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澎湃新闻 作者:钱成熙 2018-05-07 17:43

在英国,David Kitching是个乡村管理员,然而却对工业史保持了终生的兴趣,他研究过北斯塔福德郡的制砖史并出版过一本专著,而他的另一个观察对象,却在遥远的东方,在中国。2017年底,他关于中国蒸汽火车的摄影集《中国蒸汽火车——最后时代》(Chinese Steams: Last years)在英国出版了。

Kitching对蒸汽火车的兴趣可以追溯到童年,那时他会和小伙伴们一起,跑到架在铁道上的天桥上,等待每一次蒸汽火车的光临。但到了1968年,蒸汽火车在英国就已不再运营,销声匿迹。因此也难怪,当Kitching在1992年听说中国大地上仍奔驰着蒸汽火车时,便忍不住一定要来看一看了。直到2017年,他一共来了中国十次,每一次都会去找蒸汽火车的踪迹。在动车和高铁中成长起来的中国年轻一代也许从来没见过中国的蒸汽火车,但通过Kitching的镜头,我们还能看见这些古老得有些浪漫的火车,是怎样继续运行,怎样支持着中国的工业建设。

536

《中国蒸汽火车——最后时代》以前进蒸汽列车为封面 本文图均为 Amberley Publishing提供

Kitching的第一次中国之旅是在工业基地众多的东北。在那里,他拍下了煤矿、窄轨铁路以及穿行在当地动人风景中的蒸汽火车。一开始,他还跟着旅行团出游,后来,他更多的和家人或朋友来到中国,也有了更多机会去接触铁路上的工作人员。“他们对我十分热情。”他回忆说。在黑龙江,他曾经被邀请登上从佳木斯开往牡丹江的蒸汽火车度过一晚,那是一节采用2-10-2轮式的前进型蒸汽机车,对Kitiching来说非常有纪念意义,因为前进型蒸汽机车也是中国第一次自行设计、制造的大功率干线货运蒸汽机车,是国产蒸汽机车中产量最大的机型。

528

2009年,冰天雪地中的“上游0639”蒸汽机车

他回忆起坐着这列蒸汽火车穿越在东北崇山峻岭中的感受,说它“如同魔法,无法复制。”能与铁路职工打交道是Kitching最为看重的,比如,他曾在内蒙古元宝山煤矿的运煤火车上,和一个列车员共进午餐。“对我来说,最美味的中国食物就是在那顿在建设型蒸汽机头上加热的盒饭。”书中的大量照片来自中国广袤土地的各个角落,常常是会被旅行者忽略的工业区。从东北到内蒙古,从新疆到湖北。2006年,他在辽宁调兵山的冰天雪地中拍下日落中行进的上游型蒸汽火车,鼻尖被冻在相机上好几次。相机电池在零下35度时便会失灵,而他在东北常常需要在零下40度的极端气温中拍摄,为他带去不小挑战。

529

2006年,内蒙古的扎赉诺尔区工业区,夕阳下的蒸汽火车

Kitching还拍过在四川犍为的梯田风光中穿梭的运煤蒸汽火车,也拍过在新疆哈密三道岭的旷野中行驶的火车,后者是中国最后的工业用蒸汽火车,但也在2015年已经完全停止了运营。三道岭的蒸汽火车也许是中国当下蒸汽火车命运的缩影——除了几处旅游线路,它们几乎已经完全退出了历史舞台。可以说,Kitching,这个英国人,目睹并记录了中国的蒸汽火车从衰落到消亡的全部过程。不过,Kitching并没有因此对中国的火车失去兴趣。在2017年的旅行中,他参观了好几个高铁建筑工地,而他也期待着下一次中国之旅,这一次,也许他将记录全新的中国铁路形象。

530

2017年,Kitching记录下菜子坝的蒸汽火车穿梭在如诗如画的风景中

目前仍有蒸汽火车运行的地点

辽宁调兵山蒸汽机车博物馆

拥有21台蒸汽机车,部分仍在运行,其余在博物馆中陈列。仍运行的车辆来往于于横跨三县两市(铁岭县、法库县、康平县、铁岭市、沈阳市)220公里的旅游铁道线路上,游人可以体验“蒸汽机车摄影”、“蒸汽机车试驾”、“一日站长”、“工业矿井游”等一系列项目。

四川菜子坝嘉阳小火车

在四川省犍为县,目前依然运行着老式窄轨蒸汽火车——嘉阳小火车,它保留了上世纪蒸汽时代最原始的加煤、制动、扳道等手动操作方式。2006年4月,嘉阳小火车被政府以工业遗产的形式命名为文物单位来保护。今天,游客仍可以乘坐这列蒸汽火车,穿越在山岭和梯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