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33年前,陈凯歌拍出《黄土地》时只有32岁,几年之后,年纪稍大的张艺谋在38岁拍出了《红高粱》,第五代大导演们最好的电影时光都是在三四十岁中。20年前,贾樟柯拍出《小武》时只有28岁,在他之前,娄烨、王小帅等第六代导演都在不到三十岁的年纪拍出了惊艳的作品。2000年后,有宁浩、陆川、李玉的横空出世。而到了最近五年,青年导演近卫军已经形成集体突围之势:大鹏、韩寒、郭敬明、开心麻花出身的等跨界导演接连创造票房奇迹,小成本影片出身的路阳、程耳等开始进入大公司主流。

p2385678998

《八月》

而文艺气息浓厚又兼具一定叙事技巧的《路边野餐》《八月》《黑处有什么》等片,将毕赣、张大磊、王一淳等“艺术流”青年导演托出水面;2018年还未过半,李芳芳的《无问西东》、忻钰坤的《暴裂无声》、王学博的《清水里的刀子》、都在不同层面引起话题,其后青年导演文牧野、苏伦、张小北的类型处女作《我不是药神》《超时空同居》《拓星者》已经提前预定好了未来的档期。

年度票房屡创新高、热钱资金不断流入、各种扶植计划和创投机会层出不穷,中国电影似乎拥有了最肥沃的土壤,只在等待鲜花盛开。这些有创意、有锐度、有野心和有毅力的“四有”青年导演对于现状又有着怎样冷静而清醒的认知?

在青年导演的回答中我们可以看到,正在突围或者准备突围的青年导演,从开始创作剧本到最后作品上映,这个时间跨度平均是3.5年。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做导演并不能在物质生活上获得多大优越感,换句话说,赚不到多少钱。在接受本报采访的15位青年导演中,他们面对拍摄成本,面对创作局限,面对纷乱的大市场,都可以看出他们有着不同的困境,和共同的希望,在创作上并不惧怕挫折,甚至越挫越勇。

p2378381608

《清水里的刀子》

据调查,青年导演处女作拍摄资金来源中,能够得到电影专业机构支持的比例约占40%,其余大多是靠向私人机构借贷筹款或者是向亲朋好友借钱。有的新导演可以有幸拥有“福利”,前辈的提携和专业机构对资金的投入。而靠不间断拍摄广告短片来养活自己的例子,在年轻导演圈子中很常见,如《黑处有什么》的导演兼编剧王一淳所言,之所以坚持自力更生摸索拍片,完全是要忠实于自己的表达欲望。除资金方面的支持外,其实他们更需要有经验丰富制作团队的支持。包括宁浩和大优酷事业群副总裁刘开珞等五家扶植青年导演机构代言人在采访中,不约而同地表示,包括资金和资源等支持,这些外围工作由专业团队来负责,青年导演要做好的只有一件事——用真诚的创作来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