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对于一名艺术家而言,不仅需要描绘出眼前的事物,更需要将内心的感受表现出来”。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

这位德国浪漫主义画家的作品“云海旅人 (The Wanderer above the Mists)”,鼓舞观众同卢克肯菲戈(Rueckenfigur)进行换位,从而去领悟作品中所描绘的情景,这情景仿佛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可感知外界、也能自我完善。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同另一位安娜·高美所喜爱的画家—— J.M.W. 特纳(J.M.W. Turner)一样,都意在将大自然描绘成“神创世界,而非人类文明所构筑的人造世界”。以安娜·高美的绘画恩师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为代表的超现实主义画家,以及其哲学导师阿尔贝·加缪(Albert Camus)为代表的存在主义学者,经常对他的作品投以关注的目光。

每当安娜·高美观看“旅人”时,就会想起江西省的庐山,这是中国最美的景点之一。十五个世纪以来,这里始终是隐士、僧侣、文人骚客和画师们出没的一方乐土。具有传统特征的美是如此神秘,对于中国人来说,“庐山之美”意味着“绵延不绝的神秘”。如今,我们生活在由科技创造的人造气泡中,我们只能在自己的精神体验中去寻求神秘;如同绘画中所表现的那样,大自然已被技术结构和技术所替代。

Rueckenfigur

创作于2014 – 布面油画,200×150 厘米

此刻,我正在欣赏程抱一先生的两篇精彩散文,程先生是法兰西学院院士、诗人和散文家,他完美地将中国和西方精神融为一体。程先生的一本名为《美之道》的著作已被翻译成英语,另一本《关于死亡的五次冥想》正待翻译中。在程先生的《关于死亡的五次冥想》一书中引导我们摒弃这样一种观点,即人们对美的内在感受是由眼前的景观所表现出来的,从而让人们感悟到美是存在于旁观者眼中的。他同时从西方和道家的角度揭示了美与神圣的亲密关系。

在中国,要评判一首诗歌或者一幅绘画作品的价值,最重要的标准就是要看它的“意境”。当一件特定作品表现出最高“意”时,或者说它同大千世界的“意”产生和谐共鸣时,这件作品才能称得上拥有圆满与美的价值。安娜·高美曾在《心灵的外衣》雕塑、“色彩学”画作中将“意”和“感觉”加以融会贯通;所有这些都与“心灵”——人们的灵魂休戚相关。“我最爱你所爱;那就是你的灵魂”——米开朗基罗。

从古希腊和古罗马时代开始,不论肤色如何,美始终同千姿百态的人体密不可分。在古希腊,“kalosagathos” 包含两层意思,即美的概念 (kalos) 和善的概念 (agathos)。但是,最重要的莫过于美与善的根本关系在人们心灵中的表达。向善方能致美;求美方能示善,并使善抵达理想王国。孔子和柏拉图都认为美德是通向美的必由之路,它连接着我们的心灵。这些是安娜·高美从事创作和开展“心灵学会”活动时所坚持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