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When Elegance Meets Art雅艺之美”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典藏臻品回顾展

梵克雅宝的璀璨历史

“When Elegance MeetsArt雅艺之美”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典藏臻品回顾展于2018年4月21日至8月5日期间在北京今日美术馆精彩呈现,展现世家杰作的诗意情趣与雅致韵味。自2012年在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初次展出以来,本次典藏臻品回顾展将首次在华停留近4个月。包含最新收藏的作品在内,逾360件来自世家典藏及私人藏家的艺术臻品将在本次展览中展露动人姿采。展品按年代顺序陈列,精心甄选的高级珠宝、珠宝以及时装配饰是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风格演化历程的最佳见证。百年世家的创新技艺为世家史册增添华彩,这些世家珍宝由有“黄金之手”(Mains d’Or)之称的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工艺大师代代传承。正是这些独门技艺,结合丰富的想象力与多彩的灵感之源,缔造出世家源源不断的传世之作。本次典藏臻品回顾展的布景如梦似幻,由 Jouin-Manku事务所担纲设计。

Varuna 帆船模型1907

1906年,珠宝匠之子阿尔弗莱德•梵克(Alfred Van Cleef)与妻弟查尔斯•雅宝(Charles Arpels)合作在芳登广场22号创立了第一家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精品店,并迅速获得成功,由此揭开了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百年传奇的第一篇章。随后,查尔斯的另外两位兄弟——祖利安(Julien)和路易(Louis)也加入经营行列。随着业务发展,世家相继在迪纳尔、尼斯、多维尔以及维希开设新店,以满足世界各地尊贵客人对世家的青睐。1919年,芳登广场精品店开始扩张,与此同时,另外两家精品店也在里昂和戛纳正式揭幕。

Nécessaire化妆盒1923

1925年,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亮相巴黎国际装饰艺术及现代工业博览会(The InternationalExhibition of Modern Decorative and Industrial Arts),展品中,多款佳作备受瞩目。其中,“玫瑰”手链更是令人惊艳,荣膺展会一等奖(Grand Prix)。以娇艳怒放的玫瑰为主题,这条手链由钻石和红宝石镶嵌而成,其间点缀着祖母绿叶片,堪称世家花朵主题的代表之作。当时,花朵与动物是风靡业界的创作主题。与此同时,埃及法老、中国、日本、波斯等东方元素也为世家提供了创作灵感,最终以青金石、绿松石、缟玛瑙、珐琅、漆绘工艺与其他珍贵宝石创作出全新的色彩材质组合,其中尤以化妆盒等作品最为引人注目。与此同时,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钻石和铂金珠宝作品也开始以简约凝练的线条与灵动的自然创意表现抽象的几何形状,探索装饰艺术的精髓。

1926年至1939年期间,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佳作频出,这得益于时任世家艺术总监艾斯特尔•雅宝(Estelle Arpels)与阿尔弗莱德•梵克(Alfred Van Cleef)之女Renée Puissant与才华横溢的设计师René-Sim Lacaze之间的合作。这段硕果斐然的发展时期研发的多项卓越技艺,也成就了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如今的盛名与经典的世家美学。Minaudière百宝匣的诞生便源于二人之间默契的美学“对话”,也是一款替代传统化妆盒的创新佳作。Minaudière百宝匣是一个采用黄K金、Styptor合金和彩漆制成的扁平状长方形盒子,内部设有多个分区,用于存放女士的化妆用品。

扇形胸针1937

百宝匣与山茶花胸针1938

另一项饱含创意巧思的工艺是闻名遐迩的隐密式镶嵌工艺,这项工艺也在1933年获得了专利。它的秘诀在于塑造纤细的金属网格,再将经过特别切割的珍贵宝石逐颗镶嵌其中,这项工艺通常运用于镶嵌红宝石,也会用于祖母绿和蓝宝石的镶嵌。这一工艺的特别之处在于可以将镶座隐藏起来,完整展现出每颗宝石的耀目光芒,令 Boule戒指、Pivoine胸针、Plumes胸针和Chrysanthèmes胸针等代表作更为璀璨耀目。1934年,首款柔软灵动的黄K金Ludo手链面世,最初采用方形图案,之后演化为六角形,使得手链更加柔韧灵活。

1939年,世家参加了纽约世界博览会(New York World'sFair),并推出了包括Passe-Partout万用珠宝在内的一系列充满新意的杰作。其蛇形饰链上附带花朵胸针。这件珠宝既可作项链和手链佩戴,也可作为腰链佩戴,而上面的花朵部分亦可拆下来作为胸针佩戴。

