》:讲述了一则真实的故事,受其启发而改编的电影《触不可及》(英国片名《无法触碰》)获得了巨大成功,他的第二本图书《托斯触不可及》是一则对大一统社会的宣言——大一统社会也是他所努力践行的原则。

Anna-Chromy-and-Philippe-Pozzo-di-Borgo-600x450

个人简介

四肢瘫痪的菲力浦·波佐·帝·博尔戈(Philippe Pozzo di Borgo)表示,人们需要更好地照顾彼此。尽管他在生活上仍然需要人来照顾,但他还是竭尽所能去帮助别人。

他所表现出的充沛活力总是令人惊叹不已,虽然他刚结束从摩洛哥至科隆的空中旅行,但他依旧坚持说自己感觉“总是非常良好。”任何读过他自传的人都会明白,像科隆这种冰点以下的气温,会给四肢瘫痪者带来莫大的痛苦(其自传《第二次呼吸》:记述了一段真实的故事,电影《触不可及》以其为蓝本拍摄而成)。

波佐·帝·博尔戈(Pozzo di Borgo)毫不掩饰他的贵族身份,他的自传于 2001 年在法国首次出版,书中记述了其法国贵族的家庭背景,他是“含着金勺子降临人间的”。他曾一度居住在位于城堡的家中,之后他接过了香槟帝国的帅印,过起了空中飞人的快节奏生活。这种生活一直延续到 1993 年,他遭遇滑翔伞事故为止。

那年,他 42 岁。从此,他开启了另一种生活模式——终日与轮椅相伴。钱不是问题,那不过是他唯一能从前半生延续下来的东西。他的下半生被打上了失落、痛苦和重新适应的烙印。他遭遇事故后的第三年,妻子比阿特丽斯(Béatrice)因癌症去世。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比普通人更深刻地去思考人生。波佐·帝·博尔戈(Pozzo di Borgo)的判断有些极端。“我们的社会正深陷危机之中,”他说道。“人们存在不安全感,这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未来将是怎样的。”

他补充道,金融危机只会加剧这种情绪。科隆观众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是多么想用手势来强调自己的观点。借助眼神和头部动作,他反而更具表现力。他的意思很简单:“人们需要情感和利他主义;他们需要更好地相互照顾。”

Philippe-600x390

波佐·帝·博尔戈(Pozzo di Borgo)并未在此刻意区分残疾人和正常人:“所有人都需要相互依赖。残疾人可扮演守护者的角色,因为他们提醒我们,人生非常短暂。我们不可能永远保持美丽、健壮和长生不老。伴随着衰老,我们会变得脆弱。”他还补充说,如果我们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残疾人在社会占多数。这就是他认为这部电影——《触不可及》(2011),在他一生中取得巨大成功的原因。

电影的主题思想在于表现:人们在社会中是相互依赖的,尽管这种依赖本身并非显而易见。波佐·帝·博尔戈(Pozzo di Borgo)强烈地意识到帮助他人的重要性,原因是他离开他人帮助就无法生存下去。

即便是由法国演员奥马·希(Omar Sy)扮演的护理员阿卜杜勒·塞尔罗(Abdel Sellou),也需要他人帮助。塞尔罗(Sellou)出狱不久,波佐·帝·博尔戈(Pozzo di Borgo)就首先雇佣了他。塞尔罗(Sellou)是阿尔及利亚移民,他来自巴黎臭名昭著的郊区,其人生的头20年与犯罪结下了不解之缘。

波佐·帝·博尔戈(Pozzo di Borgo)帮助他改过自新,“我以前只关心我自己,” 塞尔罗(Sellou)说道。“我曾是一头独狼,放纵任性、寡廉鲜耻。没过多久,我成了正常人。”他补充说,与新东家的友谊改变了一切。

提及波佐·博尔戈波佐·帝·博尔戈(Pozzo di Borgo)给他当新护理员的机会,这位护理员常会玩些小幽默,他会这样说,“我曾去过很多像波佐·帝·博尔戈(Pozzo di Borgo)先生的这种宅子,只不过我是窗户爬进去的,而不是走大门。”或者来句,“在那之前,我从未听说过一个牧羊人会主动为一头狼树碑立传。”塞尔罗(Sellou)从未想过要得到这份工作。

“如果我要求阿卜杜勒(Abdel)杀了我,他肯定照干不误,”波佐·帝·博尔戈(Pozzo di Borgo)反唇相讥道。影片中的这种黑色幽默,对于弗朗索瓦·克鲁塞(François Cluzet)扮演的四肢瘫痪者来说,也算是一种生存之道吧。

自影片 2011 年上映以来,有 60 个国家的 5,500 万观众见证了这段有关波佐·帝·博尔戈(Pozzo di Borgo)和塞尔罗(Sellou)友谊的感人故事。这部电影出人意料地成为了法国电影史上最成功的电影。塞尔罗(Sellou)已离开巴黎郊区,如今他在阿尔及利亚从事养鸡事业。他也撰写了一本书。谈及他的畅销书,他说:“对于那些一生都没读过书的人来说,《你改变了我的生活》是一封 250 页的感谢信”。

POZZO-Libro-600x450

菲力浦·波佐·帝·博尔戈(Philippe Pozzo di Borgo)也完成了他的第二本书,《托斯无法触碰?》(每个人都无法触碰?)是一则对大一统社会的宣言——大一统社会也是他所努力践行的原则。电影和 DVD 的销售收入都捐给了西蒙·德·昔兰尼(Simon de Cyrène )组织,这家组织负责修建具有创意的生活设施,残疾人个体和他们的护理员在此不分昼夜地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他强调,菲力浦·波佐·帝·博尔戈(Philippe Pozzo di Borgo)并非一个不幸的人,他对幸福有着不同的定义,这与成功的事业没有任何关系。他说,“我也帮助他人,”“我会聆听他人倾诉。那些帮助我的人有他们自己的问题。”

波佐·帝·博尔戈(Pozzo di Borgo)不再居住于巴黎,他同第二任妻子生活在摩洛哥。他的收件箱总是被寻求建议的电子邮件塞得满满的。他已成为一位具有象征意义的人物,他人能从他身上找到力量。他对电子邮件做到每封必回。

即使是文学节也能尽一份绵薄之力,利特·科隆(Lit Cologne)向外界如是说:讨论同时被翻译成手语,场地的前排坐席设为轮椅预留区。波佐·帝·博尔戈(Pozzo di Borgo)和塞尔罗(Sellou)撰写的书籍,目前正在进行重新制作,以期惠及更多的读者。针对阅读困难症群体,使用简化语言的简短版本正在制作之中。直到现在,该群体在图书市场上几乎被完全忽视,其数量不容小觑。

波佐·帝·博尔戈(Pozzo di Borgo)的助人行为令人鼓舞,他从哪里获得能量来完成所有这些工作?“劣势不是障碍,”他说,“而是别人仍需发现的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