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青年时报 作者: 张玫 2018-05-07 12:05

5月6号,杭州大剧院歌剧院,俄罗斯指挥学派的代表人物、“国宝级”指挥大师弗拉基米尔·费多谢耶夫轻盈地坐在指挥椅上,带着杭州爱乐乐团做演出前最后的排练。从背影上看,他一点也不像86岁的老人。更确切地说,他敏捷灵活得就像一个青年人——4天与乐团高强度的排练,他精力旺盛到每处细节都敏锐仔细;逛街时也发挥了“战斗民族”的特性,和太太横扫杭州丝绸市场,又马不停蹄地逛了钱江新城和西湖。

1474621792_Vladimir-Fedoseyev

他是世界上连任一个交响乐团时间最长的艺术总监

“要问我多大年纪?可能40岁,也可能50岁。”他哈哈大笑地做了一个掐脖子的动作:“只有忘记年纪,才能逃过衰老的袭击。你知道,指挥需要阅历,真正的生涯是要30岁以后才能开始,比如卡拉扬,50岁以后才能很好地指挥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作为俄罗斯的指挥大师,费多谢耶夫还保持着一项指挥界的世界纪录,他是世界上连任一个交响乐团艺术总监时间最长的指挥——从1974年起,他就担任柴可夫斯基交响乐团艺术总监及首席指挥,迄今已有44年,而且合约仍在继续。44年中,他带着这个以“柴可夫斯基”命名的交响乐团披荆斩棘,叱咤世界乐坛。他甚至还征服了“音乐之都”维也纳,担任维也纳交响乐团的首席指挥也达8年之久。

于是昨晚这场汇集普罗科菲耶夫、拉赫玛尼诺夫、柴可夫斯基3位俄罗斯音乐巨匠的“遇见大师”系列“俄罗斯风暴”音乐会,也是不服老的费多谢耶夫征服杭州观众之旅。看费多谢耶夫指挥,你会有一个有趣的发现,老爷子竟然不用指挥棒,这似乎成为俄式指挥的一个特色。不过费多谢耶夫却表示,用不用指挥棒因人而异,比如俄罗斯著名指挥家捷杰耶夫,他就是用牙签指挥的。其实,费多谢耶夫原先也一直用指挥棒指挥,直到有一次他在奥斯陆指挥一场威尔第的歌剧,“2000个人的合唱团,由于距离远,我发现我用指挥棒合唱团根本看不见。于是,我干脆丢掉指挥棒,单纯用双手指挥,效果非常好。”3年前,费多谢耶夫就彻底不用指挥棒开始徒手指挥,他灵活的双手,其实就是最好的指挥棒。“我发现用手大家更能领会我的意思,我的情感能够更好地传达。”

th

具有歌唱性的俄罗斯音乐是个挑战,但杭爱却做到了

音乐会开场是普罗科菲耶夫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组曲,组曲一共有两部,当晚演出的组曲却并不是第一号或者第二号,而是指挥费多谢耶夫从两部组曲中精心选择的段落再进行组合。这浪漫的开场曲乃是绝无仅有的“费多谢耶夫版”《罗密欧与朱丽叶》组曲,倾注了指挥独到的理解。随后拉赫玛尼诺夫的《c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则由青年钢琴演奏家贾然与杭州爱乐共同演绎。钢琴大师格拉夫曼这样评价他这位才华出众的学生:“她有着非常非常好的直觉,这种直觉,没有人可以教她,天才是不能教的。”谭盾称她为“拥有丰富音乐表现技艺的钢琴诗人”;傅聪也对贾然的演奏深深赞叹:“我感受到了音乐虚幻的意境,很受启发。”

下半场则是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响曲》。作为最了解柴父的指挥,费多谢耶夫觉得柴可夫斯基并不是一个很感性的作曲家,但许多西方演奏家却把他的作品演绎得过度悲情。“俄罗斯音乐都很具有歌唱性,这对乐队来说是很难的。但是杭州爱乐却是一支很有纪律、很会用心体会的乐团,他们能马上了解我的意图。”他尤其赞赏了大提琴首席翟慧莉,“她在等待我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总是面带微笑,这像是在家的感觉。”据悉,下周末,场场都售罄的普及音乐会又将上演,杭州爱乐将携手指挥家刘沙与扬琴演奏家袁可,为观众献演《丝绸之路》、交响诗《流水》、扬琴协奏曲《狂想曲》、交响诗《巴彦克拉》等中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