Zip 项链 1951 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雅宝家族的一些成员迁往纽约,开启了世家在纽约的事业,并于1942年在第五大道开设精品店。正是受美国社会的影响,Van Cleef &Arpels 梵克雅宝推出首批仙子与芭蕾舞伶胸针,也开创了传承至今的一大经典创作溯源。1944 年,家族第二代成员——克劳德•雅宝(Claude Arpels1911-1990)、雅克•雅宝(Jacques Arpels1914- 2008)和皮埃尔•雅宝(Pierre Arpels1919- 1980)接管世家。1938年获得创意灵感的Zip项链,在1951年最终面世。据传,基于温莎公爵夫人 (Duchess ofWindsor)给Renée Puissant提出的创意,世家创作了这款以拉链为原型的珠宝,它可以拉开做项链佩戴或合拢后化作精美手镯。迄今,Zip项链已经成为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高级珠宝系列中最具代表性的经典设计之一。

伊朗皇后冠冕复刻品 1967

20世纪60至70年代创作的长项链糅合了硬宝石珠粒和金丝编织元素。Alhambra四叶幸运系列长项链灵感源于四叶草,采用硬宝石和金质珠饰镶边,自诞生以来其魅力经久不衰,早已化身为世家最具代表性的经典设计之一。20世纪80至90年代,短项链再度回归,与胸针、耳环、手链或戒指组合成精致优雅的珠宝套装。

21世纪初,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的创作开始融入全新的创意能量。在推出高级定制时装为主题的高级珠宝系列后,世家开始定期推出年度主题系列高级珠宝。例如,2007 年的L'Atlantide系列、2008年的Les Jardins系列、2010年的Les VoyagesExtraordinaires系列、2011年的Bals de Légende系列、2014年的Peau d'Âneraconté par Van Cleef & Arpels系列、2016年的Émeraude EnMajesté和L’Arche de Noé racontée par Van Cleef& Arpels系列以及2017 年的Le Secret系列。

多年来,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的艺术成就令包括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玛丽亚•卡拉斯(Maria Callas)等极具时代影响力的众多社会名流倾慕不已。他们的名字令人联想到繁荣的20世纪20年代(Roaring Twenties)到 50年代期间的上流社会、电影明星的辉煌经历与皇室贵族的过往云烟。嫁入伊朗皇室的埃及法丝娅公主(Princess Fawzia)和伊朗苏瑞亚公主 (Princess Soraya)、伊朗王后法拉赫•巴列维 (Farah Pahlavi)、印度巴罗达大公夫人 (Maharani ofBaroda)、溫莎公爵夫人 (Duchess of Windsor)以及摩纳哥格蕾丝王妃殿下(H.S.H. PrincessGrace of Monaco)等皇室成员都曾是世家的忠实拥趸。

追求卓越品质、坚持创新之道已经成为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的鲜明印记。世家对作品体量与细节的执着以求、严苛的宝石甄选标准与源源不竭的灵感创意,在高级珠宝、制表艺术等多个领域铸就了独具一格的艺术风格。

20世纪20年代

“咆哮的二十年代”是艺术无忧无虑萌发的战间时期,巴黎成为公认的艺术、奢享、娱乐之都。新艺术风潮被崇尚简约线条的装饰艺术风格取代。1922年,图坦卡蒙墓的发掘为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的创作注入全新灵感。

视觉艺术流派代表人物桑妮雅•德罗奈(Sonia Delaunay)以及装饰艺术流派代表人物安德烈•薇拉(AndréVera)对色彩的推崇在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高级珠宝系列作品中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1924年起,世家开始在璀璨的钻石中点缀红宝石、祖母绿以及蓝宝石。制作工坊研发出包面切割、不规则凸圆型切割技法,为宝石的外形和色彩增添别致韵味,从世家部分埃及风格珠宝中便可一览其中新意。

项圈1929

这一时期,虽然几何形态的创作展现了当时全新的美学特征,但自然元素仍是世家在这一历史时期创作的重要主题。曾在1925年荣膺巴黎国际装饰艺术及现代工业博览会一等奖(Grand Prix)的红白色Rose手镯及胸针便是这个时期的代表作。

