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美食

cup 作者: HUGO SZE 2018-04-28 14:35

自从哥伦布于 1492 年登陆美洲,其探险队开始把番薯带入欧洲,往后番薯亦从欧洲向外广泛流传。然而,18 世纪时,英国探险家库克(James Cook),于距离美洲超过 4,000 英里,太平洋上的玻里尼西亚(Polynesian)群岛上发现番薯。番薯的广泛散布,使科学家大惑不解。虽说番薯早从哥伦布手上流传,但在欧洲人到达这些偏远的岛屿前,是谁把它带到当地?刚发表于科学期刊“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的研究,透过分析番薯的基因,得出一项引起争议的结论 —— 一切与人无尤。早在人类以前,番薯已靠着自己走遍全球。

一直以来,科学家们就番薯的分布提出不同理论。例如有部分学者提出:所有番薯皆源自美洲,而哥伦布航海之后,欧洲人将其传播至菲律宾等殖民地,来自太平洋的岛民,则从这些地方购买农作物。不过,上述说法已被驳倒,考古学家曾在玻里尼西亚一个岛上,发现了可追溯至 700 多年前的番薯。事实证明,早在欧洲人发现番薯,或踏足当地之前,太平洋岛民已一直种植这种农作物。

rsz_shutterstock_594015443

另一个理论由此出现:早于欧洲人之前,太平洋的岛民已经向美洲扬帆出海,把番薯带到群岛。而两地在番薯一词上发音的巧合,或可成为该理论之佐证。部分秘鲁原住民把“番薯”读作 cumara ;而在纽西兰毛利人口中,则是 kumara。至于两地相距甚远,土著们能否只靠人力远驰?1947 年,挪威人类学家索尔.海尔达(Thor Heyerdahl)便乘坐康提基号(Kon-Tiki)帆船,成功从秘鲁驶往复活节岛,证实两地有航船的可能。

不过当研究番薯的基因,事情看起来却不如此简单。对于番薯的起源,不同的研究得出两项结论。有研究认为,番薯从野生植物到成为农作物,分为两大分支。一支由南美人种植,其后传至玻里尼西亚群岛;另一支则属中美洲品种,并由欧洲人传播。然而,包括是次发表的研究却认为,番薯从野生植物到成为农作物,只有一个祖宗。

1280px-Ipomoea_trifida_3-600x426

大星牵牛。 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负责研究的牛津大学生物学博士生 Pablo Muñoz-Rodríguez,与一众研究人员走访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及植物标本馆,收集了不同番薯品种及野生近亲植物的样本。是次研究亦采用了更先进的 DNA 检测技术,相较早期的研究,能收集更多植物中的遗传物质。最终,专家们得出推翻以往研究的结论。他们认为,所有番薯的祖先都是同一种植物,而野生植物中,与之最接近的亲属是在加勒比海地区种植、称为大星牵牛(Ipomoea trifida)的植物。

假如番薯的起源只有一个,欧洲人与玻里尼西亚人如何都能种有这种植物?加上上述所讲,玻里尼西亚早于欧洲等地出现番薯,故亦与欧洲的农作物传播无关。经科学家计算,番薯至少早于 80 万年前,从大星牵牛分裂出来。而在玻里尼西亚发现的番薯,则显示在 111,000 年前从其他番薯品种中独立。但人类在约 5 万年前才抵达新畿内亚,太平洋上偏远岛屿的人类活动,更只可追溯至数千年前。

番薯历史之久远,西班牙人、或太平洋岛民均不可能一早从美洲带到当地。Muñoz-Rodríguez 的表述,排除了人为传播的可能。目前,研究团队对番薯的确切传播方式,只有推论。他们认为,番薯先以野生祖先大星牵牛的形态散落至世界各地,其后再于当地驯化,长成番薯。近年来,科学家们亦发现了许多植物,能于水面漂浮,或可经鸟类携带至不同地方。然而,这意味着番薯的祖先散布各地后,驯化出来的结果却又一模一样,而未有表现出遗传的多样性。番薯的起源,仍众说纷纭,有待考证。