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恕我直言,马蒂斯你是不是太懂生活了?

亨利·马蒂斯( Henri Matisse )说:“我希望,一个疲倦的、伤心的或是困惫的人,可以在我的画前享受到片刻安宁。”

当驻足于他的作品前,专心的接受这些色彩和造型的野兽刺激时,一份轻松与纯粹将会扑面而来。

我们不禁感叹,处在欧洲历史上最残酷时期——一战中可怕的壕堑战发生在他的家乡;二战时,他的女儿、学生及许多朋友更是受到了纳粹的迫害——的马蒂斯,竟从未将他内心的恐惧和憎恨体现在画面上。

在那个充满灾难的年代,现实已足够真实,马蒂斯希望用绘画帮助众人找回内心的宁静,他告诉大家,“艺术应该穿过表层,帮助我们抵达更丰富的内心世界。”

海琳拍摄的马蒂斯淘来的二手物品,在这张照片后面,马蒂斯写下“这些都是我用了一辈子的东西”

马蒂斯对生活充满热情,喜欢养宠物,也喜欢去二手店淘东西,装点工作室。

在他留下的一大堆遗物中,有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纺织品、玻璃器皿、陶瓷、小雕像、金属制品...这些东西,时常会出现在他作品中。

其中,产自西班牙的安达卢西亚绿色玻璃花瓶,马蒂斯在 1910 年左右将其购入工作室,他忠实地保留了花瓶的功用,定期更换瓶中的鲜花。自此以后,它被多次搬上画布。

马蒂斯的花瓶 西班牙安达鲁西亚 20 世纪早期

有花瓶的三幅作品

创作前,马蒂斯习惯喝一杯咖啡。

艺术家好友阿尔伯特( Albert Maquet )熟知他的这个癖好,便在马蒂斯新婚时送给他一件银质咖啡壶。

马蒂斯十分喜欢这个礼物,但为了既不影响喝咖啡又不耽误画画,不久之后,他去二手店淘了一件几乎一模一样的壶——一个做静物、一个煮咖啡。

马蒂斯的银质咖啡壶

有咖啡壶的两幅作品

马蒂斯将产自海地的一件棉纺织品呈现在了作品《摩尔式屏风》里,相比地毯和壁纸,这件西域风格的壁毯在画中起着支撑作用。

此外,画中两位身着白裙的女人混入“杂乱”的花纹中,既挑战了传统的以人为中心的画面语言,又起到了某种“留白”的作用。

马蒂斯的壁毯 海地 19 世纪晚期

《摩尔式屏风》 1921 年

1920 年代,马蒂斯开始了他的“后宫佳丽”系列,经常是一位法国模特身处图案繁复、装饰性极强的背景中。

在下面三件视角相似的作品中,有同样的地毯,同样的法国模特和同样的阿尔及利亚小桌,但他却用线条、颜色与图案巧妙地处理了人物与背景之间的关系。

马蒂斯的漆绘小桌 阿尔及利亚 19 世纪末

有漆绘小桌的三幅作品

看过这些繁杂的物品,我们大致可以想象出马蒂斯的工作状态——

在满是异域风格的工作室里,他有时画着裸女模特,有时描绘窗外的美景,他甚至可以将工作室里的任意一角或几件物品变成自己画布上的作品。

我们大致梳理一下:

裸女

工作室一角

窗景

还有他那些宠物们

马蒂斯一生都在做着实验性探索,他在东方艺术中汲取了许多平面表现方法,画面富于装饰感。在学习东方艺术的过程中,他从原来的追求动感、表现强烈、无拘无束,渐渐发展成追求一种平衡、纯洁和宁静感。

在色彩与造型上,他追求一种单纯原始的稚气,就像那幅著名的作品《舞蹈》,只有红、绿、蓝三种颜色,只有 5 个女人手拉着手疯狂地舞蹈,马蒂斯画得如此笨拙,如此单纯,没有树木、花草、流水、落叶,也没有精心编造出来的世外桃源,画面中却有一种汹涌的生命冲动。

直到今天,人们看到这幅绘画,仍会被其中的原始力量震惊。

《舞蹈》 1910 年

两幅作品中的《舞蹈》

晚年的马蒂斯搬到远离战争破环的旺斯居住,一个依山近水筑于山顶之上,排列着一幢幢中世纪建筑的美丽小镇。

在这里,他巧合地遇到了当年手术时照顾他的护士莫妮卡,她已成为了一名修女。莫妮卡告诉马蒂斯他们修道院的小教堂已经破旧不堪,希望他能重新设计。

1948 - 1951 年,79 岁的马蒂斯倾尽所有精力,用一支巨大的竹竿碳笔画草稿,设计出了精致复杂的装饰方案,包括彩绘玻璃,瓷砖画,纺织品以及金属制品。

“工作治愈一切”,马蒂斯说。

马蒂斯的一生虽被战争的阴霾笼罩,但却充实而丰富,甚至丰富的有些过分。

这一切都是从他 21 岁放弃安稳的律师事务所工作开始,60 年后,马蒂斯说:

“从我抓着颜料盒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这就是我的生命。我好像被艺术召唤着,从此以后,我不再主宰我的生活,而是它主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