战后时期,“Châtelaine”腰链表动情奏响了黑白协奏曲;1925年后,白色钻石珠宝跃身为世家的主要作品设计。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推出多种用途胸针,一时名声大噪。长项链备受女士青睐,与腕间的宽手镯遥相碰撞出别致韵味,长吊坠耳环则为干练的短发造型增添一抹灵动的美感。

圆形、方形、菱形花纹组成的钻石臻品,经长方型、明亮式、榄尖型、梨型以及方型切割等缤纷样式打造,再配以铂金或白K金底座,无不呈现出或简约雅致、或雍容华贵之美。

化妆盒和盒形

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的许多化妆盒拥有艺术品般的精湛工艺。由俄罗斯画家弗拉基米尔•马可沃斯基(Vladimir Makowsky)(1884年-1966年)于1926年创作的化妆盒便是其中的代表。这件佳作采用珍珠母贝镶嵌,表面的装饰图案宛若中世纪风格绘画的微绘作品。神秘的东方风情、中国和日本文化为全新宝石搭配提供源源不断的灵感源泉,玛瑙、青金石、绿松石以及珍珠母贝等材质配以珐琅和漆绘工艺,更添新意。

化妆盒 1926

化妆盒以及东瀛风格收纳盒采用珍珠母贝和碧玉打造,并镶嵌精美宝石,上饰云纹、龙图腾或日本旧时风貌,作品拥有鲜明的日本印记。

香烟盒与粉盒上的图案,源于奥斯曼帝国文化的线条蜿蜒延伸,于作品之上交错成繁复的裂纹图案,配以模仿织物和地毯花纹的优雅珍珠母贝马赛克。

世家的多款化妆盒体现了以几何线条为代表的现代风潮的兴起,其中多件佳作向由设计师让•德普雷(Jean Després)、杰拉德•桑多兹(Gérard Sandoz)和吉恩.富凯(Jean Fouquet)所开创的以“效率”和“机器”为代表的现代主题致敬。

20世纪30年代

尽管1929年华尔街金融危机爆发,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却未受影响,在20世纪30年代依然绽放出夺目的创新华彩。得益于时任世家艺术总监、艾斯特尔•雅宝(Estelle Arpels)和阿尔弗莱德•梵克(Alfred Van Cleef)的之女芮妮‧皮森特(Renée Puissant)与设计师René-Sim Lacaze之间的合作,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在这一时期佳作频出。

菊花胸针1937

牡丹胸针1937

20世纪30年代末,符合女性现代审美标准的新式镶嵌工艺在珠宝与高级珠宝制造领域初露锋芒。以玉髓等拥有哑光表面的材质以及表面光泽的黄K金创作出的材质组合得到了日益广泛的应用。当时,黄K金在创作中的使用率更高(1931年,灵感源自中式斗笠的珠宝套装亮相万国殖民博览会)。硬宝石多与钻石搭配,水晶则常与黄K金组合。胸针多为两枚一组,可同时或单独佩戴,通常别在衣领、帽子上,亦可用于装饰发髻。

这一时期,创新设计无疑为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的声名鹊起与树立独树一帜的风格做出了重要贡献,其中包括为晚宴场合打造的Minaudièr百宝匣。此外,闻名遐迩的隐密式镶嵌工艺可将镶座隐藏起来,令人叹为观止。20世纪30年代中期,世家钟爱采用黄K金进行作品创作,代表作包括1934年问世的Ludo手链,其命名灵感源自路易•雅宝(Louis Arpels)的昵称。手链问世之初采用方形图案,后于1935年演化为六角形图案。1925年以后,世家开始将蝴蝶结作为珠宝设计的常用主题之一。20世纪40至50年代,大量的胸针设计采用了蝴蝶结元素(单一蝴蝶结、几何形蝴蝶结、花形蝴蝶结等),搭配明亮式切割钻石及长方型切割钻石。

Minaudière百宝匣

1933年,查尔斯•雅宝(Charles Arpels)创作出适合晚宴及日常使用的Minaudière百宝匣,该作品设计灵感源自美国铁路巨头之妻、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忠实顾客之一佛罗伦斯•杰•古尔德(Florence Jay Gould)。一晚,查尔斯•雅宝偶然间注意到古尔德女士将粉盒、口红、打火机等这些随身必备物品装进锡制香烟盒里。这个发现给了他创作可收纳各式随身小物的奢华百宝匣的灵感。阿尔弗莱德•梵克(Alfred Van Cleef)将其命名为Minaudière百宝匣,源于法语词汇:minauderies,以表达对爱妻艾斯特尔•雅宝(Estelle Arpels)妩媚气质的赞美。

Minaudière百宝匣最初采用便于持握的扁平状长方形盒子造型。后来,Minaudière百宝匣及其包装绒布袋逐渐取代由贵重织物或皮革制成、用于搭配女性服饰的手袋。材质方面,Minaudière百宝匣采用黄K金、黑漆或由次贵金属打造的Styptor合金。早期款式中,部分作品的雕刻线条采用放射状漩涡设计,搭配主题装饰与隐密式镶嵌工艺。其他作品则采用漆绘工艺、卷轴造型装饰或钻石镶边。20世纪30年代末,作品的装饰内容变得更加丰富多样,柔和生动的鸟类和风格化植物主题开始出现。

隐密式镶嵌工艺

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隐密式镶嵌工艺可谓享誉世界。这一革命性的珍贵宝石镶嵌技术于1933年获得专利,其灵感源自19世纪罗马微型马赛克工艺。隐密式镶嵌通常用于红宝石与蓝宝石的镶嵌,该工艺可将镶座隐藏起来,巧妙地呈现出宝石通透的光影美感。

项圈 1939

起初,隐密式镶嵌工艺仅用在有着扁平或微凸图案的百宝匣盖子上,之后随着技术的发展,世家开始将其应用于更多造型各异的作品上。采用这项卓越工艺的独特珠宝作品在1937年国际艺术、技术与现代生活博览会首次亮相。

花朵是世家最挚爱的灵感溯源之一,这一灵感设计的立体胸针系列作品更加令人印象深刻,其中包括Peony 与 Chrysanthemum胸针。20世纪40至50年代,叶片造型被越来越多地应用于单独或成对的胸针(Ivy胸针, Vine胸针, American sycamore胸针)设计上,其中包括数款为温莎公爵夫人(Duchess of Windsor)打造的胸针作品。20世纪60年代,花朵主题依然是极具辨识度的主题风格,世家代表作品包括Clover 胸针与Anemone 胸针。花朵主题胸针的叶片由采用隐密式镶嵌、的红宝石或蓝宝石组成中部搭配明亮式切割钻石,至今依然是世家的经典臻品之一。

20世纪40年代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工坊的运营与发展出现明显放缓。由于珍稀宝石不再被运往欧洲,众多珠宝世家遂将目光转向具有稳健投资保障的黄K金,倾心打造多款光华璀璨的新意佳作。即便如此,接下来的十年中世家扔不断涌现出众多色彩旖旎、栩栩如生的设计主题。20世纪40年代,世家于大战前夕推出的诸多珠宝大放异彩,成为举世瞩目的臻品佳作,其中包括拥有Passe Partout万用珠宝以及1939年在纽约世界博览会(New York World'sFair)上亮相的 Hawaii 系列。

真爱之鸟胸针1946

舞伶胸针1947

蕾丝蝴蝶结胸针 1949

通过将制表工艺与珠宝艺术相结合,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在珠宝腕表创作领域展现出非凡的独创性。世家集大成之作 Cadenas 腕表备受女性顾客的青睐,时至今日仍是收藏家们争相收藏的珍品。该腕表设计灵感源于军事装饰,尽显令人难以抗拒的迷人风采。而双圈圆柱形铰链式表链的灵感则来源于军服绶带(又作“穗带”),雅致且柔美。

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纽约精品店将1942年由巴黎工坊提出的的创作构想付诸实施。芭蕾舞伶与仙子胸针,以玫瑰式切割钻石勾勒舞者娇媚的面容,搭配红宝石与祖母绿头饰,再现芭蕾舞者典雅而动人的舞姿。二战后,伴随着“浮夸”风潮的复苏,时装与珠宝完美融合,珠宝世家重新崛起。

珠片设计胸针1948

同时,黄K金摇身变为珠宝饰品的“金纺线”,“编织”出包括人字纹带、平针织物、薄纱、网格、滴珠、绳结与蝴蝶结等精美配饰。整个20世纪40年代,蕾丝蝴蝶结盛极一时,抛光镂空黄K金与钻石配饰交相辉映,展现出作品如同蕾丝般的细腻精巧。

作为世家1945年代表作之一,Cristaux de neige 别针(雪晶)同样采用抛光黄K金打造,镶嵌明亮式切割钻石。串珠状黄K金愈显圆润,亦成就了一系列精致唯美的花束与花结胸针,与点缀的红宝石与明亮式切割钻石在方寸作品间交织出出别致韵味。例如,在Mimosas 胸针与耳环黄K金球体的中央便饰有明亮式切割钻石,俏丽动人。

20世纪50年代

20世纪50年代,经过残酷战争洗礼后的各国家正处于百废待兴的阶段。随着技术创新和新型材质的层出不穷以及顾客群的不断壮大,各创意领域的发展呈现出风起云涌之势。此时,各大奢侈品世家都在创造力回暖的环境中逐渐复苏,一时间,纵情欢愉的设计理念在时尚界重焕新生。这其中的代表性作品便是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New Look系列。

绳形项链1954

继知名时装设计师们纷纷推出成衣系列之后,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发布“La Boutique”动物系列珠宝,以吸引全新顾客群体,并令其享受日常佩戴珠宝的乐趣。这一创举对于具有强烈神秘感且小众的高级珠宝领域而言,无疑掀起了一场“小变革”。首批作品以备受大众喜爱的动物为灵感,俏皮可爱,灵动精美,这一系列在接下来的十年间一直深受顾客的喜爱。1955年,“La Boutique”系列引入想象力十足、奇趣万分的配饰,以相同间隔点缀于手链之上或项链之间。

凭借复杂而精湛的制作工艺(缠绕、编织、盘绕),黄K金在项链、胸针、耳饰与手链的创作中无处不在,与其它材质形成鲜明对比。抛光后的黄K金以极简工艺运用于钻石镶嵌亮片,而黄K金珠串饰件则与珍贵宝石相辅相成。织物依然是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设计创作的灵感之源。缕缕耀眼的纯金丝线无不与作品中展现平行的线条之美,宛若“天使的发丝”或V形臂章,与珍贵宝石浑然天成。例如,Serge系列便采用别致优雅的织物纹理设计,而垂于一侧的缎带则渲染出一种不羁的另类时尚。战后,珠宝界经典设计风潮再次来袭。

短项链由长方型切割钻石与明亮式切割钻石打造,而不对称设计则以两片色彩各异、身姿纤巧的叶子进行演绎。这一时期世家创作的 Cascade 耳环饱含着不竭的创意,于耳垂两侧绽放魅力。经典隽永的 Zip 拉链项链更是成为高级珠宝界最瞩目的创意佳作。在此十年期间,此类珠宝成为印度巴罗达大公夫人(Maharani of Baroda)与摩纳哥格蕾丝王妃殿下(Princess Grace ofMonaco)的挚爱臻品。

Zip项链

作为世家最负盛名的经典设计之一, Zip 项链背后的故事始于1938年。据传,温莎公爵夫人(Duchess of Windsor)曾建议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时任艺术总监芮妮‧皮森特(Renée Puissant)以拉链为原型创作一款珠宝。经世家工坊数年孜孜不倦的打造,首款 Zip 项链于1950年横空出世。钻石嵌于铂金之上,与白K金共同铸就项链的雅致风韵,可调节设计则赋予项链两种截然不同的佩戴方式:拉开时可作为华丽项链佩戴,而合拢后则可化作精美手镯。

之后,这一世家经典项链便不断以各种形式面世,尺寸或长或短,拉头设计亦呈现四种截然不同的风格。时至今日,Zip 项链仍是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珠宝系列中最具代表性的经典设计之一。

20世纪60年代

20世纪60年代享乐主义颇为盛行,装饰艺术的表现形式、作品色彩以及材质得到蓬勃发展。似乎任何全新元素均能够运用到装饰艺术作品的设计中来。名媛淑女身着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Courrèges以及帕高(Paco Rabanne)品牌高级时装,颈间则缠绕着由黄K金镶嵌宝石制成的Alhambra四叶幸运长项链。

龙形胸针1969

这款设计于1968年问世,现已成为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的标志性设计之一,并衍生出多款珠宝佳作。项链采用珠饰镶边,四叶幸运图案由包括缟玛瑙、红玉髓、玛瑙、青金石、以及珊瑚在内的硬宝石打造而成。

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对Alhambra四叶幸运系列的作品的不断创作贯穿了整个20世纪70年代,所有新问世的设计佳作均采由黄K金或由黄K金搭配明亮式切割钻石、璀璨硬宝石或温润典雅的珍珠母贝制成。此外,四叶幸运图案主题还被运用到了世家的手镯、戒指、胸针、耳环、颈链以及手表设计中。

1960年代梵克雅宝胸针

在21世纪最初的十年间,Alhambra四叶幸运系列诞生了Magic Alhambra、Lucky Alhambra、Byzantine Alhambra以及致敬首款Alhambra经典系列作品的Vintage Alhambra系列。

La Boutique系列作品的设计融入更加多元的珍贵宝石,但售价却更加平易近人,其中包括多款由黄K金和宝石打造的别具一格的动物主题设计臻品。作为世家精品店陈列臻品之一,Philippine 戒指由玛瑙、青金石、珊瑚、缟玛瑙或黄K金制成。这一时期的珠宝作品采用了丰富的宝石和硬宝石,珊瑚仍是当时珠宝设计的流行元素。这一潮流在圣诞玫瑰( Rose de Noël) 胸针作品上得以体现,胸针的花瓣采用粉珊瑚或白珊瑚制作,中央的花蕊由闪亮的钻石镶嵌而成。Twist珠宝套装等原始设计作品中呈现的大量珊瑚与黄K金珠饰相互缠绕的表现形式成为了这一时期的经典设计。虽然不同形式的黄K金仍然是当时珠宝设计中的常见元素,但常规圆形金丝被缠绕金丝(Bretzel 项链)取代,并镶嵌明亮式切割钻石。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从深受嬉皮士反主流文化影响的印度珠宝中汲取灵感,创作出丰富的珠宝设计样式。世家的多款珠宝佳作依旧保留了更加传统的样式。比如,由红宝石和钻石经由包边镶嵌或爪镶工艺打造而成的Camellia 耳环和 Leaves胸针。

世家还在多款以鸟和花朵为主题的胸针设计中采用了绿松石和钻石的搭配。60年代进入尾声,1967年,世家接受委托为伊朗王后法拉赫•巴列维(Farah Pahlavi)打造加冕皇冠,同时为伊朗王室公主们创作珠宝套装。

20世纪70年代

20世纪70年代预示着战后繁荣时代的落幕。这一时期被称为黄金三十年(Trente Glorieuses),见证了法国在发明创造、经济发展、生活方式转变、以及新材料方面的飞速发展。风靡70年代的前卫时尚潮流也在珠宝设计上有所体现。

项链和手链套装1973(项链)1974(手链)

珍稀宝石珠宝在当时仍然属于少数特权人士,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热衷于为这群人士提供珠宝佳品。与此同时,贵金属珠宝逐渐打破人们对传统首饰的偏好,自成一派。金属首饰价格虽然更加亲民,但仍采用珍稀材质,并从当时重大事件中汲取创作灵感。以在日本大阪举办的世界博览会中展示的新科技为灵感源泉,包括Olivier Mourgue、 Pierre Paulin以及Roger Tallon等年轻设计师创作出了符合人体工程学的家具产品。本次世界博览会,世家展示了由黄K金与木质联合打造、具备柔美灵动线条的吊坠臻品。其中包括Osaka 吊坠,以及深受动态艺术之美影响的珠宝佳作(Mikado 和 Waves 手链)。灵感源自月球环形山的珠宝作品以致敬1969年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的登月壮举,其中包括杰奎琳•肯尼迪•奥纳西斯(Jacqueline KennedyOnassis)所购得的一对手镯。

Lion Barquerolles项带1971

项链 1971

造型夸张华美的长项链依旧是当时流行的必备佳品,以缠绕或颗粒黄K金为基底,缀以不透明但散发光之美的绿松石、珊瑚、翡翠以及青金石等饰珠。1971年,波斯波利斯为庆祝波斯帝国建国2500周年而举办的庆典活动也为世家提供了灵感源泉。具有丰富想象力的动物主题珠宝臻品就此诞生,整个系列则贯穿整个70年代。

在珍稀宝石珠宝领域,珠宝套装与统珠宝设计理念背道相驰,采用了由珍稀宝石和雕刻宝石(紫水晶、黄水晶、海蓝宝、碧玺以及紫锂辉石等)缔造而成的丰富图案,样式新颖、色彩绚丽,尽显和谐之美。由伊丽莎白•泰勒购得的 Triphanes 珠宝套装镶嵌紫水晶与紫锂辉石,很好地诠释了这一时尚趋势。

可转换式珠宝越发流行。1971年,世家为阿迦汗王子(Prince Aga Khan)打造的项链可转化成胸针和手链。项链以黄K金打造,镶嵌祖母绿和明亮式切割钻石。作为深V领礼服的完美搭配之选,世家出品的可转换式的贴颈项链与吊坠套装大获成功。原为伊丽莎白•泰勒所有的 Barquerolles 项链正是可转换式珠宝的代表作。

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

如果说20世纪70年代的代名词是自由,那么80年代的时尚潮流则是由“秩序”、“简约”以及“庄重”这几个词主导。珍稀宝石珠宝不仅售价更加平易近人,还适宜日常佩戴,为生活增添一抹亮色。珠宝套装具有浓厚归于古典的气质,微妙的几何线条勾勒出了繁复精致的结构。贵金属珠宝佳作采用了包括珊瑚、象牙、珍珠母贝等有机材质,搭配黄K金或彩色宝石。木质材质重获世家青睐,被运用于配有蝴蝶结设计的珠宝臻品中。蝴蝶结是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自20世纪20年代以来最钟爱的设计主题之一。

珍稀宝石珠宝领域的时尚趋势与20世纪70年代形成鲜明对比。作为精美珠宝套装的一部分,短项链在20世纪80年代再度回归时尚主流。黄K金材质尤为流行, Snowflake 与 Venice 项链淋漓尽致地体现了这一潮流,镶有明亮式切割钻石的小型星星图案通过金丝网紧密连接在一起。同时,镶嵌珍稀宝石、优雅庄重的项圈和胸甲项链珠宝套装层出不穷,它们采用了丰富的自然图案,好莱坞传奇女星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所珍藏的 Daisy 珠宝套装正属于这类珠宝套装佳品。圆润优雅的珍珠与闪耀夺目的钻石搭配也成为当时的一种时尚潮流, Orchid 胸针正完美诠释了这一点。这一时期的珠宝臻品还包括诸如 Olympia 项链这类由大片黄K金与钻石链环交织而成的匠心之作。

21世纪

随着独立珠宝商开始入驻知名品牌云集的芳登广场(Place Vendôme),20世纪早期,设计师波烈(Poiret)、香奈尔(Chanel)和夏帕瑞丽(Schiaparelli)操刀打造的一系列高级定制珠宝,极具创意巧思,成为风靡一时的必备潮流饰品。珠宝商与时装设计师携手合作,为珠宝设计带来颠覆性变化,在设计形态和选材用料方面掀起一场复兴革命。在这十年间,珠宝领域可谓百花齐放,涌现出一系列创意非凡的作品。

自2002年起,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开始创作并推出年度主题高级珠宝系列。世家青睐于从大自然和神话传奇中汲取设计灵感,赋予珠宝更多故事和诗意内涵。大胆创新的形态搭配色彩缤纷的宝石,打破以往传统高级珠宝设计的桎梏,开创了全新的设计风格。这一时期,设计师们无穷的想象力激发着珠宝商不断开发和完善新工艺。世家的工坊成功打造出融合凸圆型切割和隐密式镶嵌工艺的惊艳绝伦之作。Vitrail隐密式镶嵌技艺于2014年首次发布。

隐密式镶嵌铃兰花项链 2014

阿尔米得凉亭胸针 2016

棱角分明的钻石、蓝宝石、尖晶石、绿玉髓、黄晶和碧玺频频与非对称凸圆型切割宝石搭配,呈现强烈的碰撞之美。

世家的设计灵感源自各个领域,例如以海底世界为灵感创作的L'Atlantide系列(2007年)、承载大自然之美的Les Jardins系列(2008年)和融入社交舞会中舞蹈元素的Bals de Légende系列(2011年)。另外,一些作品的灵感基于对主题的深入挖掘,例如对想象力的深度发掘——以童话故事为灵感,于2014年创作出Peau d'Âne raconté par Van Cleef& Arpels系列;受传奇故事启发于2016年打造的L’Arche de Noé racontée par Van Cleef& Arpels系列——和对珍稀宝石之美的不断探索(受此启迪于2013年和2016年分别推出Pierres de Caractère – Variations系列和Émeraude en majesté系列)。

隐密式镶嵌凤凰项链 2012

凌波仙子自动人偶装置 2016

有些作品极具创意,可实现多种不同佩戴方式,而另外一些经典款式借助全新的设计手法宛如新生。

2016年,世家将时计功能引入精心缔造的珠宝梦幻的世界,呈现首款自动机械座钟。耗费数年心血及约二十家不同工坊的紧密的通力协作,这款臻品得以最终问世。Automate Fée Ondine凌波仙子自动机械人偶以其非凡而又独特的魅力,为本次展览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LacquerButterflies漆绘蝴蝶系列

在新艺术运动时期,勒奈•拉里克(René Lalique)带来了自由灵动的蝴蝶元素。蝴蝶几乎是为珠宝行业提供最多设计灵感的昆虫。早在20世纪20年代,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就打造出一系列蝴蝶主题的作品。这些作品凸显蝴蝶翅膀的优雅与娇柔。2008年,才华横溢的日本国宝级漆艺大师箱濑(Hakose San)先生为世家打造出一套限量版漆绘蝴蝶系列胸针。这套蝴蝶系列胸针采用不对称的构图手法,饰以传统日本绘画元素(菊花、蕨类、樱花、竹子和松树),同珍珠母贝图形元素和金质珠饰镶边在方寸蝴蝶翅膀间和谐映衬。匠心打造的透明和非透明宝石薄片,使得蝴蝶图案呈现出万千姿态。

Jouin-Manku 事务所

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与Jouin-Manku事务所的合作始于2006年芳登广场的旗舰店改造项目。此后,双方之间的情谊源远流长,弥足珍贵。多年来,这家建筑设计事务所已为世家在世界各地完成包括展览在內的诸多项目。

创始人Patrick Jouin和Sanjit Manku为世家多场展览提供了布景设计方案,其中包括: 2009年在东京森美术馆(Mori Arts Center)举办的“美之魂”展览(The Spirit ofBeauty)、 2011年在纽约库珀——休伊特馆国家设计博物馆(CooperHewitt,National Design Museum)举办的“Set in Style”主题珠宝展、 2012年在上海当代艺术馆举办的 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美之传承”(Timeless Beauty)典藏臻品回顾展、2012-2013年在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举办的“高级珠宝艺术展”(L'art de la HauteJoaillerie)以及2016年在新加坡艺术科学博物馆(Art Science Museum)举办的“The Art and Science of Gems”典藏臻品回顾展。

Patrick Jouin和Sanjit Manku曾参与诸多有着非凡影响力的项目,在建筑与设计领域展现独具创意的设计实力。这些项目的共通之处在于融汇了设计师的个人创意与灵感,打造出通用的当代建筑设计语言。

在他们的设计中,空间与布景得到升华,彰显出超凡脱俗的优雅格调。那是一个探索高于建筑本身的境界,强调时光凝住的片刻:彰显出全新情境的转瞬即逝。

Jouin-Manku 事务所设计的梦幻布景

Patrick Jouin和Sanjit Manku联袂为本次在今日美术馆举办的“When Elegance Meets Art 雅艺之美”Van Cleef &Arpels 梵克雅宝典藏臻品回顾展构想出一个如梦如幻的展示布景。此回顾展于2012年在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初次展出,现首次来华。精心设计的布景以水墨丹青中层峦叠嶂的中华大地为灵感,营造出梦幻般的空间体验。神秘魅惑的展览布景引领观展者一探Van Cleef &Arpels 梵克雅宝的迷人世界。逾360件艺术臻品按照年代顺序进行陈列。从1910-1930年的珠宝臻品开始,观展者如同踏上一场充满惊喜的时光之旅。

小型陈列廊内采用灰色与青瓷绿色装饰,氛围舒缓愉悦。继续移步向前,便会沉浸于中型陈列廊的光影之美中。这个展厅内放置了造型各异的展柜,展示了自1940年至2016年的作品。有别于传统的墙柜或立柜陈列方式,布景设计师特别构思出透明的“悬挂线”展示方式,让展柜因此仿佛融于布景中,拉近了展品与观者的视觉距离,强化了互动体验。几乎透明的展柜仿佛沉浸于周围环境,烘托出展出的珠宝臻品大气典雅的魅力。参观者跟随着祖母绿、深紫罗兰等多种色彩变幻,循序渐进,徜徉于与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息息相关的不同年代、风格以及创意之中。由此继续向前,便可进入最为宏大的展厅,一探“梵克雅宝的诗意世界”。这个展厅拥有展馆最高的挑空空间,悬于空中的垂丝如迷离的薄雾,将件件典藏臻品在影影绰绰间逐一展现。

展厅内,彩色棉质线帘隔断为整个逾900平米的展览空间增加了结构感与韵律感。在Jouin Manku事务所的梦幻演绎下,今日美术馆焕发出全新光彩,寂静如梦的沉浸式观展体验,展现出Van Cleef &Arpels梵克雅宝艺术臻品的璀璨光华与精致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